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35)

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香蜜沉沉燼如霜》第35節劇情

  第三十七章

  爹爹眼中鑿鑿,擲地有聲,“錦覓乃是我與梓芬之女!”

  鳳凰眼中光彩流轉,眨眼之間,春暖花開、萬物復甦。我素來曉得他喜怒無常,十分習以為常,不屑深究到底怎么他忽地又高興了。

  殿中諸仙詭異肅靜了片刻,本借餘光偷瞧我的神仙現下皆名正言順地瞪著我看,二郎顯聖真君座次離我最近,偏生額頭還比別人多隻眼,三隻眼睛瞅得我十分揪心。

  天帝幾分渾渾噩噩,迷惘失神不曉得在想些什麼。

  天后吃驚過後有忐忑稍縱即逝,突然脫口一笑道:“水神莫不是弄錯了,這精靈真身是葡萄,那日在場諸仙皆有目共睹,若說是水神與花神之女,未免荒天下之大謬。水神說是與不是呢?”

  一語驚醒眾仙人,紛紛點頭稱疑,太白金星眉毛鬍子一把白,作高深狀抖了抖,關切與爹爹道:“天后所言有理,仙上可莫要認錯了。”

  爹爹暖暖握了我的手,冷然瞧著天帝天后,“不勞天后掛心,若非人心險惡,梓芬又何須自錦覓誕生起便施術壓制她的真身靈力!”爹爹寒聲又道:“天帝可知當年花神因何仙去?”

  天帝一楞,咳了兩咳,天后面色驟降,疾道:“花神之逝乃天命,水神如何不知?《六界神錄》有載,花神本乃佛祖座前一瓣蓮,入因果轉世輪盤本應湮滅,不想錯入三島十洲為水神與玄靈斗姆元君所救,此乃逆天之行,終必遭懲戒,花神壽終不過靈力反噬之果而已。六界皆知。”

  爹爹沉重閉眼,再次睜眼伴著冷冷一笑,“我只知曉《六界神錄》有述,業火乃破靈之術,分八十一類,紅蓮業火居其首,又分五等,毒火為其尊,噬天靈焚五內,僅歷任火神掌此術!梓芬當年……”

  “夜神大殿下到。”殿內一干人正屏息聽在興頭上,門外仙侍一個長音唱喏卻恰將爹爹打斷。

  小魚仙倌不疾不徐步入殿來,帶過一陣湖水般的夜風在我身旁站定,“潤玉見過父帝,見過天后。”回身對爹爹道:“見過水神仙上。”目光淡淡擦過我,泛起一圈靜默的漣漪又迅速消散而去。

  天后本來擰眉抿唇面色緊張,似乎生恐爹爹下一個字便是什麼驚心動魄之言,現下卻稍稍紓緩了眉眼,鬆了口氣,似乎從未如此高興見到小魚仙倌,和藹道:“大殿下不必多禮。”

  “聽聞父帝得了上古絕音崖琴,潤玉掛星布夜故而來遲,不知是否錯過了清音雅律。”小魚仙倌原來是趕來聽琴的。

  “可惜了,夜神怕是錯過了。”鳳凰伸手在一旁崖琴上撥了一串輪指,音色極好卻獨獨殘缺,“弦,斷了。”

  小魚仙倌溫和一笑,低頭輕搖,似乎十分遺憾,“如此看來果然錯過了。平生憾事又添一樁。惟盼今日失之東隅,他日可收之桑榆。”

  天帝卻心不在焉接道:“水神可知錦覓真身為何?水神若不告之,本座又如何解其火靈。”似乎尚存一線僥倖之意。

  爹爹靜默片刻,殿中諸仙隨之屏息似殷殷盼著答案,我亦不免好奇自己的真身究竟是個什麼了不得的物什。

  “錦覓生於霜降夜,能栽花喚水,體質陰寒,真身乃是一片六瓣霜花。”

  真真叫人沮喪至極,霜花夜降朝逝,來去匆匆無蹤跡,輕飄飄一片一看便十分命薄,還不如做顆圓溜溜的葡萄來得實在、富態。

  天帝似乎亦沮喪得緊,與我一般一臉幻想破滅狀。

  “明日辰時,留梓池畔,等我。”耳旁傳來低低的命令,聲音口氣熟悉得緊,我一驚,抬頭,鳳凰一雙細長眼正盯著我,原來是他密語傳音於我,不曉得這廝要做什麼。

  “霜花?錦覓仙子……?”小魚仙倌大惑不解,“可否冒昧一問,仙上所言是何意思?”

