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64)-劇情介紹網

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64)

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香蜜沉沉燼如霜》第64節劇情

  不曉得其餘人是否聽見了,夜風當時恰恰將鳳凰那句耳語送入我耳中“你我如此親近,何須喚我尊上?”

  我嚼了嚼苦澀的夜風,忽然覺得心口縮了縮,降頭術又開始張牙舞爪了……

  待我回神之時,一干人等已紛紛告退,鳳凰也回了殿中。聞得殿內有靡靡絲竹之音,我竟鬼使神差的趁妖侍出入的間隙一下子鑽了進去隱蔽在殿堂不起眼的背光處。

  殿內,燈光旖旎,紅緞綠羅,酒香醉人,美不勝收。有十二個美艷濃香的女妖赤裸著白玉雙足翩翩起舞,足上綁的金鈴隨著裙帶翩飛,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響,像勾魂使者的梵咒一般撩人魂魄,叫人止不住心神蕩漾。

  殿中未設燈架,盞盞燈火皆為美婢手托,紅如殘陽的燈盞襯著大殿籠在一片蒙昧的光暈之中,輕如薄紗。

  鳳凰坐於殿首淺酌,兩旁各有一個滿身綾羅的女子,一個斟酒,一個添菜。鳳凰忽然對著殿角眯了咪眼,放下手中酒杯,對著右手邊的女子彎了彎唇角,一抹未蕩漾開的笑容似乎半綻放花般最勾魂攝魄,那女妖滿目驚艷,手上一軟,一雙銀筷掉落在桌沿,身子亦軟了軟。

  鳳凰體貼的伸出手扶了她一下,那女妖立刻受寵若驚的徹底癱軟在了他的臂彎里,半晌後,似乎見鳳凰未有推拒,便索性偎入他的懷中,一雙欺霜賽雪的藕臂亦攀上了鳳凰的後頸臉頰在他胸前風情萬種的蹭了蹭,“尊上,穗禾公主已離去,夜還長,剩下的時間可否分與奴下少許?”

  鳳凰眼神涼涼未有變化,唇角卻略略一彎,不知是笑還是許

  那女妖想來一時被蒙蔽了心智,更加貼緊鳳凰,只差坐到他腿上了,鳳凰亦伸手撩了撩她的發梢,一個簡單的動作不知為何由他來做竟是這般風情無邊

  我忽然想起他過去常常這樣撩過我的長髮,為我摘去風中偶落的柳絮,便是沒有柳絮時,他也喜歡這樣緩緩摩挲我的發梢我有時被他撩得厭煩了,便會不耐煩地別過頭去,他卻不讓,只道:“這裡還有一絲柳絮,我替你拿去,你莫要亂動”

  不知為何,我突然覺得當年他脈脈停駐的目光如今想來竟是奢侈至極

  再看看他和那女妖兩相依偎的身影,我一時丹田中氣息酸澀,又似滾水般欲往外冒泡,五味雜陳,不知是什麼滋味

  又聽那女妖奉承道:“尊上氣尊貴胄,冠絕六界,若能承尊上一夜雨露……”

  那女妖正說到要緊之處,卻見鳳凰一挑眉打斷了,“氣尊貴胄?”

  那女妖急忙附和道:“正是!尊上之儀容,尊上之手段皆叫奴下們欽慕不已”說著忽地縴手一抬精準地指向我隱蔽的角落,“便是一隻未成精的兔子妖亦知曉仰慕尊上”

  鳳凰犀利的眼光剎那間緊隨而至,我連踹息一下都未來得及,便籠罩在了他的目光下他分明只是這樣平靜地看著我,我卻像被熒惑昭德真君的金鐘罩給劈頭蓋臉地罩住一般,渾身不得動彈,只得睜著兩隻紅紅的兔眼看著他

  他慢慢啟唇,一字一字緩緩吐出,“喔?你如何知曉這兔子仰慕於我?”

  那女妖自作聰明地道:“它自一進門便蹲在角落裡,眼睛眨也不眨地直盯著尊上看”為了增加說服力,她居然畫蛇添足地又補了一句,“過去在尊上府邸中也常常見到這隻兔子,總是默默地盯著尊上看”

  我一時連以頭撞柱的心都有了,原來我一直都是在掩耳盜鈴,自以為沒有被發現,其實這些妖魔早就發現了我的蹤跡,只是不屑於在乎一隻兔子而已

  “喔?我卻沒有看見”鳳凰一字一頓

  我不禁舒出一口氣,幸而他沒有看見我,接著一想又不對,現在他瞧見我了,不知會不會被他辨認出來……我一時方寸大亂,起身蹦跳著就要逃遁

  不想,那女妖手中沙幔一伸將我一下抓到她手中,“尊上日理萬機,自然瞧不見這些俗物”她將我拖在掌上舉到眼前一看,驚呼,“尊上,你看這兔子真好看通身沒有一根雜毛,白得竟如夜霜一般晶瑩純淨要不是它身上沒有一絲仙氣,倒要叫人認錯成是嫦娥的那隻月兔了”

  鳳凰一挑眉尾,伸出手,“拿來”

  我一時心中狂跳不已,正想乾脆現出真身化作水氣逃走,不料鳳凰卻不待那女妖伸手,便將我一對長耳一拎而起,平舉在眼前兩掌處,眯了眯眼看著我,他眼中未有絲毫波瀾,我卻隱隱聽到了刀光劍影金戈鐵馬的殺伐之音,鏗鏘著撲面而來

  我極度惶恐竟忘記了閉眼,只在他注視著我的鳳眼裡看見了自己被他擒住的摸樣,看見自己攥在他手心裡的一對耳朵,那耳朵上的血絲脈絡條條分明,我忽然記起這對兔子耳朵是他買了送給我的

  他定然不會記得了

  我忽然掙扎了一番,奈何耳朵便是兔子的要害,一雙耳朵被拎住,我再怎么掙扎也是徒勞鳳凰捏著我耳朵的手越來越緊,我不免懷疑這耳朵會被他活生生地拽下來

  “尊上,這兔子真可愛,能給奴下嗎?奴下馴了它做個妖寵”女妖攀著鳳凰的手臂向他討要,我一時間覺著就算給這女妖養著也比讓鳳凰看一眼要好上許多,“它的眼睛真是水靈……”女妖忽然大驚失色地掩住口,趴下連連磕頭,“尊上息怒,尊上息怒,奴下不是故意要說'水'字的,奴下……奴下只是一時昏頭……”

  鳳凰臉色陰沉地看了看她,我這才驚覺他的眼睛根本不是黑的,而是很深很深的血紅色,紅到若非這般接近竟錯以為是黑的,我突然害怕起來,怕到竟要失口驚叫出聲。他突然嘴角一挑,“妖寵?有些東西,並非你想馴便能馴服得來的。

喜歡看 "香蜜沉沉燼如霜"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