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24)

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香蜜沉沉燼如霜》第24節劇情

  第二十六章

  拿著雞毛當令箭。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我默了默,原來這話竟不是典故。不想鳳凰原是只插滿令牌的鳥兒,可悲可嘆。

  我不是鳳凰,自然沒有插著令牌到處跑的習慣,先前不曉得,如今既曉得了,自然不便再用那鳳翎作髮簪,是以,入了南天門後便換了段葡萄藤別頭髮,將鳳翎納入袖兜中。

  天后壽筵排場果然不比尋常,放眼望去,各路神仙摩肩接踵、熙熙攘攘駕了雲頭皆往紫方雲宮奔,饒是我腳下這不大的一團雲也險些在殿門外被擠散了,幸得撲哧君眼明手快扶了我一把,方才得以安穩著陸。

  滿殿騰騰仙氣中,我尋了個樸實的背光僻角處滿意落座,不想撲哧君亦在我身旁拾了個蒲團,大剌剌一個盤腿坐下,我朝他揮揮手,道:“撲哧君這路領得甚好,我滿意得緊。現下,撲哧君可回去了。”

  撲哧君眼中訝異一瞬,鏇即捧了心,淒婉非常道:“小二仙過河拆橋未免拆得生猛了些,叫人半點心理準備全無呀!”

  “如此,撲哧君現下可準備準備。只是,不知撲哧君要準備多少時間?”我們做果子的素來慷慨隨和與人為善。

  撲哧君捧著心肝鄭重思忖了片刻道:“在下脆弱得緊,怕是一時半會兒緩不過這口勁兒來。”

  我抖了抖眉毛,撲哧君笑嘻嘻接道:“在下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不但能領路,還能與小二仙作個話伴,打發打發這冗席間閒悶時光。”

  我看了看四周相互攀談拉家常的神仙,沒有半隻認得,也罷,留著這水妖權且作個伴。

  正說話間,門外過了陣縹緲雲煙,一個螓首蛾眉的女神仙裊娜入殿。“這是瑤姬,巫山神女,豐潤婀娜,細數天界,嘖嘖,仙姑里最嫵媚的便是她。不過,豐潤歸豐潤,腰卻有一尺八,未免少了幾分纖細柔弱。”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撲哧君湊在我身旁道。

  不消一會兒,又進來個嫋嫋娉娉的女神仙,“喏,這是湘水的女英,雖然手大些,但柔柔弱弱最是惹人憐,男人嘛,最好這口了,你說是吧?”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撲哧君拍了拍我的肩欲尋求共鳴,眼見著那女英被左右兩個仙娥攙著仍走得一派搖搖欲墜,我從善如流點了點頭,撲哧君卻嘆:“不過弱成塊將散的豆腐也不大好,還是要有些英氣。”

  正說著英氣,劍氣一閃,門口跨來一個佩劍精悍的女仙,柳眉倒豎,眼光銳利。“唔,這便是填海的精衛。真真女中豪傑!一堆小石子砸得東海老龍王十分愁苦哀怨,聽聞近日正與南海龍王商量借地搬家。”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撲哧君繼續八卦,“不過,時時來段全武行,普天下怕是沒幾個男神仙能受得住。”

  又品評了約摸八、九個仙姑的長相優劣及愛好品性後,我不得不承認,其實這撲哧君原是個愛八卦的話癆,遂打斷道:“撲哧君知曉得倒周全。”

  “那是!”艷麗的撲哧君一抖衣襟,得意之色眼見著滿得都快要噗出來了,“想當年,那本風靡的《六界美人賞析寶典》可是我一手操刀編纂的,現如今已是孤本了。可惜如今美人勢頭漸衰,遠不及當年,遙想當年花神梓芬,那才真真是個十全十美,可嘆紅顏命薄。”撲哧君搖頭扼腕。

  唔,花神她老人家,我想了想那個小墳頭,確實命薄得緊。

  “夜神大殿下駕到!火神二殿下駕到!”殿門外小仙侍拂塵一掃,高聲唱報。撲哧君正一派豪邁地攬了我的肩膀,唾沫橫飛說到激動處,“話說那花神……”

  我忽覺頭上一片烏雲照頂,抬頭尋望去,唔,是鳳凰那廝金燦燦在殿首落了座,正挑了眉毛,一雙吊梢鳳眼精準地直射我這犄角旮旯。呔,這廝眼神忒好了些。只是,似乎不甚友善,想來東窗事發,酒醒記起我誆他三百年修為這事了。

  是以,我便掩耳盜鈴將頭轉了個方向,假裝沒瞧見他,任他那利劍樣的目光在我頭頂一派切割。

  這一轉頭不打緊,一轉便瞅見了小魚仙倌,一雙星眸似乎也飄在我這角落裡,面色幾許古怪詫異,瞧著我,仿佛意料之外,又似乎盡在意料之中。我朝他笑了笑,難得他卻不笑,似陷入一派沉思之中。

  莫不是怨我破了他的結界私自跑來天界?

