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68)

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香蜜沉沉燼如霜》第68節劇情

  分節閱讀 40

  溫柔凝視的眼眸。我開口道:“凡間極東的一塊土地旱情嚴重,土地崩裂,顆粒無收,當地之人若非渴死便是餓死,屍橫遍野,有人頻繁上水神廟求雨。但是我去看了看卻非布雨降霜可解決之事,乃是禍斗與猰貐二怪狼狽為奸,為禍一方。”

  他捏了捏我的 手心,我最終在他溫柔注視下艱澀地改口,喚了一聲:“潤玉……”他喜歡我叫他名字我若喚錯,他便會這般注視著我,直到我改口為止。

  聽見我喚他,他滿足的笑了,似乎這樣一叫便讓他打心底里開心,如同得了萬年靈力一般。

  “我方才在門外看見太巳仙人之女。”我想了想,最終還是說出來了。

  “喔?”小魚仙館微微側過臉看著我,眼底有流光滑過,帶著好奇的神情。

  “其實,我並不反對你納天妃,你若有喜歡的人只管納來。”他待我很好,但是他要的東西我卻沒有,我給不了他,希望別人能給他。

  他一下頓住了,認真地看進我的眼裡,我坦然真誠地回望他。他唇角一抿,手中的糕點碟嗒的一聲擱在紅木的書案上,放開我的手一拂袖站起身,背對著我握了握手心,“難為你如此替我著想。”他口氣前所未有的寒涼,“覓兒,我不怕你沒心,就怕你偶爾這般有心!”

  這,這是婉拒?我碰了一鼻子灰,自然不好再留,告辭便走。我乘著水霧漫無目的地飄蕩了一圈,卻遠遠看見東天門外一個油菜綠得身影正唾沫橫飛地遊說著一動不動站在門前的兩名天將,遂壓低了水霧靠近前去。

  “撲哧君,你這是……”

  撲哧君兩眼忽閃忽閃,遇著親人一般,“美人,是你嗎?”隨即哭喪了臉,“這兩個木頭樁子不讓我進去。”說著便抬腳要趁機溜到我身邊。

  兩個天兵畫戟一橫,攔腰將他擋在外面,“休得對仙上無禮!”

  “美人,他們不讓我進去,不如你出來吧。”看著撲哧君閃爍得近乎抽風的眼睛,我善解人意地踏出了東天門。

  撲哧君扯了扯我1的袖擺就要走,臨走時不忘趾高氣揚地回頭看一眼把門的兩個天兵。

  “美人,聽聞你想不開要做天后了?”撲哧君將我帶到一處僻靜地,劈頭便是一句問,又道,“天后這個職位其實很講究天賦異稟的,不是我低估你,你實在資質平庸,喔,不對,是資質差了些。”

  “資質平庸?你是暗示我神力低下嘛?”我饒是這些年脾性修養得再平和,被這個隸屬我管轄的水妖這樣直白地貶低,牙槽也難免要磨上一磨。

  “不是說的神力。”撲哧君一臉恨鐵不成鋼的表情,“縱觀橫觀歷任天后,哪個不是陰險狡詐,心狠手辣,口蜜腹劍,笑裡藏刀?這些優良品質,美人你似乎一樣都沒有……”正說到高潮迭起處,他忽然一停頓。

  我順著他的目光看去,只見一個窈窕女子行色匆匆地往東天門飛去,心中霎時一陣鈍痛。

  “不說往任天后,且說這個穗禾,美人,你的段數便不及她一成。”

  我低垂下頭,被他這毫無修飾的直言不諱戳到痛處,竟是眼中酸了酸。

  “美人,別,別,你不要難過!我不是那個意思。”撲哧君看著我,已是手足失措,語無倫次起來,“我是說你不及她陰險,不像她有心計會算計。我過去年幼清純可人時,便被她狠狠算計過……”

  我訝異地看向撲哧君,只聽他道:“當年,我做生肖神之時,是多么清純可愛,無憂無慮,整日遊蕩天庭,偶爾勉為其難地調戲調戲小仙姑,可算得十分低調。這穗禾雖為天后之族人,卻為遠親,天后族人何其多,有如何會個個在意?她為了上任,竟然將主意動到了了我身上。蟠桃宴上,我被她在酒里下了迷藥,歸去時不勝酒力倒於彩之中,她便將天帝當年的一個側妃迷暈之後放入我懷抱中……最後,她又帶領眾仙突然殺出,將我們擒拿至天帝面前,我素來風流是有口皆碑的,天帝一時深信不疑,震怒之下貶去我的神籍,將我流放為妖,又將那個小側妃貶為凡人。天后么素來眼裡容不得沙子,早就瞧著那小側妃礙眼。穗禾本本就有手段,此後更是步步為營,竟終於坐上了鳥族首領之位。”

  我瞠目結舌地聽罷這一段秘史,不想撲哧君被貶下界的緣由竟是這般俗氣……枉我過去還以為有多么離奇呢,還為此想過諸多橋段。譬如:花心的天地看上了碧綠脆嫩的撲哧君,撲哧君為天威所壓不得不從,然而天帝為情勢所逼迎娶了天后。天后嫁給天帝之後得不到天帝真愛,對情敵撲哧君恨之入骨,後來竟由恨生愛,和撲哧君二人惺惺相惜,暗生情愫。撲哧君在這一男一女之間輾轉糾結猶疑不定,最終東窗事發被天帝知曉,然而天帝再怒卻始終對撲哧君割捨不下,下不去手將其挫骨揚灰,只將撲哧君貶為妖精,遣出天界,從此再不相見,各自懷念……

  原來,是我多想了。

  “話說美人,你何苦為了一隻鳥兒放棄天下所有的蛇兒改投入一尾龍的懷裡,去挑戰天后這個你不擅長的白臉角色!往後可有你受的了,要與天帝斗,與諸神都與天妃甲乙丙丁斗,與仙姑戊已庚辛壬葵斗……美人,我實在不忍見你香消玉殞啊……”撲哧君連連嘆氣地搖著頭。

  我好端端的竟然在撲哧君的臆想之中喪於非命,遂黑了臉道:“過獎過獎。”

  撲哧君語重心長地又道:“苦海無邊,回頭是岸。其實,女子可怕,有些男子更是可怕……”

  聽著他沒頭沒腦又蹦出的這么一句,我不以為然,順口接道:“莫不是不男不女之人才不可怕?”

  “美人,你還是逃婚吧!今日我來尋你便是要和你說這事的!”撲哧君照例熱情地邀請我與他私奔。然而我心中卻惦念著另一件事,於是不再聽他天花亂墜,逕自走開了。

  幽冥界與天界如今勢如水火,穗禾即將嫁入幽冥,今日來天界所為何事?

  更蹊蹺的是,她剛才入了東天門之後,奔的方向竟是璇璣宮。

喜歡看 "香蜜沉沉燼如霜"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