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60)-劇情介紹網

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60)

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香蜜沉沉燼如霜》第60節劇情

  五百年啊!

  那可是齊天大聖當年被佛祖爺爺壓在五指山下的年份,若我得了這隻大王粽,可不得免去多少苦修。於是,我當機立斷決定後日回棲梧宮去參加這端午節,搶奪這大王粽。

  五月初五一早棲梧宮一開門,我便混了進去,大殿案几上果然擺了許多傳聞中的綠粽子,只是,這個個皆包的一樣,卻如何辨別其中靈力的多與少?

  雖然我沒有孫大聖的一雙火眼精精一眼便透過那些礙眼的總也辨別其中奧妙,但是,常言道勤能補拙。我想,挨個兒吃下去,指不定便叫我吃到那隻“五百年”不是?

  然而,來來往往的神仙、仙侍、仙姑們實在太多,我只搶到了二十隻粽子,不過,比起那些人手一隻的仙家們還是多了許多,遂心滿意足拿了這串粽子到棲梧宮後園避開眾仙挨個吃過去。

  第一個粽子裡,我吃到了一年靈力,雖然只有一年,但是這粽子的味道我以為尚且不錯,軟軟糯糯,香噴噴,叫人覺著即便是半點靈力也沒包也還是划算的。

  第二隻粽子裡,我又吃到了一年靈力,這便叫人心裡有那么些不舒坦了,不過還有十八次機會不是么?

  第三隻、第四隻、第五隻、第六隻……我漲著肚子咬牙切齒吃下最後一隻……

  天道不公,不公至廝!從第一個到第二十個,每個都是一樣的,也就是說我遲到近乎哽咽,只得了二十年靈力。

  我心有不甘,揣了滿腹心酸委屈的糯米返回正殿,此時諸仙已散,只余了聽、飛絮幾個在收拾整飭,我想了聽打探今夜是哪個好命的小神仙得了那大王粽,了聽卻一臉迷惘道:“倒是沒聽聞哪位仙家得了,只聽說紅孩兒吃的那個粽子裡包了一百年靈力。”

  我一時顧不得嫉妒紅孩兒,心下盤算的飛快,據了聽這話分析,顯然這大王粽還沒被人吃到,如此說來我還有機會!當下,便問了了聽剩下的粽子在哪裡。

  了聽埋頭一面拾掇一面不屑道:“哪還能有剩下的,這新鮮玩意兒天界第一次做,一早就散光了,一隻沒剩。”

  我急了,攔著他,“你再好好想想,真的一隻都不剩了么?有沒有哪位仙家拿了卻沒吃的?”

  “好東西自然是要嘗個鮮,怎么會有拿了卻不吃的道理?”了聽道。

  飛絮忽然停下手上動作,“說起不吃,我記得好像二殿下當時倒是沒吃,只叫我拿了放在他書房中,不曉得現下吃了沒。”

  天無絕人之路。

  我看著鳳凰書房裡透出的燭火,矜持的扣了扣門。

  “進來。”鳳凰清清冷冷的聲音帶著粽子的芬芳從裡面穿了出來。

  我滿懷希冀的推門而入,入眼便瞧見案頭上端端正正擺了顆完完整整的粽子,心中頓覺升騰起一股澎湃,順帶瞧著一旁的鳳凰也不是那么礙眼了。當然,如果他能把這粽子給我,我會覺得他真真是冠絕六界舉世無雙的美男子,發自肺腑地。

  “錦覓見過火神殿下。”我乖乖巧巧福了個身。

  蒙昧的光暈中,鳳凰稍稍一抬狹長的眼尾,見是我便又低下眼去繼續流連在那些黑漆漆的書卷之中,半晌之後,方才緩緩開了金口:“聽聞你近日裡蓋頭叔父門下了。”

  “哪裡哪裡,定是火神殿下聽錯了,能得火神殿下親授法術乃是錦覓修來的福祉,豈會不識趣改投別個仙家門下?”我連連鄭重否認其事。

  “喔。”鳳凰抬頭看了看我,默然吐出一個字便無下文。

  我熟門熟路取了一方碧黛香墨便在硯台里磨了開來,此時不表忠心更待何時。

  “今夜我只看書,無須用墨。”鳳凰單手持卷側身閒閒靠在椅背上,不知是否我的錯覺,竟覺得他薄唇一角輕輕勾了一勾。

  我訕訕放下墨塊,又聽他道:“倒是入夜已深,腹中有些轆轆,你現下便用我教過你的咒術將這個粽子熱熱,我權且墊入腹中。”

  我一時驚了,立刻對他說:“這凡人的粽子可難吃了,外頭包的芭蕉葉有股味道,裡面放的糯米又太軟,遠不及大米來得好,便是顆米也該作顆有骨氣的米,軟軟糯糯的像什麼話。況且,這粽子太大了,夜裡吃了要噎食的。”

  鳳凰眯了眯眼,嘴角笑渦時隱時現,“如此說來,我倒真想嘗嘗看究竟這粽子是何味道,竟然難吃至廝,叫你這般痛斥。”

  看他伸手便要來撥棕葉,我想也沒想,一著急立刻便伸手覆上他的手背制止,“火神殿下若是餓了,我現下便立刻去膳房親自做一碟芙蓉酥給你吃,保證比這粽子好吃上百倍,入口即化又不噎食,可好?”

  我目光灼灼瞧著他,不想這鳥兒非但半晌無答言,還一臉晃神心不在焉的模樣,不曉得在想些什麼 ,順著他的目光瞧去,發現他的眼光落處是我的手背。我一時著急,唯恐他不答應,乾脆手上一翻,兩隻手將他那隻手牢牢合握在手心,目光澄澈忠心可表的望著他的眼睛,又問了一遍:“火神殿下以為可好?”

  不知是這燭火晃了晃,還是我穿針穿的眼發花,竟覺得鳳凰頰上抹過淡淡一絲異色,但見他看了看被我合握在手心的手,錯開我灼灼的眼,聲音泛起一縷奇怪的不自在,淡淡道:“好。”

  真真是天籟之音。

  我一把撇開他的手,端了那大王粽利落轉身出門,“這粽子我便撤了下去,火神殿下稍候片刻,芙蓉酥錦覓立刻送來。”

  唯恐他反悔,我出門後端著大王粽便一路小跑開去。

  蒼天不負有心人!我硬拼著已經滿到嗓子眼的糯米將這顆粽子吃了下去,裡面果然包了五百年的靈力!樂得我晚上連做夢都是甜甜的糯米香。

  當然,常言道“樂極生悲”也不是全沒道理的,當夜我因得了五百年靈力一時樂極忘形,便將允諾了鳳凰的芙蓉酥拋擲腦後全然沒記起…………

  不過是碟小小的芙蓉酥,鳳凰這隻小心眼的鳥兒居然記仇,之後罰我做了整整一年的芙蓉酥,而且他早不吃午不吃,叫我整整一年沒睡上整覺,幾番夜半時分在膳房裡揉面揉的都要睡死過去。

  而鳳凰那廝每每吃起芙蓉酥便吃的一臉凝重深沉的表情,生生叫人鄙夷唾棄,那挑眉看我的眼神更是叫我恨得牙痒痒。

  鳳凰美其名曰“將功補過”。

  誠然,看在那隻大王粽的份上,我便權且不與他一隻鳥兒一般見識。魚寶寶

喜歡看 "香蜜沉沉燼如霜"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