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26)-劇情介紹網

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26)

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香蜜沉沉燼如霜》第26節劇情

  第二十八章

  “我來晚了,來晚了!”正當口,一個紅撲撲的影子自門口闖將進來,看見凍成水晶肘子的諸仙,遂順著視線瞧向我,迷惑打量片刻,豁然開朗道:“嗬!這不是百花宮的梓芬嘛!真真是個美人胚子,越長越水靈了。”

  話音一落,諸仙驚了,手中但凡握了點筷子、扇子、杯子什麼的皆噼里啪啦往桌上掉。

  我定力甚好地暈了暈,頗有些同情這滿殿的神仙,若是我瞅見個本該乖乖睡在墳頭裡的人歡快地在跟前活蹦亂跳,難免也要跌上一跌。狐狸仙這眼神、這記性越發地高深莫測、無邊無譜了。

  我步出陰影,站到狐狸仙跟前,善心糾正道:“月下仙人怕不是瞧花眼了,先花神她老人家仙去已經不是一年兩年,總之頗有些年頭了。”

  狐狸仙彎了彎眼,恍然大悟笑眯眯道:“唔呀!原來是覓兒!方才你站在暗處,只瞧個朦朧剪影,老夫忘性大,只記著個梓芬能美得如此一塌糊塗,卻忘了還有個覓兒。該罰該罰。”言語間親親熱熱攜了我的手轉過身正對殿首。

  星星琉璃盞簇擁之中,天帝一派既莫名熱烈又莫名惆悵的眼神在瞧見我的正臉後,入土為安,片刻後又死灰復燃成滿面疑惑和驚詫。

  再看天后她老人家,一臉驚惶無措,待在光亮處瞧清我的正臉後瞬時驚疑不定。

  鳳凰嘆息扶了扶鬢角,小魚仙倌滿面高深。

  水神愣愣瞧著我,面前白玉耳杯跌碎成幾瓣,十分心酸地躺在一灘酒漬中,映得水神泉水般的眼中亦是一派心酸。一旁,端莊的風神揣著端莊的好奇亦打量著我。

  看這芸芸眾生相,我哀了哀,原來,我長得如此驚悚,怨不得長芳主要弄支簪子別住我。

  “這位仙者是……?”

  “這位仙者是……?”

  天帝和水神異口同聲,不愧是兩位親家公,默契得很。

  我瀟灑抖抖袖口,抱拳道:“在下錦覓。見過天帝、水神。”說完後卻記起自己已然不是男子貌,遂又扭捏斂手補了個女子的作揖。

  聞言,有鳥族仙子交頭接耳嘈嘈切切,“錦覓?莫不就是那個讓我族蒙冤的精靈?”

  “不知錦覓仙子現下何處修仙?”天帝五分急切,五分惴惴。似有期望,又恐失望。

  水神的神情與之保持得十分一致。

  我正待答話,狐狸仙興沖沖替我回道:“大哥未免閉塞了些,覓兒可不就住在鳳娃的棲梧宮中。說起來,倒也算是鳳娃拉扯大的,還與鳳娃做過一陣子小書童。”

  我抬頭望了望天,鳳凰繼續捏額角。天帝呆了呆,水神愣了愣,俱是十足出乎意料的模樣。

  有天界神仙交頭接耳嘈嘈切切:“書童?莫不就是那個誘惑了二殿下還與九曜星宮牽扯不清的小仙?”

  天后冷著鳳眼盯牢我卻問鳳凰:“不知我兒卻從何處覓得這般天姿國色的仙子?”

  鳳凰深深看了我一眼,幾分擔憂猶豫,似有千言萬語在心卻難啟口。

  我身旁的狐狸仙歡歡喜喜搶答道:“覓兒據說是旭鳳拾回來的。”

  “這月下仙人便弄反了,二殿下是我拾回來的。”我辯駁道,順便在鳳凰的爹娘面前邀了一回功,“說來慚愧,在下不才救過二殿下兩回性命。”

  “喔~?”天帝那個意外不可置信的表情讓我甚不滿,“錦覓仙子竟搭救過旭鳳?”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意外之外還有意外。

  “正是。”難得鳳凰今日竟十分坦誠。

  “如此,本神倒要與天帝謝過錦覓仙子搭救旭鳳之恩。”天后口中言謝,眼神卻倨傲冷然。

  “舉手之勞,順手順便而已。”我亦意思

  ------------

  分節閱讀 16

  意思客氣了一下。被我順手順便的鳳凰眯眼掃了掃我,似有幾分不滿。

  “不知錦覓仙子於何處拾得……呃,巧遇火神?”水神執著看了我,似非要執著出個所以然來。

  “唔,在水鏡之中。”脫口而出後,我立刻便悔了,二十四位芳主正等著拘我回去呢,這大殿之上各路神仙皆在,此番一說蹤跡全露。

  “水鏡!”水神聲音一沉,手上攥緊袖口按在几案邊,似有一顫,難得這無欲無求的神仙也能激動一回。不知小魚仙倌這岳父與芳主們交情如何,可莫要賣了我才好。

  “錦覓仙子莫非竟是花仙?”天帝身子向前一傾,面色切切。

  這天帝不好,忒不好,一問便戳到了我的七寸,一則我不是朵花,二則我尚未修成個仙。

  “非也。”我勻了勻面色,勉強應道:“在下是個果子精。”