  爹爹無波無瀾看了看小魚仙倌,並不言語。

  天帝起身,自雲階上緩步而下,站定在我面前,閉眼嘆息間,一縷清風匯聚至我的靈台溢出印堂,天帝伸手,這無形之風在其掌心化作一點亮光,瞬間泯滅,“可惜了……”一語道出我的心聲,五千年靈力就這么沒了,委實是可惜了些。

  天帝無限惋惜瞧著我,“不想竟是水神之女。”

  爹爹左手握了我的手側身退了一步,望著天帝,眼中全然無溫,右手自袖中一動,天后在上座霍然起身,眉眼焦灼。

  劍拔弩張間,小魚仙倌突然迫不及待出聲,“父帝之意……錦覓莫非竟是仙上之女……?!”滿目不可置信,似驚似喜似釋然,神色輪番交替,自我認識小魚仙倌以來,從不曾見他情緒似今日這般起伏波動過。

  “正是。”天帝看了看小魚仙倌又瞧了瞧我,“錦覓便是水神長女,也就是你未過門的妻子。”

  爹爹眉頭一皺,審慎看了眼小魚仙倌,小魚仙倌澄澈的雙眼卻不避諱直直看向我,眼底有什麼滿得近乎要溢出來,唇角勾著一抹清雋的笑,絲絲入扣。投桃報李,我亦朝他笑了笑。片

  ------------

  分節閱讀 21

  刻間,爹爹似乎下了個決斷,強行將右手自袖下翻轉收回,清冽的神色間包含著壓抑和隱忍。

  驀地,後頸一陣涼,有東西滑過我的頰側,一看,卻是髮簪自發間脫落,一頭長髮失去支撐,瞬間散落。一根幻金色的鳳翎划過髮絲勾勒出一道寂寞的弧線,飄飄墜地,不曉得是不是夜裡光線昏暗,平日裡瑞氣灼灼的鳳翎現下躺在一片寬廣的白玉殿中,竟叫人生出一派零落成泥碾作塵的柔弱錯覺。

  我慌忙拾起鳳翎抓在手心,回頭去瞧鳳凰,心中莫名生出一絲做錯事卻被抓了現行的心虛,我記得早起出門的時候分明簪得牢牢的,怎的現下卻鬆了出來,這鳳翎好像貴重得緊,叫鳳凰瞧見給落在地上可了不得,定要惹來他一些火氣。

  我怯怯望向他,卻見他黑漆著雙目亦瞧著我,安靜得有如一片寂寥的落葉,無波無瀾。

  一直以為,鳳凰不論著什麼衣裳,暗的也罷,淡的也罷,總掩不住一身奪目耀眼,便是他不穿衣裳我也瞧見過,那壓人氣勢絲毫不弱。今日一身天青色的衣裳卻在燈火簇擁之中淡出一股羸弱之感,哀傷得有如斷裂的琴弦。

  我一時怔怔然。

  “寰諦鳳翎……?”不知是誰訝異脫口而出,周遭諸仙一時間面色幾番變,在天帝天后面前又不敢造次,強自壓抑交頭接耳的願望,卻忍不住一番相互眉目傳情擠眉弄眼。

  四周如炬探究目光中,小魚仙倌伸手拆下頭上的葡萄藤遞到我手中, “不如先別這支吧。” 順勢拿過鳳翎,回身淡然道:“前幾日聽聞火神偶游凡塵遺落了寰諦鳳翎,不想竟被錦覓錯拾,現下正好完璧歸趙。”

  可見小魚仙倌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這鳳翎先前確實是我拾到的,不過後來卻是鳳凰親手送給我的。我正待開口,天后卻急忙接道:“幸而尚在,可巧,可巧。”

  諸仙連道:“今日正是吉日,水神得女歸,夜神得妻正,火神失物返,真真可喜可賀!三喜臨門!”

  在一片迭聲恭賀之中鳳凰自座上起身,一步一步走至我面前,低頭看著自小魚仙倌手中拿過的鳳翎,羽毛一般輕輕一笑,又將鳳翎放入我的手心,“送出之物焉有收回之理……況,我遺失在錦覓仙子之處的又何止這區區一支鳳翎?如若要歸還,還請一併送返,不然……便索性一樣也莫還……”

  鳳凰遺失在我身上的不止這一支鳳翎?

  我心中一跳,言下之意……莫非,莫非說的竟是那六百年靈力?

  是以,我一把攥緊那鳳翎,堅定道:“不還!一樣也不還!”剛剛才失了五千年靈力,可不能再丟六百年雪上加霜了。

  鳳凰黃連一笑,悄然回身。

喜歡看 "香蜜沉沉燼如霜"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