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55)

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香蜜沉沉燼如霜》第55節劇情

  第五十八章

  “原來奼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朝飛暮卷,雲霞翠軒;雨絲風片,煙波畫船——錦屏人忒看的這韶光賤!

  湖山畔,湖山畔,雲纏雨綿。雕欄外,雕欄外,紅翻翠駢。惹下蜂愁蝶戀。三生石上緣,非因夢幻。一枕華胥,兩下遽然。”

  我翻了個身,睜開眼,看見床頭小几旁倚著兩個小仙姑,頭垂著時不時一點一點正在打盹。我撐了撐手臂欲坐起身,哪知臂彎一軟,卻脫力跌回了床上。  一番動靜驚醒了兩個仙姑。  “外面是誰在唱曲兒?”我問道。

  其中一個小仙姑瞪大了眼睛,忽然轉身拔腿就往外奔,一路嚷道:“快!快告訴天帝陛下!水神醒了!”

  另一個仙姑顯而舉止莊重穩妥許多,只是瞠目看著我猶帶一絲顫音回道:“水神睡了這半年可算是醒了,天帝陛下日夜憂心。”

  我蹙了蹙眉,再次問道:“外面是誰在唱小曲?”

  那仙姑道:“天帝陛下今日登位,諸仙助興,前庭有仙家搭了戲台子,在唱凡間的曲子。”

  我閉眼問道:“這唱的是什麼?”

  那仙姑恭恭敬敬回道:“唱的是一出昆戲,喚作‘驚夢’。”

  “驚夢……驚夢……”我囁嚅在唇間重複了幾遍,忽地抬頭看向她:“天帝?哪個天帝?”

  那仙姑掩口一笑:“水神說笑了,天帝還有哪個,自然只有一個,便是夜神殿下了。方才天帝還抽了間隙過來瞧過水神,不想可巧剛走,水神便醒了。”

  “夜神……”我腦中忽地亂作一團,“夜神……你說哪個夜神?”我一把攀住她的袖口,“火神呢?你說我睡了半年?火神為何不來看我?”

  “火神……?”她一時怔怔不知答言,被我揪著衣袖再三再四重複問,方才小心翼翼道:“火神……火神不是半年前便灰飛煙滅了嗎?”

  “轟隆”一聲巨響,我腦中炸開一團血霧。

  青絲……  柳葉冰刃

  背脊……

  內丹精元……

  血,滿目的血,沿著白皙的雲磚,一階一階往下淌,只有源頭,沒有盡頭

  是的,他死了啊!是我親手把刀鋒插進他的精元!是我親手殺死他的!是我親眼看著他魂飛魄散的啊!

  我捧著雙手,胸口剜肉一樣痛。我蜷起身子縮在床角,痛得直不起身,霎時心肝脾肺皆像被剜了出來,活生生,鮮血淋漓觸目驚心地被棄在地上。我擰著手腕,蠻力地擰著,疑惑著為什麼被剜掉的不是這雙手呢?

  “仙上!仙上!怎么了?!你莫要傷了自己呀!”

  我痛得腳趾抽筋,張惶失措望著她,“快!我的心掉了!我弄丟它了!你幫我找!快找!一定就在這房子裡,一定要找到!我不能沒有它!好痛,痛死了……”我捂住空蕩蕩的胸口縮成一團。

  那仙姑滿面驚恐,直道:“好,我幫你找,幫你找……”她跪上床沿,掀枕翻被一通找,團團轉著尋了一圈,“沒……沒有……仙上,沒有呀……”

  “床上沒有,床下找,還有廂房外面!一定在的!”我嚎啕落淚,巨痛不止。

  “在找什麼?”有人踏了進來,頎長的身子,赤金的袍。

  旭鳳?

  我淚眼朦朧頓在那裡,萬物靜止。

  “找心……天帝……天帝陛下……仙上要我幫她找心……她說她的心掉了……”那仙姑哆哆嗦嗦,魂不附體

  “覓兒,怎么了呢?”

