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47)-劇情介紹網

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47)

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香蜜沉沉燼如霜》第47節劇情

  第五十章

  天后掌心正中,紅蓮業火扶搖怒放,僅瞥了一眼便晃得我雙眼灼痛如針刺,本能闔上乾澀的眼瞼,額際划過一道疾風,滿頭髮絲散亂開來,聽音辨位,天后已揚起右掌直拍我頭頂百會穴。

  千鈞一髮之際,卻聽得一聲悽厲呼喝:“錦覓!”

  猛一抬頭,但見一人穿過沖天火光立於十步開外處,火勢滔天,漫天蓋地鋪延而來,於他,卻如入無人之境。我已五感漸失,只能模模糊糊瞧見一個挺拔的輪廓,不辨何人,朦朧間覺著那聲呼喝倒像是丟了三魂六魄一般驚駭失措。

  面前天后急速回身,“旭……!”話音未落,隱約見一道纖細光芒滑落,正擊中她尚未來得及迴旋,空門大敞的後背。伴著一聲痛苦悶哼,天后被什麼大力一震,捂住胸口,吐出一口鮮血。

  隨著她本能地收掌護心脈,壓於我發頂的紅蓮業火瞬間撤去,消散了那奪命窒息的迫人之感,我喘了喘,舒出一口氣,眯著眼對著遠處那雙細長的鳳目看了半晌,才懵懂辨出來人,剛剛放緩的心律又一下提 起來,清晨此人陰騭的言語猶繞耳畔:“錦覓,我想,終有一日我會殺了你。”

  看來,今日終歸要死在他母子二人之手…… 心下一橫,忍著胸骨劇痛,封了體內十二經脈、三百六十一穴,閉氣斂息,狠下心乾脆利落地上下犬齒一合,咬住口內腮肉,登時,一股血腥在腔中彌散,溫熱的液體順著嘴角流了出來。我皺了下眉,原本半撐於地上的手臂失卻最後支撐之力,身子側傾,終是倒落塵埃之中,遂了二人之願。

  死了。

  良久,安靜得詭異。

  “錦覓?”鳳凰一聲不是疑問的輕問似被一口氣剎那梗在喉頭,極盡縹緲虛幻,倒像被抽了經脈去了心肺一般,遊絲一線。片刻靜默後,聽得他用再清淡不過的調子平鋪直敘道: “你殺了她。”

  縱是這般無風不起瀾,絲毫沒有凌厲氣勢的一句空曠陳述,卻帶著滲入骨髓的寒意點滴入肺。便是我這般詐死之人臂上亦險些立起一排疹子。

  天后咳了一聲,不知是傷的還是心虛,音調有些不穩,片刻後便回過神來,怒叱:“你竟為了這么個妖孽對自己的母親出手?!”

  周遭不復炙烤難當,倒有些許涼風過,不曉得是不是火熄了,身上平息下來,我的神智也慢慢尋回了一絲清明, 才幡然頓悟適才擊中天后後背的正是鳳凰的一支鳳翎,如此一來鳳凰倒是救了我,且不惜為此傷了天后…… 我時又不免有些想不明白……

  “是。我是為了她出了手,然則,不過點到即止。”仍舊是往日流水濺玉的聲音,只是益發地掏空一般無平無仄,“而母親,卻是為了什麼下此狠手置錦覓於死境?”

  “讓開!”鳳凰的言語冷靜得駭人。

  “你!……”天后倒抽了一口氣,像是氣到了極至,“你是什麼態度?!你就是這般與你母親說話的?!何況此女麼蛾甚多,孰知她是否詐死?”

  我一驚,本欲借詐死逃過此劫,若這惡毒多疑的天后恐我詐死再補上一掌,那可真真一命嗚呼 。果然流年不利,我正作如是想,便聽頭頂天后冷哼道:“便是死了,這屍身又留有何用?”一股業火灼熱再次壓迫向 。

  鳳凰卻無答言。只覺著周遭氣流有變,少頃,卻是飛沙走石,狂風大作,未睜開眼,我卻仿佛看見鳳凰髮絲紛飛袍裾張揚立於風眼正中,冷麵垂目雙手漸攏,薄唇緊抿,舌尖有咒 ,僅須臾,那咒語便攜著刺目金光,仿若掙脫暗夜的第 道旭日芒荊飛射向天后。

  天后大概從未料到鳳凰會真對她出手,覺察頭頂氣息,她正疾疾收回業火,築起結界抵禦,與此同時,不曉得是本能或是為自己的兒子所激怒,竟擊出一掌相迎。 雖察此掌力不足傷害其親子鳳凰,我卻心中一墜,左肩襲來了陣莫名的切膚之痛,腦中一瞬之間白茫茫一片。

