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21)

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香蜜沉沉燼如霜》第21節劇情

  第二十三章

  但見他倏地睜開眼,凌厲將我一望,開口道:“何方小妖?!”

  我愣愣看著他劈頭蓋臉叱了一句後又心滿意足地闔上眼瞼,不免心中有些悲憤,鳳凰這廝便是夢中也不忘將我貶上一回。

  不過轉念一想,這句話怕不是他的口頭禪。譬如孫大聖,舉凡見著人,不管男女老幼,上來定是一句:“妖怪!哪裡逃?!”再譬如俗世凡人,但凡見著面,不論早中午晚,定要問上一句:“吃過了嗎?”

  是以,我便大度地釋然了。

  我湊在床沿,在他耳邊細聲細氣問道:“鳳凰,你可還記著欠了我六百年修為這樁緊要之事?”

  鳳凰呼吸綿長,雙目緊閉,神態靜謐。

  “你既不反對便是默認了喔?”我又認真且慎重地與他確認了一遍。

  鳳凰呼吸綿長,雙目緊閉,神態靜謐。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如此,我便自行來取了,也免去你許多麻煩。”現如今像我這般體貼且周全的債主我以為實在不多。

  我伸出右手食指與中指,併攏於嘴邊喃喃念了個“破門咒”,眼見著指縫中徐徐升起一縷冉冉金光,便快速將兩指置於鳳凰的印堂上,豈料這金光非但不如我意想中一般滲入鳳凰額間,反倒被一道七彩結界雷厲反彈而出,若非我反應敏捷手腕一轉疾疾收回手指,怕是這兩隻手指便要被生生廢了。

  呔,太邪惡了!我委屈捏了被燙得泛紅的手指放在口邊連連呵氣,這結界之溫堪比紅蓮業火,再晚上一步,想是已然熟了。

  這番動靜自是驚動了鳳凰,但見他忽忽悠悠睜開眼,些許迷惘懵懂神色,轉了轉霧騰騰的點漆瞳仁將周遭一番打量,最後目光落在了某處,一動不動。

  我順著他的目光看去,唔,床榻對面的牆上掛了幅寫意墨彩畫兒,正中繪了串鮮靈靈、水噹噹的紫玉葡萄,周遭大片的留白益發顯得那葡萄活靈活現,倒似伸手可摘。

  再看鳳凰,一雙眼光糾結在那葡萄串上,一副惆悵且溫柔、甜蜜且憂傷的神情。據他這模樣,我作了一番推衍,得出個論斷:定是餓了!

  思及此,我不免抖上一抖。莫不是鳳凰這鳥兒醉酒後性情大變,想要換換口味吃葡萄了?不是我自誇,我的真身比那畫中葡萄還要紫上三分、圓上五分、潤上八分,不大不小,剛好可順著鳳凰的鳥喙一口滑入腹中,權且墊個底。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我躡了手腳轉身正預備往外撤,忽聽得身後一聲喚:“錦覓?”

  我一收袖,慨然回身道:“正是。我去與你尋些膳食來解解酒可好?”

  “不好。”鳳凰乾乾脆脆地將我給否了,撐了身子半靠在雕花床柱上,道:“我不餓。”

  我觀了觀他的神色,不似撒謊,便放心大膽坐了回去,“你既醒了,不若順手將賒著我的修為渡與我?”

  鳳凰伸手捏了捏眉心,“修為?多少年?”

  我揣摩著他現下半醉半醒,靈台尚且不甚清明,便眨了眨眼,誠懇將他一望,道:“六百年。”

  “好。”他這般爽快,我鎮定地意外了一下,“你過來,我渡給你。”

  待我在床沿坐定,他伸出手緩緩將我額前劉海拂開,我配合地閉上眼。但覺一股綿延靈力順著印堂徐徐而入,流經百穴,在體內與我的元神一番交匯後徹底浸入,一股通透之意直逼靈台,剎那間一片豁然開朗意。

  甚好!火神精純的修為果然不一般!

