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43)

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香蜜沉沉燼如霜》第43節劇情

  第四十五章

  天界規矩冗繁,其中一條,每隔七七四十九日眾仙家須得齊聚九霄殿中論輪轉之法、商六界要事;還有一條,天獸仙禽不得攜入九霄殿正庭,止步雲階外。

  我瞅了瞅頭頂巨角毛皮漆黑的呲鐵,再瞅了瞅虎紋鳥翼的英招,還有紫身鳥喙翅下長雙目的遠飛雞,雖為神獸卻個個猙獰兇殘,沒有一隻有個好相與的模樣,權衡一番,便將魘獸拴在了二郎顯聖真君的天狗身旁。畢竟我曉得天狗只歡喜吃月亮,對於鹿肉應是無甚興趣的。

  分明是神仙們的見晤,卻不知為何數日之前,天帝遣了十六仙使十六仙娥到爹爹的洛湘府中下了張金光熠熠的拜帖,邀我這區區精靈前來。浩蕩排場的送帖陣仗來時,爹爹正在書房練字,只微微抬眼瞧了瞧帖子復又潛心入筆頭飛龍走蛇之間,雖未翻閱卻似已瞭然帖中內容。

  我將魘獸拴穩妥後便隨仙童引指入殿坐在了爹爹身旁,與天帝下首位的小魚仙倌隔了殿心遙遙相對,小魚仙倌和風煦日朝我暖暖一笑。我下意識略略掃了掃周遭,鳳凰這隻煞氣的火鳥今日卻不在,我不免背脊一陣放鬆,卸下一口舒心氣來,端起面前瓊漿愜意嘬飲。

  天帝天后端坐殿首,天后她老人家今日難得不輕蔑鄙夷地拿眼角眺我,爹爹則輕裳袖手雋身逸姿穩穩伴我身旁,並不向他二人行禮,不時有仙家向爹爹問好,爹爹便輕輕頷首示意。只片刻,四海八方九天六界的神仙們便在這偌大的神殿之中齊聚一堂,天帝肅穆抬了抬手,正低聲相互寒暄的諸仙皆屏了言語,且聽天帝朗朗緩聲慎重道:“諸位仙家皆知,本座與水神元荒之初便立了約定,為長子與長女訂下婚事。如今水神得愛女歸,此門婚事自當水到渠成。今日下帖邀約在座列位,便是要商議著與水神共擬個良辰吉日讓潤玉迎娶錦覓仙子入主璇璣宮中,煩請諸仙作個見證。”

  雖然一直曉得我最終是要嫁與夜神,但今日天帝這般鄭重其事地昭告,我又莫名有些不真切的異樣之感,抬頭望向對面,但見小魚仙倌素馨雅致的雙眸與我對擦而過後便放在了別處,脖頸淡青的脈絡旁泛起淺淺的粉色,滿天星辰仿若都跌入了那點漆的瞳仁之中,熠熠生輝。

  “下月初八便是吉日。”一個脆生生的聲音軋了進來將我思緒打斷,循聲望去,卻是三壇海會大神哪吒,邊上南海觀音的善財童子紅孩兒一臉莊重地點頭附和。我禪了禪,私以為這兩位雖為仙家,然則是兩位皆穿著肚兜的仙家,怎么瞧著都是沒長大的奶娃娃,實在不足以採信。不想,其餘在座神仙皆道:“不錯,下月初八正是吉日。”

  天帝轉頭,恭敬地詢問爹爹:“如此,不若便訂於下月初八,水神以為何如?”

  爹爹望了望我,略一頷首,一個“好。”字一錘定音。

  坐於我相鄰左手處的月下仙人滿面糾結著小聲絮叨,“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我家鳳娃可怎生是好?”又對我道:“小覓兒,你怎可對我家鳳娃始亂終棄?”