  天帝、天后、水神三人神色隨著我的話狠狠跌宕起伏了一番。“果子?”水神訝然。

  我頷首,“葡萄。”

  “可否唐突一問,錦覓仙子仙齡幾許?”天帝又問,天后嘴角一沉。

  私以為,今日若再添塊梆榜響的驚堂木,便是出完美的三堂會審了。天上地下算得這天帝老兒最大,他既問我,我自然要好好斟酌一番回他,往常總聽聞千年方可坐化,如此一估摸,想來我成精前做顆葡萄應該也做過千把年,這么著一疊加,我慎重回道:“少說也有五千了吧。”

  聞言,三人臉上又各自波瀾壯闊了一番。

  “這站著說話怪累得慌。” 狐狸仙往前湊了湊,低聲與天帝天后道:“兄嫂替旭鳳覓良妻的心情丹朱感同身受,只是人家小姑娘家麵皮薄,問話要宛轉,曉得吧?”

  不顧天帝天后兩人奇奇怪怪的面色,狐狸仙熱情地拉了我在鳳凰和小魚仙倌間尋了個位置坐下。

  好容易又可以坐著了,我甚歡喜,遂笑逐顏開坐穩妥,朝鳳凰笑了笑,再對小魚仙倌笑了笑。

  此番笑畢,忽覺四周似乎不大對,除卻天帝天后水神三人各懷心思凝視我,但見男神仙們俱心神蕩漾作陶醉狀瞧著我,女神仙們皆憤憤然看得我如芒刺在身。身旁鳳凰冷冷“哼”得一聲袖口一拂,小魚仙倌手中茶盞“嗒”地一聲放在案上。

  “眾仙家莫要客氣,今日備得薄酒小菜,還請大家盡情享用。”天后咳了一聲開口朗朗道,一時打破殿中魔魘。

  有人施施然起身舉杯在天后面前站定,道:“姨母天壽大喜,穗禾攜鳥族諸仙祝姨母壽與天齊!”座中鳥兒仙子們皆舉杯向天后,那孔雀首領一揮手,殿外飛來兩隻尾翼頗長的燦金瑞鳥,迤邐繞著殿頂飛了一圈,所過之雕樑畫棟上的木頭鳥兒逐一像喝了仙水般活泛過來,自殿梁中脫飛而出隨著那瑞鳥翩翩起舞,一時間,鶯歌燕舞,滿堂生輝。最後,兩隻瑞鳥展翅一舒,翩然滑翔至天帝天后跟前,口銜一物忽地落下,我一看,原是副對聯。

  “八月稱觴桂花投餚延八秩,千聲奏樂萱草迎笑祝千秋。”那孔雀仙朗聲念道。

  “好,好,好。果然是個孝順的好孩子!”天后連連點頭,甚滿意的模樣,轉頭與天帝道:“無怪地上凡人都說女兒貼心,本神以為十分有些道理。若是旭鳳能有穗禾一半,本神便也慰足了。”

  天帝附和地頷了頷首,卻有些心不在焉的樣子。

  天后又回頭對孔雀仙道:“穗禾,往後要多來天界走動走動,說來本是一族,莫要疏遠了才好。”

  孔雀仙子斂手稱是,十分乖巧。

  “想來你也有些時日沒見過旭鳳了吧。”天后看了看孔雀仙坐著的位子,“一家人坐得這么遠,未免顯得隔閡了些,不若你便去旭鳳身旁坐著吧,如此本神與你說話也近些。”

  “是。”孔雀仙飲了祝壽酒後便在鳳凰身旁尋了個座兒裊娜落座,姿態甚優美,我隔著鳳凰偏頭欣賞了一番,不錯不錯。

  此般折騰半日,我不免腹中轆轆,是以,回頭開始全心全意對付眼前吃食。

  那孔雀仙倒不辜負天后的期盼,不知低頭與鳳凰切切說些什麼,鳳凰亦時不時應上兩句。

  “陛下,你看旭鳳與穗禾這般坐著,可像我廂房懸掛的那畫中之人?春雨霏霏,傘下儷影成雙,我記得那畫倒有個應景的名兒,喚作‘珠聯璧合’。”我正吃得歡快,聽聞殿首天后又有高見,遂停了下來。

  孔雀仙面上一紅,嬌嗔道:“姨母取笑穗禾了。”

  一旁鳳凰蹙了蹙眉,挺俏鼻樑上些許紋路起。

  珠聯璧合?唉,有些耳熟,我記得好像狐狸仙給我看過的春宮冊子裡依稀有幅圖亦喚作“珠聯璧合”。

  再看這孔雀仙滿面春情、紅光泛濫的模樣,莫非……我探頭與她道:“唔,原來孔雀仙也與火神殿下雙修過呀?”

  鳳凰一嗆,小魚仙倌一頓,水神一驚,天帝一撼,天后一怒,孔雀仙一傷,狐狸仙一喜。

  滿殿皆靜。

  憑我的第一、二、三、四、五、六感,這是個凶兆。

喜歡看 "香蜜沉沉燼如霜"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