  “荼姚!……”鳳凰與天后兩相鬥法,強大的靈力鏗鏘撞擊聲中突兀插入一個低沉的聲線,似乎不可置信,又似乎失望至極。不是別人,正是天帝。

  天后想來分神大驚,只聽“砰!”地一聲悶響,不知被何人厚重法力所擊,身子彈飛開來。我嗅到一縷潤濕的水汽。

  與此同時,我詐死僵硬的身子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一雙冰涼徹骨的手輕柔地撫上了我的臉,小心翼翼,夢囈一般,“覓兒……覓兒……”似有什麼決堤而出,分崩離析。

  唔呀,是水神爹爹,身邊似乎鳳凰亦靠了近來,只是氣息紊亂錯雜,不言不語。

  周遭似乎還有一人體息,均勻紓緩、淡雅綿長,我正揣測何人,便聽他開口道:“仙上莫急,形未滅,且時辰不長,魂魄應未散盡,況,我知曉覓兒有一……”似琢磨了片刻,終是用沉默淹沒了後半句未盡之言。原來是小魚仙倌,只是,怎地呼啦啦一下子人突然聚得這般齊全?

  一滴、兩滴、三滴,有三顆沁涼的水珠滑落我的頰畔,其中一滴落在我的唇上,順著唇間縫隙滲入口中,饒是我口中血腥正濃,舌尖也嘗到了淡淡的鹹澀,不曉得何人竟為我落了淚,雖然總共只有三滴,卻叫我心中生出一絲不合時宜的歡欣,自己亦覺著怪異。

  正猶豫是否要繼續詐死,忽聞靜默了許久的天帝沉聲開口:“這么多年,我一直告訴自己,你只是脾氣急一些,言語不饒人,心地絕不壞……若非今日潤玉收到下界作亂急報急急將我喚回,若非親眼目睹……不曾想,你竟這般心狠手辣!荼姚,你已身作天界至尊,還有甚不足,這些,又是為了什麼……?!”

  被爹爹打開的天后想來傷勢不輕,只嗅得她咳出一口鮮血,笑了一聲,好不淒風慘雨,倒像上一刻被業火焚燒的不是我倒是她一般。

  “陛下問 為什麼,呵呵,我亦想知曉是為了什麼…… 後至尊之位又如何?我可曾須臾入過陛下之心?荼姚雖為神,卻同普天下女子別無二般,要的不過是一份全心全意而已……而陛下……眼中除了那個人,可曾看見過一星半點其他人?”天后自嘲一笑,“連那般卑微低下的一隻紅鯉精,只因有個和那人相似的背影,陛下居然都施捨了一年之久的垂憐!……陛下可曾想過我?可曾想過一個作妻子的感觸……可曾體會得到那種用目光時時追隨一雙永遠看不見你的眼睛的悲哀?”

  “母親……”是鳳凰的聲音,透著悲涼淡淡。

  天后被他一喚卻突然語調猙獰起來,“錦覓這個小妖孽!完全是那人形容再生!本神定要除了她!不能再讓她像當年梓芬一般為禍天界迷亂眾人心!”

  爹爹本來正運氣為我護體救心脈,此刻卻忽然將我的“屍身” 輕柔移入了小魚仙倌的懷中,僅囑咐了一句:“為覓兒護住魂魄。”

  “是。”小魚仙倌接過我,運起真氣罩住我的三魂六魄,他的氣息綿密溫和,入我體內只不過轉瞬,便叫我一下覺著胸口不那么疼痛 。

  “弒吾愛,戮吾女!此仇不共戴 !”爹爹語調森冷,殺機畢現。須臾之間,寒冰凜冽,大雪鋪天蓋地紛飛而來,聽得爹爹三掌連推,掌風橫掃,從不知曉那個慈悲在懷卻淡漠天下萬物的爹

  ------------

  分節閱讀 28

  爹會有這般怒火滔天的時刻,我一時愣了。

  不想三掌勢出,除了一聲天后胸口發出的痛鳴,緊接著聽見的卻是鳳凰的一聲悶哼。

  我胸骨一抽,睜開了眼睛,但見鳳凰胸口赫然插著兩片晶瑩剔透的雪花,溢出的血水正慢慢將其浸染,宛若日出江花,勝火悽美……青白的薄唇堅持著最後的翕合,“仙上……咳……仙上之仇旭鳳願帶母受之……只求留我母親性命……”

  “覓兒……”只覺著耳中嗡嗡,小魚仙倌在我耳旁說了些什麼我渾然不曉。

  “旭鳳!”天帝施法震出那兩片血色霜花,將耗盡氣力闔眼昏過去的鳳凰伸手拖住,睚眥怒視倒於一旁的天后,“梓芬竟是為你所害?!”低沉的聲音里有一絲不易察覺的顫抖,“來人!將天后押入毗娑牢獄!削去後位,永生不得再入神籍!”

喜歡看 "香蜜沉沉燼如霜"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