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39)

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香蜜沉沉燼如霜》第39節劇情

  第四十一章

  佛祖盤腿端坐起身來,雙手放於膝上,用悲憫天下蒼生的平和之音悠悠然道:“將死之人,迦藍之印解與不解並無差別。”

  爹爹一個踉蹌,猛地抬頭。

  我禪了禪,不想佛祖爺爺他老人家這把年歲了還有起床氣,一開口便這般烏鴉,我不免打了個寒噤。

  “錦覓可是大劫將至?盼我佛明示。”爹爹平日裡涓細平穩的聲音驀地湍急奔流,“我佛慈悲為懷,解救蒼生於水火之中,洛霖斗膽一求,求我佛渡小女一命!”

  佛祖拈起菩提一落葉,曰:“活一命非慈悲,活百命亦非慈悲,普渡眾生方為慈悲。山中一猛虎,傷重將死,救或不救?”

  爹爹毫不猶豫答道:“救!”

  佛祖平和一笑,“虎痊癒而歸山,捕麋鹿食弱兔,水神雖活一命卻傷百命。慈悲不得法門,乃荼害生靈爾。”

  我私以為佛祖爺爺將一顆葡萄比作一頭下山猛虎有些不妥。爹爹想來與我所想一致,道:“錦覓純良,不染世故,斷然不會傷及他人,望我佛明察。”言畢,爹爹從懷中掏出一冊隨身的《金剛經》,將右掌心貼於其上,鄭重起誓:“稽首六界尊,我今發宏願,持此金剛經。懇請我佛助錦覓渡過命劫,洛霖定當上報四重恩,下濟三途苦。”

  佛祖輕輕闔眼,道:“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間萬物皆是化相,心不動,萬物皆不動,心不變,萬物皆不變。”既而又抬眼對我悲憫一凝視,目光似有神奇之力,瞬間將我引至其身旁。

  佛祖爺爺伸手拭過面前明鏡,鏡中微微起瀾,我方才發現這根本不是面鏡子,而是一潭嫻靜的聖水,留在佛祖指尖上的那滴水瞬間化作一撮香燼,佛祖將香燼放於我的手心輕輕將我的手合上,微微一笑,道:“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若離於愛者,無憂亦無怖。願此梵香助你渡劫。”

  我誠懇地望了望他老人家,問道:“那封印呢?不知可否順便一解?”

  佛祖但笑不語,一揮手,剎那之間,物換星移,周遭景色一變幻,我和爹爹卻已然站立在北天門外。爹爹朝著西方深深一叩拜,“多謝佛祖。”回首將我一望,眉眼之中十分憂愁,顯然將佛祖爺爺的話很當真。我卻不以為然。

  夜裡,爹爹下界布雨去了,我立在北天門邊冥想,有些氣悶,千里迢迢趕去西天拜謁卻徒勞而返,還得了個不日將亡的詛咒,有些不值當。想著想著,想到腳尖都痛起來了,低頭一瞧,卻是那小魘獸兩隻前蹄正踏在我的足尖上仰頭水汪汪將我瞅著,十分無辜的模樣。

  這小獸倒忠心耿耿,我一回來,它便尋了上來,只是這迎接的方式有待商榷,好容易將它的鐵蹄從我腳上移開,除了鞋襪,但見足尖一片青紫,我抽了口涼氣,索性坐在北天門石階外揉腳。

  門口站崗的兩個天兵炸了炸須髯,虎了虎眼,面上起疹子一般噌噌噌紅了個透,見我瞧他們,二人一致別過臉仰首望天,我不免費解,一併抬頭瞧瞧上頭有什麼東西叫他們瞧得這樣認真,瞧來瞧去,左不過一片木愣愣的烏雲,不想天界民風這般淳樸,兩個天兵瞧塊雲彩也能瞧得如此害羞扭捏,委實大家閨秀了些。

  我收回目光使了些法術繼續低頭揉著腳,忽覺頭頂有些異樣,抬頭一看,卻是一個大眼睛的小天兵拄著柄紅纓槍站在離我約摸兩尺開外的地方好奇瞅著我,見我抬頭,白白淨淨的臉龐別上些許靦腆之色,我齜牙朝他友善一笑。

  他亦扭扭捏捏回了我個笑,眨巴眨巴眼,小鹿一樣怯怯望著我,“你便是那個錦覓仙子嗎?”

  我認真思索了一下問他:“不知曉這

  ------------

  分節閱讀 23

  位仙友說的‘那個’卻是哪個?”不排除天界有個與我同名之人,莫要誤會了才好。

  “就是與夜神大殿有婚約之盟的那個錦覓仙子。”言畢,小天兵眼神暗了暗,我忽而覺著他有些眼熟。

  “如此說來,我正是那個錦覓。”我爽快應道。

  得了我的回覆,小天兵卻愁腸百轉地嘆了嘆,秀氣的眉皺在一塊兒不知深思些什麼,忽地面容肅穆,莊重開口問道:“我可以向你打探一件事情嗎?”

  開天闢地頭一回有人向我請教,我自是滿口應允。

  小天兵醞釀了一番,支支吾吾道:“我父神說男子三妻四妾才是大丈夫,夜神大殿娶了你以後……娶了你以後,是不是還可以娶別的神仙呢?”

  呃……這倒難住我了,天界的規矩我從不曾研讀過,莫要誤人子弟才好,正預備支個模稜兩可的答案敷衍過去,卻聽得身後一個慢騰騰的聲音替我答道:“自然可以的。”

  我回頭,但見綠油油的撲哧君不知何時坐至我身後的石階上,此刻正俯身津津有味盯了我的赤足瞧著,“就像覓兒你若嫁了那個掛星星的夜神,其實也還可以同我雙修一般。正是一個道理。不過話說,”撲哧忽地哀怨抬頭,險些撞上我的下巴,“滄海桑田、斗轉星移,覓兒你怎的幾日不見便轉手至夜神手中?好歹也給我個機會不是?”

  那小天兵想來沒我這般見識廣闊、處變不驚,給突然冒出來的綠撲哧唬了一跳,往後退了兩步,待聽清撲哧君的話後卻滿面放光急切往前靠了兩步,問道:“這位仙友所言可是當真?夜神大殿當真可以再娶?”

  撲哧君對著小天兵妖嬈一笑,一本正經道:“自然當真。”

  那小天兵被撲哧君的笑紋晃了晃眼,腮上一紅,“太好了!”似是一樁懸而未決心事陡然落地,歡快釋然一拍手,不想這一拍手,本來握在手中的紅纓槍沒了支撐一下聲哐啷落在地上。

  我心中亦哐啷一聲,忽地明鏡一般透亮,這小天兵莫不是看上小魚仙倌了?

  小天兵訥訥拾起紅纓槍對我扭捏一笑,“如若夜神大殿再娶,錦覓仙子可會介懷?”

  我連連擺手,道:“不介懷不介懷!那是夜神之事,我自然不介懷!”

  小天兵愣了愣神,片刻之後,又扭捏了一下,問我:“錦覓仙子可知夜神大殿喜歡怎樣的仙子?”

  這小天兵問題忒多了些,話說起來我只記得小魚仙倌說過喜歡我,卻不曉得他還喜歡其他什麼樣的神仙,遂作了個表率,答道:“應該是喜歡我這樣的吧。”

喜歡看 "香蜜沉沉燼如霜"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