  “水神駕到、風神駕到!”這小仙侍嗓門未免大了些,我正心虛著,被他這一吼,心臟險些蹦躂出來。

  但見小魚仙倌的泰山大人與一位端莊的仙姑一前一後飄飄然入殿來,兩人一番謙遜地讓座,約摸讓了半盞茶的工夫,那風神才勉為其難先坐了下來,真真是相敬如賓的一對神仙眷侶。

  “一對怨偶啊怨偶!”撲哧君在我耳旁神神叨叨。

  水神一如那日我瞅見的模樣,神色安詳淡然,神仙味道十足,一副萬物入眼卻萬物皆無的天下大同相,十分地有境界,叫我艷羨得緊。

  小魚仙倌向他二人頷了頷首,他二人亦回了個禮。

  這一來一往間,又進來一隊浩浩蕩蕩的神仙,為首的仙姑十分地晃眼,身上覆的一件羽毛霞帔亦十分地扎眼,左右鶯鶯燕燕的簇擁更顯得氣派足足。難得撲哧君未作任何品評,我琢磨著莫不就是今日的壽星——天后。

  豈料這位天后逕自分花拂柳走到殿首,向小魚仙倌和鳳凰一個款款下拜,道:“鳥族穗禾見過二位殿下。”呃……原來不是天后,竟是那被長芳主斷過幾十年吃食的鳥族首領孔雀,想來近日裡又恢復了豐衣足食,生生地滿面紅光滋潤色,身後一撥鳥兒仙子們亦康健精神得很。

  “除卻花界仙靈,天后此次壽筵真真天上地下,一個女神仙也不落。”撲哧君沉吟道:“莫不是欲藉此番機會將那火神的姻緣也一併了結了。”

  噯?原來是給鳳凰選媳婦。

  邊上一個神仙捋了捋下巴上的白鬍子,高深道:“這位道友說的有理有理,老朽亦作如此斷定。”

  一時,周遭的幾個神仙紛紛回頭附和,興趣盎然狀,你一言我一語,討論得一派熱烈。真真是天涯海角有窮時,八卦綿綿無絕期。

  我不免受了感染,興致勃勃地投入這八卦的洪流,聽著撲哧君領著一乾神仙將這濟

  ------------

  分節閱讀 15

  濟一堂的仙姑、仙娥一番比對,我看了看站在鳳凰身邊正與他低聲說話的孔雀仙,一時來了些許靈感。

  “我賭兩顆葡萄,孔雀仙勝。”我謹慎地在條几上押好賭資,溜溜圓的青葡萄滾了一滾,周遭幾位神仙的眼珠子亦滾了滾,片刻後……

  “我賭一杯瓊露,瑤姬勝。”

  “我賭一枚仙丹,精衛仙子勝。”

  “我賭一綹劍穗,吉光女神勝。” ……

  一時間,七嘴八舌,面前條幾鋪得滿滿當當。呵呵,肯定最後全歸我。我慈祥地望著殿首二人,鳳凰配孔雀,兩隻花花綠綠的鳥兒,怎么看怎么合襯!

  一個小仙童好容易巴上條幾的邊緣,手裡捏了根人參,滿面猶豫該押哪個注,“可是,可是二殿下好像歡喜男神仙噯,據說前一陣子棲梧宮裡有個清秀書童甚得二殿下歡喜,與二殿下坐立相隨,後來為了二殿下用法術化成了個女仙子,便被二殿下給棄了。”

  呔,不想鳳凰竟是只始亂終棄的鳥兒。

  “嗯,說起此事,老朽亦有耳聞,不過聽說是那小書童紅杏出牆看上了的計都星君,二殿下一時神傷,方才將他逐出宮去。”那高深老神仙插道。

  “錯了,錯了,聽聞是這小書童不自量力,與二殿下一同看上了九曜星宮的月孛星使……”另一位神仙搖著扇子忍不住插進來。

  我禪了片刻,拿了桌上那仙童放下的人參,莊重與身旁攬著我肩膀,正目光灼灼吸收八卦的撲哧君道:“人參很曲折,還有許多須。”

  殿外大嗓門的小仙侍拂塵一甩,朗朗道:“天帝駕到!天后駕到!”

喜歡看 "香蜜沉沉燼如霜"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