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59)-劇情介紹網

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59)

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香蜜沉沉燼如霜》第59節劇情

  番外:

  “ 那是什麼?”

  “唉?”我正研墨研到欲睡死過去,冷不丁旁邊鳳凰募地冒出一句問,立刻睜大了眼,做精神抖擻狀抬頭看了看他。但見他微微蹙了眉正看著右下方。順著他的目光瞧去,但見一小摞藍底白皮兒的小書正被壓在書案桌底下,單薄脆弱的摸樣頗有幾分辛酸。當然,也有幾分眼熟。

  一時想起,是我早上練幻形術時,拿這書桌小試牛刀,本想將其變作一隻王八,卻不想音起咒落,這書案非但沒變,卻呼啦啦一傾身子給瘸了一條腿。所幸,瘸得並不厲害,我摸了幾本書冊權且墊在桌腳處,便又立刻恢復了往日的四平八穩。不想鳳凰眼睛這般毒辣,一下便瞧見了。。。

  做賊未必心虛,心虛必定是賊。是以,我坦然應到:“自然是書了,墊著穩當些。”

  鳳凰挑眉看我,手指一抬,募地那疊書掙脫束縛,一飛而起變落入他手中。眼見著滿桌筆墨紙硯一時因著這桌案的長短腿噼里啪啦變要往下落,幸得我眼疾手快一下伸手脫住桌腹方才穩住。

  眼見著沉水烏木書案將將要將我的腕骨舌斷,鳳凰這歹毒的鳥兒卻不管不顧,逕自捏了其中一冊書一掃封皮,念到:“滿園春色關不住?”面色一沉,抬頭睨了我一眼,伸手就著那書冊又翻了幾頁,面色益發沉下來。最後,將書往書案一擲站起身來,“你竟用這種書墊在我桌下?”

  哎?這書怎么了?我抬頭看了看被他棄在案上正攤開的一頁,唔,不過是本畫冊罷了。不曉得這廝生的是什麼氣,莫非。。。是嫌棄這春宮圖畫得不夠精緻?遂順了他道:二殿下若不喜歡這本,我房中還有許多,任君挑選。

  “錦覓!”鳳凰挑眼看我,挑眼便挑眼,他竟然還伸手一拍案台,不啻於雪上加霜,我腕上一疼,終是沒能脫住那桌腹,聽得噼里啪啦一陣響,我亦被帶累得身子一歪,竟是直楞楞撲入鳳凰懷中。

  我動了動,想要爬起來。卻不想袍帶被這廝身上的什麼物件給掛住了,一使力,但聞一聲撕心裂肺的布帛開裂聲,衣裳在腰際被扯開了一個口子。

  “厄。。。”身後有人出聲,我狼狽回頭,但見了聽領著個花白鬍子老神仙立在殿門外,二人皆木楞楞看著我和鳳凰,又看了看攤了一地的狼籍,一副欲語還羞的模樣抬著一隻正欲邁入門檻的腳定於一半。

  “別動!”鳳凰在我耳邊斥道,伸手托住我的腰將我壓入他懷中。

  老神仙的鬍子一抖,再一抖,最後,紅了。抬頭看看天,低頭看看地上七零八落的春宮,道:“春天來了。。。來了。。。”語無倫次的拽了了聽轉頭便走。

  春風中,只余幾頁龍陽秘戲之圖瑟瑟翻飛。。

  我和鳳凰大眼對小眼看了小片刻,所謂敵不動我不動,風帶起了他頸側垂落的一絲髮掃過我鼻尖,突地,我生出一種不好的預感。

  但見鳳凰陰霾的臉龐離我愈來愈近,生生駭得我動彈不得。。。豈料,最後他卻只是伸手捏了捏我的髮髻,冷冷道:你預備在我身上趴到何時?

  驚出我一身寒毛,立刻手上胡亂一撐,站了起來。站直身子後,卻見鳳凰眉頭一蹙,臉色竟是一瞬有些白,“你。。。!”

  我?我又怎么了?我莫名看他,卻見他陰了臉看著我的手,一字一字磨道:“你---出---去!”