  我正待問他鳳凰和初八有甚關聯時,殿門“轟隆”一聲被推開,晴天炸雷一般將殿中諸仙驚了一跳。但見一人逆光而立,手持

  ------------

  分節閱讀 25

  長劍,身姿挺拔,背光的正面籠罩在陰影之中有些森森之氣,劍尖反射著日光的那點光亮是他周身唯一的明亮,非但沒有緩和這陰森之感反叫人不寒而慄。

  待我適應了那刺目的光線後漸漸看清來人面目,正是鳳凰。

  其身後看門小仙侍惶惶然對天帝道:“天帝陛下,火神他……火神他……”

  天帝嘆了口氣,揮了揮手,那仙侍如釋重負掩門退下。

  “啟稟父帝,旭鳳已將西北作亂之共工一族拿下,特來復命!”鳳凰持劍,雙拳一抱,一滴鮮紅的液體順著劍刃滴落雲白光潔的地面,我駭了駭,方才看清這寒寒劍身竟尚帶鮮血。

  天帝掩飾一咳,贊道:“旭鳳之能力果然日見精進,今晨方才下的戰令,午時未至便已歸來,不辱使命。現下想必乏了,回去好生歇息歇息吧。”

  鳳凰不退反進,舉步邁入殿中,水天一色的白裳在天后下首位翩躚落座,不染塵俗的聖白與那帶血長劍鮮明比照,觸目驚心。“多謝父帝,然則,旭鳳卻不覺有乏,不知今日之聚卻是論何家道法?旭鳳特來聆聽。”

  天后蹙眉瞥向我,倒像看個妖孽一般怨恨。天帝一時竟不知如何開口一般又咳了一咳。

  眼角紅光一動,卻是一身紅袍的狐狸仙,迫不及待道:“今日原是天帝與水神共同商議夜神與錦覓仙子的婚期。”

  “喔?定的何日?”鳳凰掃了我一眼,帶了天山之巔的凜冽之氣叫我不自覺低了低頭。

  殿中之人似無一人承受得了那莫名而至的氣勢,皆無答言。“下月初八。”僅小魚仙倌似無感應這迫人之壓,微微一笑溫和答道。

  “初八。”鳳凰輕聲念了念,唇色彤艷笑得人毛骨悚然,似意猶未盡一般又悠悠然重複了一遍,“初八……”

  殿中諸仙頗有默契地屏息了片刻,卻見鳳凰洒然一挑眉,峰迴路轉道:“如此,旭鳳便拭目以待了!”

  小魚仙倌含笑頷首致謝,“多謝火神殿下。”

  天帝天后釋然鬆氣,片刻之後,殿中恭喜道賀之聲此起彼伏,我學著小魚仙倌逢人便笑,生生將這些祝語受了下來。

  夜裡,二十四位芳主連夜來訪至洛湘府中,爹爹出門相迎,我遠遠瞧見長芳主那盤得一絲不苟的髮髻便覺著腦袋裡一根弦隱隱做疼,趁著沒人注意便從後門溜了出去。

  閒閒轉了一圈,正打算上姻緣府里找狐狸仙磕牙聊天一番,卻在半道上瞧見盤古廟堂外的石階上兩個仙侍坐在那裡數九宮耍玩,正是飛絮和了聽。我亦蹲了過去,仔細看了看畫在地上的九宮格,伸手指正道:“這裡錯了,應填……”話還未盡,對面埋首專注苦思的飛絮“呀!”地一聲,生生將手上用來填字的石子給丟了出去,一驚一乍。

  了聽亦連連拍著胸脯,“可嚇死吾了!大半夜的,錦覓你益發不厚道了!方才剛被二殿下唬了一番,你這會兒又來驚我們,實在不地道!”

  我偏頭眨了眨眼,實在不以為我有何處嚇到了他們,“火神又作甚唬你們了?”

  “我哪裡知曉,只是二殿下今日從九霄殿回來便面色不善,夜裡更是將我們這些仙侍仙娥從棲梧宮裡通通轟了出來。”了聽抱怨,繼而望了望我,意味深長道:“不過,多半與你有關,二殿下親善,何曾這樣動氣過,每每動氣皆是由你而起。”

  我啞然。棲梧宮的一乾仙侍仙娥崇拜他們二殿下已近盲目,鳳凰便是當著他們的面捅我一劍,他們亦會覺得他們的二殿下居然沒將我剮了真真是“親善”至極的,。

  況,鳳凰本就生得陰陽怪氣,動氣與我何關?

