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65)-劇情介紹網

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65)

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香蜜沉沉燼如霜》第65節劇情

  分節閱讀 38

  你真心養它,卻難保它哪日不會反撲於你……”

  “不過是只兔子罷了,何況它這么乖順,不是猛虎,如何會傷到人?”那女妖戰戰兢兢地說。

  “乖順?”鳳凰提著我的 耳朵將我又拎進了幾分,那眼神壓得我呼不出氣,胸肺被悶得似乎要炸開了。我忽然驚覺眼前是我的殺父仇人,而我不但救活了他,如今竟還反覆流連直到現在被他捏在掌心嘲弄!

  我一時間心中紛亂,一抬頭張口便住他近在咫尺的眉心。

  “啊!”女妖驚呼出聲。

  鳳凰一把將我大力地拎開,丟在一旁,冷冷地從唇角吐出一口氣息,料峭凜冽,“未必猛虎才傷人,兔子咬人才叫人心寒,不是嗎?”

  我方才被他捏著,因而使出的力氣並不大,只不過要破了他眉間一點皮,一滴妖艷的 血色順著他挺拔的鼻樑緩緩流下,溫柔地停在了鼻尖上。我怔怔地看著,竟想起了那把柳葉冰刃,想起了嫁裙上大朵大朵開出的花朵,想起了他絕望的最後一眼……我一時間神志不清,竟忘記了要逃,忘了怎么逃,忘了應該逃去哪裡……

  他亦不伸手去擦那滴血漬,任憑它停駐在鼻尖,僅是微微垂著眼看著被擲在地上的狼狽的我,突然笑了一下。

  一殿妖魔包括他身旁的兩個女妖,都嚇得匍匐在地,不敢抬頭,“這兔子該死!罪該萬死!是我等小妖失……失職……職,漏網……放……放……放它進來……

  “兔子,就該去毛去皮,抽筋剜骨,放於火上烹飪。”他抬頭環視了一下大殿,緩緩道,“上貨架!”

  “是……是……”幾個妖魔連個“是”字結巴成幾段,踉踉蹌蹌地爬起爬起身,片刻後就架好了一團熊熊篝火,柴薪在其中畢剝叫囂,熱辣辣的火舌直往上舔。

  “這凡俗之火豈不玷污了這兔子?”他重新拎起我的雙耳並未使力,卻讓我全身血脈瞬間逆流,“上三昧真火——”

  我一抖。

  須臾,有妖魔報,“稟尊上,三昧真火已架好了。”

  鳳凰緩緩一點頭,那滴血終於滑落鼻尖,掉在了地上。他利落地伸手一揚,將我擲入火中,沒有一絲一毫猶豫,殺伐果斷。

  火光頃刻間將我吞噬,熱浪灼人,我閉上眼……卻在下一刻落入一個濕潤的包圍中。

  “魘獸!”有小鬼驚呼,“天帝的魘獸!”

  我睜開眼,只見那梅花魘獸張口噙著我,閃電一般划過大殿,幾個跳躍便向外飛去。虧我還以為將這尾巴甩開了,不想它竟偷偷跟著呢。

  “快!快抓住它!”

  “不能讓它逃了!”

  ……

  一陣混亂之中,我回首望去,只看見一團火光模糊一片。

  第二十二章 愛恨幡然

  小魚仙倌坐在床沿,正低頭給我手腕上藥,他托著我的手臂,忽然將我的衣袖擼至肩頭,我的整條手臂霎時毫無遮掩地暴露在他眼下。我一恥郝然,要褪下袖口,卻被他使勁抓住動彈不得。

  被他這般一捉,臂上傷痛猛地襲了上來,我倒吸一口氣,“嘶——”

  從來不知道小魚仙倌亦有粗暴的一面,我難免一愣。他卻不抬頭,兩眼看著我被三昧真火燎傷而縱橫交錯的傷痕。他眉宇一沉,嘴角緊抿,給我上藥也不似過去那般溫柔,倒像是報仇一般,用藥膏狠狠地一下一下刮過那些燒傷處,疼得我眼淚都要掉下來了,卻不敢吭聲氣,只好強自忍著。

  他生硬地給我上好藥後,面色越發差了,張了張口,似乎要說什麼,卻終是什麼也沒有說出口,扭頭便往外走。

  在我意識到時,我已疾走幾步伸手拉住了他的袖口,“小魚仙倌……”我喚了他一聲,卻不知如何繼續,亦不知道自己拉住他想要說什麼。

  他頭也不回地僵直著背,冷冷道:“不要說了,什麼也不要對我說。”半晌後,他輕輕嘆了一口氣,輕得像一片過眼的雲,”有些事情,還是不知道為好。越清晰越受傷……”

  他垂目看了看我攥著他衣袖的手,似乎在猶豫什麼,最終淡淡地道:“放開我吧。”