  夜涼如水,鳳凰的手倒是溫潤得很,我不免尋著暖意靠近了幾分,他手上一頓遲遲沒有動作,我睜眼一看,卻見鳳凰全神貫注將眸光糾結在我臉上,滿目倒影皆是我那被小魚仙倌幻化的男子模樣,頰上淡粉順著面孔一勁兒向著修長的脖頸蔓延泛濫而去。

  我得了他六百年精到靈力,心情甚好,忽地憶起鳳凰這廝似乎有個想與我雙修的念想,不若趁著今日便一道修了。

  只是,我從未修過,不知從何修起才好。

  我先化回自己的本來面貌,再回憶了一番在那南樓小館之中所見所聞,是了,但凡雙修前,似乎總要有句開場白,歸總起來,大體不過三種句式——不外乎“某某,讓爺好好疼疼你!”或是“某某,你就乖乖從了我吧!”抑或是“你叫吧!就是叫破喉嚨也沒人會來救你的!”

  我思忖了一下,開首一句似乎直白了些,臨末一句不免剛猛了些,是以,便折了箇中。

  單手勾起鳳凰的下巴,我偎上前去,朝他展顏一笑,中氣十足地溫文爾雅道:“鳳郎,今日你便乖乖從了我吧。”

  鳳凰酒未醒,一臉懵懂無知霹靂天真狀。

  我伸出空著的那手一派斯文攬了鳳凰的肩,鳳凰身量本頎長,下巴被我勾起後面孔便離我更遠了些,我勉力伸直了脖子才稍稍與他平齊些許,我大義凜然對準鳳凰唇面貼了上去。

  這般一動不動大眼對小眼貼了半晌,只覺著我們兩個都快要僵了,看來雙修這件事委實耗些體力。

  我正預備撤回來活動活動頸項,好繼續下一步去剝鳳凰的衣襟,鳳凰卻伸手攬了我的腰,俯下面孔反擒住我的唇,一番赤赤灼人的碾磨□,桂花醇香沁鼻入肺長驅直入。

  我愣了愣,鳳凰不愧是作過春夢的人,經驗確然比我豐富許多。

  我探出舌尖預備舔舔唇角降降溫,卻被鳳凰一個精準攝獵,倒勾了我的舌尖席捲而來,剎那間,鋪天蓋地,五感盡失,天地間仿若只剩下鳳凰勾魂攝魄的兩片薄唇和撐在我腰間那雙有力的手。

  天鏇地轉間,我琢磨了一下,狐狸仙誠不誆我,這交頸雙修的滋味倒有些別樣曼妙,趁著此番機會須好生記牢步驟,未雨綢繆,以備下次與他人雙修也好照著這甲乙丙丁、子醜寅卯循序漸進、按部就班一番。

  我正盤算銘記著,鳳凰卻嘎然而止,突兀地握了我的雙肩將我生生推出半尺遠,眸中一派痛苦糾結,道:“錯了!亂了!全都錯了!”

  噯?我一驚,枉費我努力騰出一縷清明神志記了這半晌步驟,臨了他卻說錯了,真真誤人子弟、枉為人師呀!

  我眨了眨眼,謙虛問道:“為什麼?”

  鳳凰亦道:“為什麼?”淒悽然煞白了張臉,“我知你對我情根已種,我亦對你生了情意,怎奈……造化弄人,天道不公……綱德倫常實難容,若你我執意相伴,必遭天譴,灰飛煙滅……”

  越聽越混沌,鳳凰這番醉話不知是要表達什麼主題。只是折騰了這一日,我實在有些累了,便打了個哈欠,附和敷衍道:“灰飛便灰飛,煙滅便煙滅吧。”

  鳳凰熱烈執了我的手,痛苦道:“我自己倒無妨,只是,怎忍見你受天譴。”

  我睡意朦朧間揮了揮手道:“無妨無妨……”濃濃倦怠襲來,實在有些撐不牢,遂躺倒床上會周公去了。

  半夢半醒間,但見周公長了副鳳凰的模樣,作忍痛割愛狀撫著我的臉頰嘆道:“我如何捨得你~”

  我抖了抖,裹緊身上錦被。

喜歡看 "香蜜沉沉燼如霜"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