  誠然,我不指望他這樣一隻鳥兒能象我們做果子的這般心胸開闊與人和善,卻不想他竟睚眥必報到這般田地。。

  第二日,他將我變做一雙筷子,整整一天夾得到菜卻吃不到菜,欲哭無淚。。。

  第三日,月宮的嬋娥抱著玉兔來訪,他指尖一抬將我變成了一株水汪汪的大白菜,那玉兔看著我剎時眼露精光便要撲上來,虧得嬋娥仙子抱得緊,否則我鐵定命喪兔口。與那玉兔對峙了

  ------------

  分節閱讀 35

  一個時辰,我方才曉得為何老胡怕兔子,兔子,果然是這世上頂頂兇猛的野獸!

  第四日,這天煞的鳳凰又將我變做一面鼓,拿在手中近乎要將我敲暈了才放過我。

  第五日,第六日,第七日,第八日……到第八日方才放過我,實是令人髮指的舉止,我決定再不搭理這隻鳥兒了。

  之後一日偶或路過天街,聽得一仙侍竊竊對另一個仙侍道:“聽聞前些日子二殿下與那小書童在省事殿的書案上。。。雙修。。。竟將那書案的一隻腳都弄斷了。。。”

  另一仙侍瞠目結舌。,嘖嘖有嘆:“生猛如斯,劇烈如斯啊!”

  我仰頭望了望天色,烈日當頭,生猛如斯。

  番外2 端午節

  ——發生時間為葡萄初上天界給鳳凰作書童那一百年內

  我們作果子也是有骨氣的,自從鳳凰罔顧我的意願將我折騰變幻了八日之後,我便決定再不搭理他了。不給鳳凰磨墨的日子,天也清了,水也藍了,連看飛絮也覺得可愛活潑了許多。閒時陪著狐狸仙看看戲,聽他品評品評春宮孤本,時間倒也過的嗖嗖快。

  唯有一處不好,雖說不看鳳凰臉色的日子春光明媚鳥語花香,可沒他授我仙訣咒語,本就不高的靈力現下更是踟躕不前,遂琢磨著棄暗投明蓋頭狐狸仙門下,讓他教授我些許提高靈力的秘訣,狐狸仙欣然應允。

  是日,狐狸仙便鄭重其事擺了一桌子明晃晃粗細不同長短各異的繡花針,對我道:“穿針乃是修習的根本之道。試想,若連根牛毛繡花針都唔不好,又如何耍的好那些千百斤重的神鐵利器?故而,老夫以為,一根好的繡花針乃是一個成功仙人隨身必備之上品。?接著,狐狸仙便興致高昂地向我逐一說了遍他典藏的繡花針,慷慨的讓我挑一根說是當夜便教我如何穿紅線。

  我十分不解,狐狸仙本就眼神不好,不曉得為何每每穿紅線要挑的烏漆嗎黑的深夜,點一盞黃豆子一般小的燈,在燈下穿針。

  疑惑問他,狐狸仙卻眼睛彎彎一笑道:“老夫覺得夜裡比較有靈感,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而我注定要用它來尋找姦情。”

  然而,靈力這東西,它注定和繡花針以及姦情沒多大關聯,我跟著狐狸仙學了足有十日穿紅線,那靈力非但沒見著半分提高,倒是眼睛益發地花了,見著有孔的地方便走火入魔想著根紅線穿進。

  正躊躇著要不要繼續隨狐狸仙學下去,卻聽聞後天也就是五月初五棲梧宮要湊興辦個什麼凡人的端午節熱鬧熱鬧,說是為的祭奠頌揚一位人間勇於投河的先驅,這先驅新近飛升作了神仙,鳳凰贊他文采,請他來棲梧宮作仲幕,遂隨俗叫棲梧宮的一乾仙侍們按那凡人端午節規置辦置辦。

  這其實並沒有什麼,但是,飛絮對我說,這端午節是要包粽子的,這凡人的粽子是用芭蕉葉包了糯米和香肉抑或是豆沙裹成三角狀便成,天界自然不能與一乾凡人一般小家子氣,鳳凰廣袖一揮,道:“便包靈力吧。”

  靈力噯,亮閃閃的靈力。

  凡人的粽子餡料尚且不同,有鹹肉有蛋黃有板栗有杏仁……天界的粽子自然更要分出個三六九等,飛絮說最寒磣的粽子只包了一年的靈力,且數量最多,隨著靈力年份遞增,那粽子數目便一次遞減,最後,著所有的粽子裡頭有隻大王粽。

  裡面竟然包了五百年靈力。

喜歡看 "香蜜沉沉燼如霜"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