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37)

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香蜜沉沉燼如霜》第37節劇情

  第三十九章

  正午的日頭正是熱烈奔放,鳳凰卻不言不語仰頭對著那刺眼光線瞧了許久,叫人不禁擔心再如此瞧下去便要瞎了。

  我陪他站了一截香的工夫,忍不住開口:“其實,快落山的太陽好看些,和個鹹蛋黃一般靈,火神要是歡喜賞日,不若傍晚的時候再看。”

  鳳凰驟然收回目光,放在我身上,那日頭果然毒辣,鳳凰眼中已見些許血絲,瞧著我,適才看日頭都不見他眯眼,現下卻眯了眯狹長的桃花眼,仿若我比那日頭還要蟄人一般叫他不適,“原來,你也會關心我。”

  我順了順梅花魘獸後頸短毛,喃喃應道:“自是應當!我與火神眼見便要沾親帶故,現下雖還不是一家人,也勉強算得半家人了,相互關照是應該的。”

  日後,我若嫁了小魚仙倌,便是鳳凰的嫂嫂了,輩分比他高一些,聽聞凡人還有個“長嫂如母”的說法,我自然要端個慈愛長輩的架勢出來。體恤小叔要從眼前小事做起。

  “一家人……?”鳳凰重複了一遍我的話,分明無風,袍帶卻起伏晃動了一下,突地,笑了笑,雲淡風輕得近乎透明易碎,“錦覓,你果然知道怎樣才能將我徹底焚毀。”

  鳳凰這小叔誠然是個不容易討好的小叔。我自省並無言行不妥之處,怎生好端端的便說我毀了他。

  鳳凰垂首凝視魘獸,琉璃般的眼珠黑得竟像將將要滴出水來,那小獸不比我,想來從沒給鳳凰這般氣勢的眼風給瞧過,後背緊張弓起,怯怯往後退了幾步。

  “一家人……誰的家?你與他的?他連魘獸都捨得予你……我與你從來不是一家人,過去不是,現在不是,將來更不會是。”鳳凰抽身背對我,明媚的陽光從背面將他孤傲的背影納入懷中,“不過,怨不得你,只怨我自己,從頭至尾,便是我一個人的錯,我一個人的獨角戲。你何曾對我有過半分綺願。”仰首自嘲一笑,“一廂情願……”

  我上前一步,陽光將我的背影投在他的後背,竟像貼在他背後兩相偎依、耳鬢廝磨。我從後面拉過他的手,鳳凰渾身一顫。

  撫了撫他掌心的紋路,我輕聲道:“我不曉得你為什麼不開心,也不曉得你為什麼不想和我做一家人,但是,我知道,我們其實算得是仇家夙敵,冤冤相報何時了?不如結親泯恩仇。太太平平才是好。”鳳凰不願意和我做一家人,想必和我娘他爹上一輩的恩怨脫不開關係,不若我寬宏大量開解開解他。

  鳳凰霍然轉身,我的影子便莫名投進了他的懷裡,“你說什麼?仇家?你都知道了些什麼?”

  我握了握他的手,試圖安撫他,“你放心,雖然你娘殺了我娘,但是,我不會報仇。你想想,你娘殺我娘,我殺你娘,你再殺了我,將來我的孩兒再殺了你,你的孩兒勢必不甘,必定要想盡辦法將我的孩兒咔嚓了……如此糾結循環無窮盡,人生豈不了無意趣。”

  觀了觀鳳凰沉浮不定的面色,我總結道:“所以說人生本無憂,認個死扣便是庸人自擾之。”

  鳳凰長眉一攏,雙手反握了我的雙手,“誰與你說天后害了花神!”肅穆凌人的氣勢撲面壓來。

  可見方才是我錯覺,竟然覺得鳳凰有些脆弱,不過三言兩語間,這廝便又霸道地復活了。

  倏忽一凝神,鳳凰靠近我,低聲道:“可是二十四位芳主?可有憑據?難怪乎水神昨日欲言又止……”

  “不是芳主說的,是老胡說的。”我糾正他,但是,我隱約覺得二十四位芳主也是曉得什麼的,卻始終沒與我說過,想來和老胡說的立了什麼誓有關。

  鳳凰蹙眉低頭陷入一派沉思,憂心忡忡,再次抬頭面色已如常,“此事你可曾與他人說過?”

  “從未。”我搖了搖頭,天底下

  ------------

  分節閱讀 22

  能有幾人似我們做果子的這般大度想得開,這我還是曉得的,至於鳳凰,我也不知道為何今日一急便脫口與他說了。

  “切記莫可外泄!莫要與天后單獨相處!”鳳凰雙手握了我的肩膀,清俊的臉孔距我只有寸許,深深的玄色瞳仁填滿我的雙目所及之處。

  “嗯。”我認真點了點頭。

  得了我的保證,鳳凰卻沒將我放開。握著我的手心非但未松還緊了緊,眼中有一股漩渦般的蠱惑愈演愈烈,近乎會將他吞噬殆盡一般,越靠越近,近到挺如峭壁的鼻尖擦過我的鼻端,我一時竟無法分清那些既暖又潮的吐納究竟從何而出,看了看鳳凰潤薄飽滿的雙唇,我忽而有些渴,自然而然伸出舌尖將自己的嘴唇舔了舔。

  鳳凰眼中有異光裂開,近乎要貼上我的雙唇時,卻雙目一閉,擦面而過靠在我耳邊重重出了口氣,所有的幻術應聲破滅。鳳凰將我雙肩鬆開。

  腳旁魘獸忽地站起身來,滿目歡欣,簌簌甩了甩短短的小尾巴。我看了看鳳凰正在淡淡褪去的面色,伸手觸了觸他的額際,有些莫名的高熱,“火神莫不是病了?”

  “覓兒。”身後有人溫言喚我。

  我回頭,依依垂柳中,小魚仙倌正拾道向我走來,一身清雅勝似柳煙。我朝他笑了笑。小魚仙倌走到我身邊,與我比肩而立,修長的手在袖下不緊不慢攜了我的手,握緊。

  鳳凰眼尾挑了挑,狹長了眼看了看小魚仙倌。

  “覓兒,可用了午膳?”小魚仙倌伸手拂過我的髮絲,拿下不知何時悄然落在我發間的一絲朦朧蛛絲一般的柳絮。

  “不曾。”我早上起的遲出來趕得急,沒吃早飯,現下不覺已到午飯時間,給他一說我方覺已是飢腸轆轆。

  小魚仙倌低頭捏了捏我的手心,道:“下次可莫這般粗心了。”

  鳳凰唇角冷冷一抿,“借‘飢腸’訴‘衷腸’,大殿如今籠絡人心益發地嫻熟了。”

  小魚仙倌淡然抬頭,“火神何意?本神不明。”轉而又對我道:“仙上適才來尋覓兒,想來有些要緊之事。不若現下我陪覓兒返洛湘府可好?莫讓仙上憂心。”

  不知爹爹尋我有何事,我自然道:“也好。”

  “如此,便失陪了。”小魚仙倌對鳳凰略略一頷首牽了我的手便走,走沒兩步,小魚仙倌卻突然停下腳步,頭也不回道:“過去百年,覓兒承蒙火神教習了些修煉心法,算得有師徒之誼,往後,覓兒終將入主璇璣宮,算得叔嫂之分。不論師徒,還是叔嫂,皆有禮數長幼之別,還望二殿下言行切記分寸。”

  說完便領了我一路而去。

  我回頭,柳絮紛飛中,鳳凰的身影漸漸模糊。

喜歡看 "香蜜沉沉燼如霜"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