  海市蜃樓一瞬間轟然崩塌,鳳凰從來不叫我覓兒……胸口又被剜了一刀,血肉模糊……我糾結擰曲著雙手,喉頭裡膽汁破裂一樣的苦。

  “好苦,好痛!我是不是快要死了?”我失措無助地看著他。小魚仙倌壓住我的手,將我抱進他懷裡,拍著我的背,輕聲道:“不會的,有我在,覓兒如何會死呢?況且,我們還要攜手千年萬年幾十萬年,便是天荒地老也不夠。覓兒只是睡了太久,身子難免有些不適。”

  我掙開他,“不要碰我,我好痛!”

  “哪裡痛呢?”小魚仙倌溫和地看著我,“我給你渡氣,用元靈幫你鎮痛好不好?”

  我捂著胸口,只覺得那痛從胸口處泛濫,直達四肢百籟,針砭刀刺一般,說不出哪裡痛,卻又處處都痛,我蜷緊身子,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淌,“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哪裡痛……好苦,嘴裡都是苦的。你救救我……”

  小魚仙倌笑了笑,“吃糖便不會苦了。”他隨手變幻出一顆冰糖,親手餵入我的口中

  那糖在我舌尖化開來,化成一股黃連汁水般,只覺喉中更澀更苦,苦得我夾緊了眉頭將它吐了出來,卻見那糖已被染得血紅。原來,只有爹爹的冰糖才是甜的。可是,爹爹早已不在了……

  小魚仙倌看著那顆染得血淋淋的糖,眉間隱憂連連,伸出手將靈力注入指尖緩緩摩挲過我的後背,“覓兒莫怕,會好的,一切都會好的。”

  我哽咽啜泣著,直到喉頭沙啞發不出一點聲音,那淚水仍撲簌簌地往下落,似乎永無枯竭之日。

  小魚仙倌取了枚凝神金丹用蜜糖水和了讓我服下,漸漸平復了我錯落起伏的喘息。只覺著輕飄飄地越來越倦,我緩緩地睡了過去,卻連夢裡亦是如影隨形的痛楚。

  不曉得睡了多久,睡過了日,睡過了夜,睡去了那些痛,睡得那些苦從我的喉頭一直滲到最細的頭髮絲里,絲絲分明,纖毫畢現。  再次醒來,又是一個春天,和煦的春光透過窗欞鋪灑進來,庭院裡有鳥聲婉轉私喁,有人背對著我在屏風外撫琴,高山流水泠泠淙淙

  我赤腳起身步出屏風,越過那個撫琴的人,推開窗戶,暖風夾著絲絲雲絮撲面而來,廊檐下一對凌雀正在銜泥築巢,撲棱著翅膀忙忙碌碌,時而親昵蹭蹭對方以示勉勵,時而又唧唧喳喳吵鬧不休,似乎為了一根稻草的放置而起了分歧,見我望著他們,忽地止了爭吵,將腦袋怯怯藏在翅膀下偷偷透過羽毛的縫隙看我。

  “覓兒,你終於醒了。莫要再這樣睡下去,好嗎?我好怕自己還未來得及將你娶過門,還未來得及好好愛惜你,你便這般睡到了地老天荒。”

  我不敢回頭看那撫琴人……其實也不然,我只是不敢看見那琴,曾幾何時,亦有個清傲的人背對著我撫琴。最後,那琴,斷了;那人,走了。

  我摸了摸臉頰,乾燥沒有一絲水漬。原來,眼淚也會逆流,它們在我的胸口逆流成河,面上卻再也流不出一點一滴。

  小魚仙倌從身後抱住我的腰,將下頜輕輕放在我的肩上,潮濕的鼻息羽毛一樣掃過我的頸側,“覓兒,你看,花都開了。我們何時成婚?這個春天好不好?”  我微微錯開身子,沒有答話。

  是呀!窗開了,花亦開了,卻為何看不見你?

喜歡看 "香蜜沉沉燼如霜"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