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28)-劇情介紹網

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28)

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香蜜沉沉燼如霜》第28節劇情

  第三十章

  生娃娃?

  唔,這個我曉得,狐狸仙說男女雙修後便會生娃娃。如此說來撲哧君是想與我雙修咯,說得這般含蓄曲折險些讓我聽不明白。

  我端看了看撲哧君,利落道:“我不要和你生娃娃。”

  撲哧君一怔,繼而,滿面五官糾結,仿若腹中心、肝、脾、肺、腎皆移了位置,泫然欲泣道:“我脆弱的心肝噯~”

  “雙修就好了,做甚要生娃娃?”我不免疑惑,只聽聞雙修可增靈力,卻沒聽過生個小娃娃可以增加靈力。

  撲哧君頓了頓,心、肝、脾、肺、腎鏇即又是一番乾坤大挪移,小小聲問道:“錦覓仙子的意思莫非是只要不生娃娃,便答應與我雙修?”

  我思忖了片刻,看撲哧君這般身手敏捷的模樣,靈力應在我之上,與他修煉或多或少應該能長些靈力,便頷首道:“正是。”

  聞言,撲哧君激動地握住了我的手,豪言壯語道:“如此,我們這就去雙修吧!”

  被條蛇握了手,我甚是難受,正待抽手,卻聽頭頂傳來個冰涼涼的聲音:“只道彥佑君做神仙做得不耐煩了方才來凡間做妖精,不想如今連妖精亦不想做了,竟惦記著灰飛煙滅不成?”

  鳳凰就這么憑空出現,立在我們之間,顰蹙濃眉,淡淡掃了一眼撲哧君緊握著我的手,面無表情,頭髮絲里都滲著寒氣。

  憑著我近百年來的經驗,這隻喜怒無常的鳥兒又不高興了。我立刻伶俐地作乖巧靦腆狀朝他一笑,豈料卻換來他冷眼一瞥。

  撲哧君一邊抓牢我的手,一邊閒閒扇了扇半敞的衣襟道:“彥佑如今非仙非妖,六界皆不屬,無拘亦無束,卻不知火神端的是個什麼名目來將我灰飛煙滅?”

  鳳凰冷冷一笑,手中拈起一捧熠熠金光,不緊不慢道:“私以為以我的靈力尚且無須支會什麼名目,挫骨揚灰不過覆手功夫而已。”

  話音未落,本來滿溪飄蕩的流光水泡剎那間應聲破裂,水溫驟然升高,滾滾然欲沸,周遭悠哉游哉游弋的七彩小魚一隻兩隻掙扎著翻起了白肚皮。

  撲哧君一顫,甚委屈撇了撇嘴角,“暴力啊暴力!天界代有小人出,卑鄙,你威脅我!”

  鳳凰託了手中金光,斜睨撲哧君道:“就不知彥佑君接不接受我這威脅呢?”

  撲哧君悵然喟嘆一聲,戀戀不捨撒開我的手,

  ------------

  分節閱讀 17

  作滿面淒風慘雨狀與我道:“錦覓小娘子,真真天妒鴛鴦!想當年他們就是這樣拆散牛郎和織女的,不想你我如今方才情投,便要被活生生拆散。”繼而又躊躇滿志道:“你放心,等我再加緊修煉些年頭定將你奪回!一血今日之恨!”

  鳳凰蹙眉瞥了一眼正山盟海誓絮絮叨叨的撲哧君,手中金芒一閃,撲哧君立時三刻閉了口,鳳凰指尖一動繞起一絲仙障將我鎖在他身旁,方才收了手中金光,念了聲“起!”

  臉頰旁一陣風過,卻是鳳凰攜了我騰出溪面,耳旁還隱約聽到撲哧君遙遙喊著:“錦覓小娘子若想我了只管使咒喚我來,彥佑定當隨傳隨到,無怨無悔!”

  鳳凰眸色一沉,一縷仙障將我鎖得動彈不得,一邊伸手彈了團螢光入水,遠遠聽得撲哧君嚎啕道:“旭鳳!你居然毀我屋頂!”

  鳳凰置若罔聞,鐵青著面孔攜了我騰雲駕霧飛了段路,最後將我抖落在一個懸崖邊上,我絆了絆,幸得手上扶住一棵老松樹,才勉強站穩了腳。忽覺手心一片火辣辣地疼,鬆手一看,卻是扶得急了些,手心被那老松樹的褶子皮給劃出幾道細細的小口子,險些蹭去一層皮,疼得我連連甩手。

  一旁鳳凰兀自負手,冷眼看著我捧著手心又吹又甩,眸色中有剎那柔軟波光泛過,指尖一動卻又強硬收了回去。

  我舉著手專注地看著一片紅腫慢慢浮起,安靜地在心裡將鳳凰腹誹了百八十遍,方才識時務地低頭醞釀了些水光在眼底,弱弱抬頭可憐將他一望,用受了傷的手怯怯牽了牽他的袖口,藉機將淡淡血跡在上面蹭去,細聲細氣道:“這回是我錯了,下回一定注意些。你不要生氣好不好?”