  我心中不知是何滋味,只是依言放開了他的袖擺,許久後,他卻不走。我默默轉身回房,剛走兩步,便聽到身後一陣輕風,是他回身抱住了我,“覓兒……”

  我怔然,只聽到他的胸口中隆隆作響,“覓兒,不要再讓我看你的背影了,好嗎?我在等你回頭,一直在等你回頭,你知不知道呢?我說服自己,只要我縱容你放任你,只要我日日睜一眼閉一眼地自欺欺人,只要這些能讓你開心,能讓你的身體好起來,你便總有一日會看見我的好、看見我對你的情。可是,為什麼你從不回頭呢?為什麼你寧願被他用三昧真火焚燒也不願意來尋我的懷抱?”

  他看著我,眼中黯淡無光,似乎萬念俱灰,“時至今日,你還愛著他嗎?”

  我慌亂地推開他,“你說什麼?什麼愛,我從來都沒有愛過他!我恨他,我是恨他的!”我忽然感覺渾身一陣寒冷,從骨頭裡生出的寒涼,我抱緊手臂想要給自己一點溫暖,“我只是中了降頭術,你怎么不明白呢?”

  “降頭術?降頭術……我亦中了你的降頭術,為何你卻不來解?”他垂頭悽然一笑,“你能放開我,我卻永遠放不開你……”

  我看著窗外的去絮分開合攏,合攏分開,心中一時空洞得像被掏去了心肺一般。

  我什麼都不明白……

  自從這次火中逃生後,我很長時間都沒有再去魔界,我怕看見他,也怕他看見我。我也總是避著小魚仙倌,不忍看他,亦不忍他看我。

  每日裡,我只是喂喂魘獸,種種花草,數著小魚仙倌帶給我的凡人祈願條,下界布施一下雨水。有時想想,凡人有了愁苦便向神仙許願,神仙若有煩惱又向誰許願呢?

  “自然是向天帝陛下許願!水神若有什麼願望,天帝陛下一定會不遺餘力地替仙上達成!”離珠一臉崇拜地說起小魚仙倌。

  我瞪了瞪她。

  “仙上莫要瞪我。離珠只是實話實說罷了,天帝陛下這么多年對仙上如何,別人不知,仙上自己難道還不知嗎?”看她大有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架勢,我正在岔開話題,卻聽她脫口道,“聽聞鳥族的首領近些日子便要定親了,仙上什麼時候和天帝陛下完婚?”

  我心下一沉,“和誰定親?”自己亦是明知故問,卻不知為何仍存了一絲僥倖……

  離珠尷尬地一咳,答非所問道:“當年,這穗禾公主似乎還和彥佑君有過一段不清的淵源,聽聞彥佑君便是因為她而被貶下界為妖的……”

  看她那閃躲的模樣,我再也無心聽這些八卦傳言。心中忽地一攪一擰,十分難過。

  長芳主說:“錦覓,你莫不是愛上那火神了?”

  撲哧君說:“美人,你不會是被牽錯紅線看上他了吧?”

  小魚仙倌說:“時至今日,你還愛著他嗎?”

  ……

  怎么會?怎么可能呢?我怎么會愛上了自己的殺父仇人?!怎么可以!我一時間惶恐至極……不行,我要再見他一次!我要確認,我要證明,證明給我自己看!

  當夜,小魚仙倌赴西天與燃燈古佛論經。我再次潛入幽冥之中。

  看見鳳凰時,他似乎有些醉了,腳步有一絲不易察覺的踉蹌,正走在回寢宮的路上,有兩個女妖上前要攙扶他,皆被他推開了。他拿著一隻玉壺對著壺嘴飲了一口,似乎對那酒並不滿意,將玉壺一擲在地,壺身觸地即碎,發出清脆持聲響,嚇得周遭侍從皆一下跪倒在地。

  “我不是說要桂花酒嗎?”他看了看一地的魑魅魍魎,“都起來吧,去給我拿桂花酒來。”

  “是……是……可昌,尊上,這就是桂花酒呀,冥府中最好的桂花釀……”一個女妖壯了壯膽子,困惑地說出實言。

  “嗯?”鳳凰看向她,位了一個長長的尾音。那女妖便不敢再辯駁,只道:“奴下這就去拿桂花酒。”

  鳳凰方才回身步入寢殿。少頃後,我化成水汽亦步亦趨地跟了進去。

  寢殿里,他已衣帶未解、羅靴未脫地閉眼躺倒在重紗幔帳的床榻之上,一根白玉鑲金的髮簪掉落在地,錦被上鋪滿了散開的烏絲,似流水般沿著床沿滑落些許。他的一隻手亦滑落在床畔,虛虛地攏著,想抓住什麼似的握了兩下,終是無力地滑下,長指蒼白。

喜歡看 "香蜜沉沉燼如霜"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