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70)-劇情介紹網

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70)

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香蜜沉沉燼如霜》第70節劇情

  分節閱讀 41

  外,你明明看見了爹爹立在撐天柱後,卻故意佯裝未看見,佯裝不知我是水神之女,誘我說出喜歡你的話來,讓爹爹以為我們二人兩心相悅情投意合。你還指天誓日說出為了我不惜要違逆天帝與爹爹立下的婚約,因為你知道,爹爹已知我母親之死乃是天帝與天后所為,恐爹爹因為天帝的緣由撤銷這門婚事,那樣的話,你便會徹底失去水神爹爹這一堅強的後盾。爹爹良善,若是見我傾心於你,必不忍拆散姻緣,還會全力支持於你。如此,你若與旭鳳相鬥,勝算便可添上一成。”

  “你任由我出入棲梧宮,,任由旭鳳頻頻見我,僅是為了用我托住他。你送我魘獸,為的只是掌握我的行蹤。”

  “那一日,佛祖爺爺在西天大雷音寺開壇講禪,六界諸神眾仙皆赴,天后未去,你恐怕一下子便料到了端倪。你不慌不忙將天帝禾水神爹爹領了進來,看著我詐死卻隻字不透,你眼睜睜看著爹爹心痛疾首誤以為我已死,借著爹爹的手來殺天后,卻不想被旭鳳擋去。然而就算天后未死,旭鳳重傷,天后入獄,你的目的也算是達成了”

  “爹爹被那穗禾毒辣殘害,你明明知道真兇,明明知道我懷疑旭鳳,你明明知道……”

  “可是你對我說:‘水神為報弒女之仇欲取天后性命,火神代授三掌,重挫,其母入獄,火神懷怨於心,又恐水神不能釋懷再度殘害其母,遂滅水神,永絕後患!’”

  “三年,三年里尼知曉旭鳳一直知道你在調兵遣將,知道你欲奪天位的野心,你料定旭鳳會在關鍵時刻拿住你的把柄發難。”

  “可是,你不僅是個布棋聖手,更是一個賭徒,不是嗎?”(貓******窩)

  “大婚之時,一場豪賭。不賭別的,就賭旭鳳會闖入婚殿,就賭我會為父報仇!殿外的十萬大軍根本就是幌子,你的賭注其實僅僅押在了一個人身上,一個誰也想不到的人……”

  “而我,就是那枚籌碼。一招定輸贏。那次,你徹底大獲全勝,滿載而歸。”

  “可是,為什麼你還是不肯放過我呢?我找老君求丹藥,老君答應我考慮一夜,你第二日便佯裝替我遊說老君,實則阻撓我取丹。你明知我過去最珍視的便是靈力,將靈力看得比我的性命還重要,因而你便為老君支招,讓我以六成靈力換金丹。你以為我定會不捨,而老君也保住了丹藥,最後我會感激你的遊說之情,而老君亦會感激你的建議。豈料,我卻毫不猶豫地獻出靈力換來了---貓窩---金丹。”

  “可是,你又如何會漏算一步?你事先便防了萬一,在老君的丹藥中動了手腳,屆時,若是萬一我肯獻出靈力,換得的也不過是一枚有殘缺的丹藥。”

  “你怎么可以這么清楚地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你怎么可以如此步步為營,算計得分毫不差?你怎么可以讓所有人都淪為你的棋子、被你利用,卻還將你視為這世上最乾淨清澈、良善貼心的***貓窩***人呢?”

  “如今,你已經坐穩了天帝之位,整個天界除了月下仙人,無一人會與你叫板,而月下仙人根本威脅不到你高高在上的帝位。你的夙願已達成,為什麼還是不肯放過我呢?”

  真相暴露在烈日下,明晃晃的叫人無處可盾。

  他低垂著眼,對我所言不置一詞,煞白著臉不可辯駁。

  “你至今唯一漏了的一點,恐怕就是你從未料到那金丹雖然缺了一味藥,卻仍舊湊效,你未曾料到旭鳳這么快便復生了,如此短的時間內便統領了魔界與你分庭抗禮。”

  一股冰意從頭頂心淋到腳底,我抖得牙關發顫,“你莫不是……莫不是還想用我去對付他?”

  我慌亂之間生出一股蠻力狠狠推開了他,他跌倒在地上,我嘶啞著聲音道:“沒用的,他已經對我沒有丁點兒情意了!他恨我入骨,恨不能親手將我碎屍萬段,他愛上了別人,愛上了我的殺父仇人……”我哽咽著後退,泣不成聲,“你放開我吧!我再也不會去傷他了!”

