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19)

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香蜜沉沉燼如霜》第19節劇情

  第二十一章

  我朝他笑了笑,“甚巧,二殿下也來找樂子?”

  “找樂子?!”鳳凰水波不興將我的話重複了一遍,一股小涼風颼颼刮過我的後頸,“我是來找你的。”

  大廳中一乾凡人不知中了什麼邪術,個個目瞪口呆望著鳳凰,幾分痴呆相,隔壁帘子里的肉墩子吸了口唾沫道:“極品啊極品!驚為天人!”

  噯?我一驚,沒想到如今這凡塵市井之中亦有高人深藏不露,一眼就能看出鳳凰是“天人”,之前倒小瞧了這肉墩子。

  我現下半扭著脖頸與鳳凰說話,有些吃力,正準備換個姿勢,卻見鳳凰雙目陰沉盯著我的左手,我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唔,難怪我說怎的手酸得緊,原來是舉筷子挑那小倌下巴舉的。

  鳳凰眸色一變,筷子隨之啪啦一聲落在地上,瞬間起火,片刻間灰飛煙滅。那原本挨近我的兩個小倌衣擺也突地起了火,嚇得二人一躍而起,許是想找杯水滅火,措手不及間卻錯端了几案上的水酒,一杯下去火勢更旺。

  紗簾、木椅、竹桌……但凡可燃之物片刻之中陸續憑空噼里啪啦起火,大廳中一乾凡人這才反應過來,“走水了!起火啦!快!快逃命!”

  在一片火海之中,隔了抱頭鼠竄大呼小叫的人群,鳳凰盯著我,眼中一片跳躍的火焰,倒叫人分辨不出是這灼灼烈焰倒映入了鳳凰的眼瞳,還是鳳凰的眼瞳點燃了這一片熾熱火海。

  除卻鳳凰,這廳中只余我和土地仙沒有動彈,我不動,是因著這火不過是把普通的火尚且傷不著我,何況鳳凰那眼神正攝著我叫我不敢動彈,土地仙不動,是儼然會周公去了,不過,我以為他這般半眯了眼裝睡實在裝得不甚地道。

  那火躥得倒快,頃刻間,整座小樓便被蔓延的火苗吞噬其中。鳳凰總算有所動作,飛身將我擒出火海,後面土地仙跟著邊追邊喊:“二殿下且慢些飛,且慢些!”

  “妖怪!有妖怪!”兩個凡人抱了頭瑟瑟發抖。

  鳳凰將將把我在一片竹林外放下,就見頭頂驟然烏雲密布,轟隆隆滾過一陣悶雷後,瓢潑大雨傾盆而下,不遠處的小倌館在一陣及時雨滋潤下,火勢漸滅。

  一位仙人足尖踏了片竹葉幽幽然自天而降,墨發半披,衣著淡雅,眉宇間一片安詳之態,仙齡難辨。

  “今日若非小神日游偶至此處,火神莫非竟欲縱火燒了那小樓之中百餘條生靈?”雖無鳳凰的身量,這仙人審視責備的目光卻頗是有幾分威嚴,“上蒼有好生之德,螻蟻尚且偷生,修行根本乃是為救蒼生於水火之中,火神這般違背仙道下狠手,這萬餘年的道行算是白參了!”

  鳳凰垂目,發梢一滴沒被屏去的雨滴順勢而下,滑落在地上,濺起一朵水花,“水神教訓的是。旭鳳知錯。”

  我追隨了鳳凰百餘年,何曾見過他這般魂不守舍低頭認錯,不免納罕。然則,瞧鳳凰適才在南樓小館之中那恨不得將我扒皮抽骨的神情,想來他此番怒火應是衝著我來的。

  是以,我攏手對那水神作了個揖,自覺道:“水神這廂有禮。火神適才本預備將在下給焚了,不想卻失了準頭,將火苗子點錯了地方。因此,也不全怨二殿下。”

  雖然我不甚清楚鳳凰為何生氣,然則他從來喜怒無常,發火自然也無需緣由,也怨我這靶子當時沒站個好位置乖乖讓他點火,這才連累了其他人,我錦覓仙術雖不高,仙品還是不錯的。再則,聽說如今欠債的才是主子,我那三百年修行可還沒到手,千萬要哄得他開心才是。

  鳳凰抬頭,眼中一番神色掙扎,道:“焚你?倒不若焚了我自己……”一副淒悽然的模樣,倒像適才被燒的是他一般。

  水神看向我,幾分意外,片刻便一派寧靜轉移了目光,仍舊對著鳳凰,道:“今日之事,望火神引以為戒,下不為例。幸得此番無傷亡,否則犯下天條,自有天譴!”

  正說話間,小魚仙倌踏了片星光降在林中,往日甚是淡泊從容的人,不知怎的今日眼中卻有一些著緊之色,觸到我的目光後方才悠悠然似落葉安靜墜地。

  “潤玉見過水神仙上。”小魚仙倌朝水神作了個揖,神態恭敬肅穆。

  我方才記起,這位樣貌十足神仙,言語十足神仙,神情十足神仙的水神正是小魚仙倌的未來泰山,真真是分量十足的長輩,這便難怪小魚仙倌要尊他一句“仙上”了。

  豈料,大殿下的這座泰山只輕飄飄“唔”了一個音意思意思,眼神空靈靈得很,我們三個戳在他面前,好似在他眼中和適才那小館之中一乾凡人也無甚區別,真真是個架勢也十成十的神仙。

  小魚仙倌站直了身子,倒是習以為常的模樣。

  水神朝鳳凰和潤玉仙倌頷了頷首,仍舊拾了片竹葉踏著杳然飛遠了。

  小土地一臉喟足地嘆了口氣:“今日得見三位至尊天神聚首,此生足矣足矣!”他這番一出聲,引了小魚仙倌的注意,回頭溫和將他一望,那小土地想是酒醒了,沒甚出息地打了個哆嗦,悄悄遁了。

  “我道是哪個。”鳳凰挑眉眯眼,“原來是大殿做的手腳,怨不得旭鳳遍尋不著。不知大殿費盡心機將錦覓的氣息掩於市井之中意欲何為?”

  小魚仙倌笑了笑,“錦覓乃是潤玉的友人,身陷囹圄,潤玉自當竭盡全力相助。”小魚仙倌委實仗義,我讚嘆將他一望,他亦回望我,道:“倒是不知二殿下此番心急火燎尋個小花精卻是為何?”

  噼啪,鳳凰眼中小火苗子一閃,“人道大殿深居簡出,兩耳不聞窗外事,不想天上地下訊息卻通透靈光得很,連旭鳳一舉一動都知悉得清清楚楚。”

  “你我本是兄弟,相互關愛自是應該,怎生說得如此生分?”小魚仙倌不以為忤。

  “喔~?如此說來,花界二十四位芳主誤以為旭鳳劫持錦覓,幾欲鬧上天界,想來大殿也是清楚得很,弟弟我替大殿平白擔的這罪名卻如何說?”鳳凰的聲音冰渣子一般呼呼過,繼續道:“大殿對錦覓這個友人倒也照拂得細緻,竟照拂到這污穢不堪的小倌樓之中!”

  唔呀呀,二十四芳主又來尋我了,可莫讓鳳凰將我給供出去才好。

  我熱絡上前,插道:“聽聞吃喝嫖賭乃人生四大樂事,我釀了些桂花酒,不若二殿下一道嘗嘗?”

  月黑風高夜,灌醉了才好行事。

  “吃、喝、嫖、賭!……”鳳凰咬牙切齒,“哪個教你的?!”

喜歡看 "香蜜沉沉燼如霜"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