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71)

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香蜜沉沉燼如霜》第71節劇情

  撲哧君一揚眉,道:“你怎么越老臉皮倒越發薄了,不必含羞,美人和我不分彼此。”說著又拉了我的手左右看著,心疼地道,“可憐我家美人,真是太可憐了,原先放養便已經很苗條了,如今圈養著,越發瘦骨伶仃了。還日日被那天帝逼真做農活,瞧瞧,大拇指都瘦了一圈!再這樣下去,怕是就要變成農婦了!”

  我鎮定地收回手道:“多謝撲哧君關懷,只是你方才瞧的是尾指,不是大拇指。”

  “喔,我說怎么這么長!”撲哧君恍然大悟,又道,“美人,今天我好不容易挑了這么個天帝出去的日子,又用私藏了近五萬年的‘易行換息絕對像仙丹’將自己變成他的模樣,與丹朱聯手將你從天界偷出來。面對這得來不易的奢侈的自由,趁著月下仙人在跟前,趁著天帝還未察覺,天羅地網還未布下,你有沒有什麼願望,皆說出來吧!”

  我一怔,撲哧君擠眉弄眼,補充道:“譬如說私奔之類的願望。”

  狐狸仙立在一旁,一臉前所未有的嚴肅,定定地瞧著我。

  我垂下了眼,良久後,方才鼓起勇氣用我自己才能聽得見的聲音道:“我想去幽冥界,我想見見他……”眼底一酸,有什麼要奪眶而出,我趕忙抬起眼,用力眨了回去。

  撲哧君嗷的一聲哀號,“天道不公!不公至斯!”

  狐狸仙似乎長長舒出一口氣,卻別過臉去,道:“這次我會再幫你了,你要去便自己去,過去若非我將你推給旭鳳,想來他也未必會中了你的毒喜歡上你,此番我再不幫你了!我不能再害旭鳳了!”他一甩袖子轉過身去。

  我鄭重地對狐狸仙和撲哧君鞠了個躬,“承蒙彥佑真君和月下仙人於危難之中真心相助,錦覓感激不盡,將來必定傾盡所能報答二位!”

  我轉身離去前,聽得撲哧君嚷道:“怎么可以這樣?怎么可以這樣!我還未來得及和水神一夕共赴巫山……”

  我從未這樣不化身形地進入過幽冥界,許是我身上的仙氣突兀了些,路上的妖魔皆停下手中動作,紛紛側目,竊竊私語。

  “我第一次看見長成這般模樣的羅剎,是十八層地獄新升上來的嗎?”

  “真笨!什麼羅剎,你沒聞到那一股子清湯寡水的神仙味嗎?”

  “啊!竟是個神仙!可惜了這般好模樣,怎么就想不開墮落得去做了神仙,委實可悲……”

  我最終停在了那塊無字楠木牌匾下,深呼吸了一下,叩了叩門,許久無人應門,只有大門兩旁把守的兩隻狍獰怪獸面無表情地看著我。許久後,我再次伸手叩了叩門。約莫過了三炷香的時辰,終於聽見大門沉重的一聲響,裡面施施然走出兩個女妖。

  “何事?”

  “煩請通報魔尊,便說……便說錦覓求見。”

  “錦覓?魔尊日理萬機,豈是沒有名號的平庸小輩隨便可見。”其中一個女妖頗有幾分不耐,伸手便在關門。

  我趕忙伸出手擋住她,急道:“便說水神錦覓求見。”

  那女妖生生頓住手上動作,瞠目結舌地看著我,另一個女妖如遭雷劈,似乎嚇得不輕,重複道:“水神……哪個水神?難道是那個?”

  兩個女妖對視片刻,然後毫不猶豫地一把掩上了大門,扣緊的大門幾乎要拍到我

  的鼻尖。我一愣,嘴角扯出一縷苦笑,抬頭看了看天,復又低下頭看著腳尖。

  不想,少頃後門忽地從裡面霍然打開,那兩個去而復返的女妖帶著滿臉古怪鄙夷的神情看了看我,不情不願地道:“魔尊有宣,水神且隨我等入內。”

  一路向里,我被引著入了後院,遠遠看見一片火紅的花海中有一個小湖,湖心一座飛檐亭,幾個樂令正在撥弦,絲竹嗚咽。一人憑欄而靠,面前案幾個散落三兩文牒,手上一卷半展開的竹簡微微泛黃,他凝神在看,露出的側臉半明半暗並不真切。

  四周花木繁盛,僅他筆尖的一點硃砂觸目驚心。我心

  ------------

  分節閱讀 42

  中一顫。

  那女妖引著我立於湖心亭的石階下,“尊上,水神求見。”

  我半斂著眉眼,一陣風過,亭下花海漣漪相撞,絲竹之聲剎那間停止上,周遭寂靜一片,片刻後划過一絲不協調的徽音。

  有人低低一笑,四周出錯的樂伶驚慌跪下,“請尊上責罰。”

  “怨不得你們,這水神仙上我都畏怕。”他語調寒涼,明明是鋒利的諷刺,卻帶著一層隱晦的曖昧,像極了刀口上殘留的一道血痕,“都下去吧。”

  “是。”一陣窸窸窣窣,左右之人退散而去。

  我垂著眼,少頃後,一雙錦靴映入眼中,我心口突突地跳動著,千言萬語堵在喉頭,卻不知如何開口。

  “怎么?水神仙上怕不是責怪在下未有徒相迎,怠慢了你,連話都不屑於說了。”

  他一口一個“水神仙上”,刺得我生疼。

  “旭鳳……”我猛地抬頭看他,冷不防撞上一雙冰冷的眼睛,“我……”我已不知自己要說些什麼,只是這樣近地看著他的眉眼,一時滿足得近乎痴了。

  他微微一挑眉,似有不耐,移開眼去,“聽聞水神明年開春便要榮登天后之位了,可喜可賀。今日可是來送喜貼的?水神膽識如今真得越發大了,隻身入我幽冥,就不怕有去無回?”他信手撥了撥尚未撤去的琴弦,殺伐之間一瀉而出,“還是,你賭我不敢殺你?”

  “旭鳳……”我一時不知如何言語,手上卻下意識地抱住了他的一條臂膀。他一頓,片刻後眼角一沉,似乎大怒,又似乎嫌惡至極,鏇即手上一揚,護體魔功將我重重彈開,我一下跌坐在地上。

  “水神請自重!”

  我掌心生疼,火辣辣的疼,然而,卻遠不及心中疼痛之毫釐……他那道嫌惡的眼神竟像一把刀生生扎入我的腑臟之間,狠狠地剜開一個鮮血淋漓的創口……

  他一甩袖,似乎多看我一眼都怕玷污了雙眼,轉身抬腳便要步出湖心亭。

  我驚慌失措地掙紮起身想要追上去,腳力卻一脫力,再次狠狠地跌在地上,看著他已跨下石階的腳,我頓時怕得全身發抖,這是我僅有的一次機會呀,若錯過了,便再也不會有了!凡人還有來生可盼,可是我們卻只有這一世,漫長而沒有止境的一世,若是以後再也看不見他,那樣漫長的千年、萬看甚至幾十萬年將是怎么的酷刑……

喜歡看 "香蜜沉沉燼如霜"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