  “不是的,覓兒,不是的!”他半跪著身子將我攏進懷裡,任憑我拳打腳踢也不放開,“我錯了,過去皆是我錯了。可是,如今我是真的愛著你,愛得我痛不欲生,不能自拔……我看見了你的夢境,看見了夢境中你們的纏綿,你可知當時我是何等心情?我恨不能舉劍毀了自己的魂魄,若我從未存在,又如何會遇見你,不會遇見你,便沒有這樣的痛徹心扉……可是,我清楚地知曉,我必須忍,只有忍到成為真正的強者,強到沒有人能對我不低頭,才能牢牢地捍衛住我的愛人,讓我的愛人心悅誠服地追隨著我……”

  “你三番兩次偷偷潛入幽冥去看他,我皆當不知,我只當你是上癮,就像當年吃糖一樣,總要一點一點慢慢戒去,不能一僦而就。”

  “後來,果然你去看他的次數就越來越少,你不知道我有多歡喜。再後來,你在天河畔答應與我完婚,你可知曉,我那時有多么不可置信?我高興得心都要飛起來了,我那時想,只要你能與我順利完婚,再無節外生枝地與我平淡相守一生,便是要我拱手送出天帝之位,也未有不可……”

  我看著他慌亂得逼真的臉,聽著他說著天大的笑話,茫然地只知道搖頭。

  “覓兒,你可以不信我,可以不愛我,可以恨我,但是你絕不可以離開我!”我頓時感到心被掏空了,孤立無援,只能絕望地看著他,只見他蒼白的面頰上一行清淚滑落,落在我的額頭,“覓兒,我錯了,但我卻不悔!”

  錯了,我也錯了,我錯得離譜,錯得荒謬……可是,鳳凰他又如何聽得見呢?

  原來,這世上有一種傷,可以嗜心蛀骨。

  喚作--懺悔無門。

  “覓兒。”

  我繼續擺弄手上的花草,只當什麼都沒聽見。他將我囚禁了三個月,任憑我如何哀求,皆是溫和的一句話,“我不會放開你,亦不會告訴你金丹所缺之藥,春天一到我們便完婚。”一個月後我再也不求他,再也不說話,只當他是一叢荊棘。他每日都來,總是溫言軟語地和我說話,三餐過問,細緻到連茶水的溫涼都要把控得剛好,坐著怕我腰疼,躺著怕我背疼,一副恨不能捧在手心的樣子。仙侍仙姑們皆替他鳴不平,覺得我十分不識抬舉,總說天帝陛下這樣痴心的男子天下少有。

  是啊,世上哪有一個男子能對一個女子好到這般極致?若真有,那便必定是假的。所謂完美,皆是幻象。若非親身遭遇,誰又能相信這樣溫和雅致的背後竟是如此的狠辣?

  “你們都下去吧,我想與水神單獨說說話。”他揮了揮手,將左右仙侍屏退,俯下身道,“覓兒,你這是在做農活嗎?”

  我手下一頓,是他的聲音,是他的樣貌氣息,只是這口氣……

  “美……覓兒,本神來了,你怎么還不起身相迎?你不能仗著本神如今正寵著你便如此怠慢,你可曉得我為何要做天帝?天帝的一大好處便是除了天后以外還可以納許多許多的天妃。”

  我放下鏟子,道:“隨便。”許久不曾開口,聲音有些沙啞。

  “哎呀呀,如此冥頑不靈,看來本神藥好好兒調教調教你才是。”他單手扶著下巴,頭疼得滿面惆悵,“只是,要怎么調教才好呢?”

  他忽然摸上我的手,驚得我一下便要舉起鏟子拍他,他卻捏了捏我的手心,鄭重地道:“讓本神關上房門好好兒調教調教你!”

  說話間便領了我一路火急火燎地往廂房中行去,一路上仙侍仙姑瞧著我們握得牢牢的手,再看看我們行去的方向,皆是如釋重負地曖昧掩口一笑,我立刻黑了半邊臉。

  “你來做什麼?”一入廂房,我便甩開撲哧君的手。

  “美人,你太傷我的心了,我這次可是拼了身家性命來英雄救美的!”噗嗤君苦了苦臉,瞧見天帝的臉上扭出這樣的神情,我一時覺得渾身不適。

  “不多說了,好不容易等到今日佛祖開壇講法,他不在天界,事不宜遲,再晚恐怕他便要回來了。”撲哧君從袖兜中放出兩隻鷯哥,又掏出一張紙往桌上一壓。

  紙上潦草地寫了一行字:“借水神一用,探討雙修之真諦。”

  我看清字跡的片刻,只聽那兩隻鷯哥立在床頭一唱一和地哼哼起來。

  “嗯……啊!不要……討厭……”

  “嗯……哼……嗯……你好美!”

  接著便是一陣啾啾的水聲。

  我一愣,被撲哧君不由分說拽著從後窗飛出去的時候,方才醒悟過來,險些跌了下去。後院外結界開了一道幾不可察的縫隙,撲哧君扯著我便化成水汽鑽了出去,一路飛到天河邊,他一把將我壓入天河之中,字跡亦緊隨其後潛了進來,借著天河之水避開一隊巡查的天兵之後,方才飛過天河出了天界。

  我遠遠瞧見一個著一身紅紗衣的少年,撲哧君化回原樣,顛顛兒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少年被拍得一個踉蹌險些跌倒,正是狐狸仙。

  撲哧君道:“丹朱,多謝你用法器幫我們開了一道口子。”

  狐狸仙撅了撅紅艷艷的唇,不情不願地瞥了我一眼,對撲哧君道:“我是幫你,又不是幫她!如今你既已出來,我便走了!”

喜歡看 "香蜜沉沉燼如霜"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