  我且不與了聽計較,然則心中卻始終有些堵滯異樣,途中轉念一想,怕不是鳳凰這廝今日擒拿共工之時受了傷,抑或是前幾日食了太多靈芝補過頭導致虛火過旺故而才動氣的吧?

  如此一番思量,我復而轉頭向棲梧宮去,果然門洞大開,宮中空無一人,我找了一圈也沒瞧見鳳凰,不免起惑,正待離去,卻心中靈竅一動。

  風從風中擦肩吹散,水在水中交融匯聚。好似我聽不見那些風中的風,看不見那些水中的水,卻能察覺它們的存在一般,雖然我繞著留梓池轉了一圈也沒有找見鳳凰倨傲的端影,卻有一種神秘的直覺,他一定就在這附近。

  末了,我終是被池中蕩漾的琥珀清光給吸引了目光,蹲下身來撩了一捧池水淨臉,剛剛閉上眼睛,就被腕上突如其來的一股不容抗拒的悍力拽入水中。

  我心中大駭,尚且來不及有所動作,便覺池水沒頂,那些細細的水流從四面八方無孔不入地湧向我壓向我。平日裡念過的水咒、火咒、土咒……所有的咒言皆拋到了九霄雲外,我手足無措地想要張口呼吸。

  嘴唇微啟還未來得及吸氣,便被一個帶了濃濃桂花香的物什附了上來,那物什水潤柔軟、馥郁四溢,叫人剎那迷惑了神智,我失神的片刻,濃濃黑暗水幕中有人伸手捏住了我的鼻尖,不重,卻生生阻絕了呼吸。

  我卯勁使力要推開這霸道的桎梏,卻換來更加緊密的囚禁,兩隻手腕都被一隻修長的手握緊固定在一方寬闊有力的柔韌之處,手下強勁跳動的動靜終於讓我於混沌之中意識到這是一方胸膛,而覆在我唇上的則是兩片薄唇。

  掙脫不開,我本能地張口想從那人口中汲取生氣。我狠狠地吮吸著那雙微啟的唇,掠奪著裡面的每一分空氣,那雙唇之主不曉得是不是亦覺得呼吸困頓,片刻之後便更加狠毒地張開口,將我嘴唇包納其中,張狂地舔吸著,甚至還囂張伸出舌尖在我的齒齦之間一番混亂舔舐。我自然不甘示弱,為了活命,我有樣學樣地也伸出舌尖搶奪那所剩不多的活命之氣。

  一番抵死交纏,雖然我竭盡所能地分取了些許空氣,然而越來越稀薄的入氣卻叫我周身不能抵制地漸漸癱軟,意識逐漸模糊遠去,就在我以為要被溺斃於池中之時。那人卻勒了我的雙臂輕輕一摜將我提出水面。

  突如其來的清新之氣叫我胸肺之間一陣順暢,我猛烈地咳著,一邊狼狽地伸手拂開額前糾結的亂髮,一面大口地喘息。暗自慶幸自己還沒被淹死,若是水神之女亡於溺水載入史冊,怕不是將來要被後世之人傳作驚天笑談。

  待看清對面和我一般渾身濕漉漉卻仍不失倜儻,還拿那雙勾魂鳳目瞧著我的人,一股火氣瞬間躥上我的頭頂,是可忍孰不可忍,真真後悔當初怎生沒將他拆骨扒皮燉了吃,也絕了這許多後患。我活了這四千餘年從不曾這般怒過。

  “你……你……你……”顫抖著指尖,我指著鳳凰,卻不知曉找個什麼好的字眼叱責於他。

  最後,我指了指他的胯間,想起狐狸仙說過男人的那個比內丹精元還要重要的物什,咬牙切齒道:“你再這般對我不仁道,我便叫你永生不能人道。”

喜歡看 "香蜜沉沉燼如霜"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