  “下回?還有下回?!”鳳凰本來面色已然放緩,聽得後半句卻又倏地凍了起來。

  “唔,沒有沒有,再沒下回,你說什麼便是什麼,我都聽你的好不好?”我甚是配合地連聲附和他。鳳凰不免慳吝了些,我不過多取了他三百年修為,難為竟把他氣成這副模樣,拋開筵席一路追到凡間來,唔,說不定他是替天后來追捕我的,將我拿回天界咔嚓掉……

  思及此,我輕輕一顫,打了個寒噤。

  “很疼嗎?”手上一暖,卻是鳳凰托住了我的傷手,另一隻手鑷了根髮絲般細的金針替我將扎進手心的碎木刺一一挑出。

  腳下幽幽山風掠過空谷,與林間森森古木痴纏成一縷縷繚繞的箜篌聲,天邊流霧雲舒雲卷,鳳凰眉眼低垂,專注手中之事,垂落鬢邊的一縷烏髮被風一吹,輕輕飄蕩而起,又輕輕翔滑而下,划過我的手心,帶起絲絲癢意。

  本來不過蹭了幾道口子,初時有些疼,現下並不那么難受了,我卻糯糯答他,“很疼很疼~”自己也不曉得為什麼要這樣騙他,就像我亦不曉得他為何不用法術,卻非選了這般費事的方法為我除刺。

  聞言,鳳凰長眉微顰,眸色一緊抬頭望向我,一眼撞入我莫名凝視他的目光之中,剎那間清且淺的鳳眼之中仿佛有一尾斑斕的魚款款游過。

  握著我的手收了收,突然雙目一閉將頭偏向一邊,面色一褪,喑啞道:“是我下手重了些,本欲罰你,不想,終還是罰得我自己,罷了……”

  噯?分明是我手中受傷,他一隻鳥兒這般好端端站著卻說什麼罰的是他自己,不公道。

  我怯怯問他:“你不會把我捉去給天后問誅吧?”

  鳳凰看著袖口一絲血跡,道:“寰諦鳳翎上天入地只此一支,我將它留給你,你還不能明了嗎?”既而慘澹淡了面色,幾分頹然道:“縱使你我注定相望背馳,不得圓滿……”

  我捏了捏袖兜里的鳳翎,不想竟是根如此金貴的毛兒,幸而沒隨手整理被褥時將它丟了。

  得了這樣寶貝,我十分滿意,遂湊上前去嘬了嘬鳳凰的唇,我如今瞧下來男神仙果如狐狸仙說的一般都歡喜雙修,鳳凰送了我這般貴重的禮,我卻沒有什麼好回饋的不免說不過去,是以,便投其所好回贈個舉手之勞的雙修。

  豈料,鳳凰怔了怔,頰上粉色如晚霞噴薄而起,片刻後,神情卻轉作一派惆悵,又如上回般握住我的雙肩將我生生推出一臂之遙,眉宇間甚是痛苦轉過身背對我,面向峭壁下空曠山谷,獵獵山風帶得他袍裾飛揚,竟有些天地決絕之意味。

  瞧他這番形容,我靈光一閃,“我曉得了,你其實並不歡喜我……”

  話音未落,鳳凰卻突兀轉身,截道:“我怎么可能不歡喜你!”生生將我那話的後半句“你其實並不歡喜我和你雙修吧?”從中間一刀裁斷,可嘆可嘆。

  噯?不過我將鳳凰的話放在口中一番回味,他說他歡喜我噯,歡喜我!歡喜我?歡喜我……

  我正兀自糊塗著,鳳凰卻悽然一搖頭,道:“是,你說的是,我其實並不歡喜你……你便當我從未歡喜過你,你亦未歡喜過我……”

  噯?怎的一下又不歡喜了?喜怒無常啊喜怒無常,不過據我觀著,後面他說“不歡喜我”方才是句大實話,是以,我便泰然舒心了,乖巧應道:“好。我自然聽你的。”

  聞言,鳳凰面色一片淒涼,將我額前碎發拂了拂,輕聲問道:“我給你的鳳翎呢?”

  我從袖兜中將那金貴的毛拿了出來,他伸手取過鳳翎,將我頭上葡萄藤拆下,親手別上鳳翎,道:“你帶上這鳳翎,讓它替我佑你平安祥和,我今日便將你送回花界,從今往後,你我再莫相見!”

喜歡看 "香蜜沉沉燼如霜"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