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72)-劇情介紹網

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72)

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香蜜沉沉燼如霜》第72節劇情

  頃刻間,各盡所能淚流滿面。

  我啜泣著在背後喊他:“旭鳳,我錯了,過去皆是我錯了!你殺了我也好,剮了我也好,可是……不要不理我……我知錯了……”

  他驀地停住了腳步。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我以為是你殺了我爹爹,我答應過爹爹要孝敬他,報答他中,可是他卻灰飛煙滅了……一下子什麼都沒有了,沒有爹爹,沒有了方向,我不知該往哪裡走……我誤會了你……我以為……”

  “你以為?!”他一下子轉過身打斷我,衣擺帶起的落英紛紛揚怕,“好一個你以為!”他突然一笑,嘲諷盡顯。“為了這三個字,你便毫不猶豫地取了我的性合!水神之狠開天闢地無人能及,在下領教了。”

  是啊,我錯得荒謬,荒謬到無可補救……怎么辦?

  我慌亂地看著他冷眼對我,神智恍然間卻有一絲清明……我知道,我僅有這一次機會,下一刻不是我被他殺了,便是被天帝再度囚禁,千方萬語,其實只有一句話,這句話我從未對他說過。

  “有一句話,你信也罷,不信也罷……”我雙目直視著他,手心攥出了血漬,“我愛你……”

  他一動不動,眼前緩緩飄落下一片凋零的花。他居高臨下地看著我,眼中有一瞬間倒映出了那花瓣的火紅色,慢慢地,浮起一層恍惚和不屑,最後竟是勃然大怒。

  他冷哼一聲,唇角緊抿,“這次,你要的又是什麼?”

  我一時愕然,不知所以。

  他忽地抬頭一笑,“故伎重演?不想這么多年過去,你的騙術倒是越發拙劣了。上一次,你與潤玉聯手,僅用一縷青絲騙去我一命,大獲全勝。如今兩界還未開戰,不想水神卻已粉墨登場,入戲倒快……”

  “只是--”他突然俯身捏住我的下巴,“你二人就如此輕視我旭鳳?你以為我會在同一個地方跌倒兩次?”

  “不是的。”我被他捏得生疼,明明只是下巴被捉住,心中卻揪成一團,連眨眼都是疼的,像一條被掐住七寸的蛇,語無倫次,“不是的……我從不知曉潤玉竟欲策反……我說的是實話……我愛……你……”

  一串淚順著我的臉頰急速滑落,跌在他捏著我下巴的手背上。他一頓,竟像被煙火燙傷一般,迅速收回手,看著我,滿面鄙夷。

  “我清清楚楚記得臨死之際水神贈了我兩個字--從未!旭鳳至今奉為金科玉律,銘記於心,一刻都不敢淡忘。水神過去從未愛過我,怎么竟一夜轉了性子,愛上了我?還是說,水神竟有如此特殊之嗜好,癖好已死之人?潤玉素來行事滴水不漏,怎么就沒教好你呢?撒謊亦要有理有據,方才使人信服。”

  我婆娑著眼看他,水光朦朧,“我從一出生便被餵下了一種丹丸,喚做隕丹,至此,滅情絕愛……直到,那天我親眼看著你魂飛魄散,方才一口吐出……我亦不知何時喜歡上你的……”我低聲喃喃道,“或許,留梓池畔……或許,我詐死之時……又或許,你抱著宣紙對我回身一笑……或者僅是因為當年你那一句‘何方小妖?’我不清楚,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看見你受傷,我會很難過,難過到肺腑仿佛都被蟲蛀……”

  “隕丹?滅情絕愛?”他伸手緩緩捏上我的喉頭,“六界丹藥譜,我倒背於心,從未聽聞有一種丹藥可使人絕情絕愛。就算真有此丹,你又怎么會心竅未開卻對我動情?是你太笨,還是當我太笨?”他手上一緊,我的喉頭欲斷,“說吧,潤玉這次派你來意欲何為?同一伎倆反覆使用,不想他如今已黔驢技窮至此!你以為此番入了魔界還可以全身而退?”

  從他口中吐出的話語字字錐心,而我卻不怨他,是我負他在先,便是他負了我的性命亦不夠抵償他半分。

  眼前景象越來越模糊,我慢慢閉上了眼。其實,能死在他的手中未嘗不是一種幸福。

  驀地,他鬆開了手間的桎梏,我一下跌落在他冰涼的懷裡。他就這么任由我倚靠著,不伸手相扶亦未推拒,如此已叫我湧上一股微弱的希冀。

  未料想,下一刻便是他三九風雪一般的冷言冷語,“水神對天帝之愛果然感動天地,為了他,你居然連姓名都可以捨棄?而他,為了鞏固帝位,竟不顧未婚妻子的性命,窮途末路到將你送到我的手上。普天之下,有這般無情夫婿,亦有這般痴情妻子。好,果然好,叫旭鳳大開眼界!”

  我幾番想要伸手抱住他,卻使不上半分氣力,手腕動了動便無力地垂下,只能勉強睜眼看著他,“不是的,從來都沒有……沒有……潤玉……一直……一直只有……一直只有你一個……”

  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竟然覺得掃過我額際的清風輕輕一滯。

  “哈哈!”他倨傲地一笑,一手攬住我慢慢滑落的後腰,一手抬起我的下巴,一時間四目相對,“水神就如此自信?你憑什麼以為你能夠吸引我再受你一次欺騙?我想,我與穗禾的婚貼應該已於三個月之前送抵天界了,如果水神仙上被遺漏了,我現在便補你一份!”

  他看著我,一字一頓地說:“你若再說一句愛我之謬言,我便立刻殺了你!說一次,剮一次!”

  一陣風吹過,我的心片片碎裂,寂靜無聲。

  “報--”有鬼魅從花湖盡頭一路飛奔而來跪在鳳凰面前,“稟報尊上,天帝攜百萬天兵在忘川渡口外,言明尊上若不交出水神便立刻宣戰!”

  我心中一涼,指尖輕顫。

  “果不其然!”鳳凰倏地單手將我摟緊,蒼白的唇靠上我的耳際,薄薄的唇瓣輕輕開合刷過我的耳廓,“原來,你今日之行目的在此……嗯,水神為幽冥魔尊挾持,天帝震怒,為營救水神,不得不大舉進攻魔界,領正義之師,替天行道!”

  “看看,這是多么完美的藉口。人心所向,正義所趨。旭鳳自嘆弗如,無遠弗屆……”他含住我的耳垂在口中反覆用舌尖親昵地摩挲,最後,一口咬破,一滴溫暖濕熱的血順著我的頸側慢慢滑落。

  “可惜,叫你失望了,我早有防備,幽冥百萬鬼將日夜備戰,只待此刻!”他抬起頭,一個嗜血的笑容綻放在這張極致完美的臉孔上,他雙唇鮮紅,利落吐出兒子,鏗鏘落地,“應戰!”

  忘川無垠,水無痕,魂不盡。黑雲壓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鱗開。

  忘川那邊,天帝一身出塵白衣,負手而立,背後是天界的三十六員天將,還有數不盡的天兵,皆手持寒光凜冽的法器,倒映著正午的驕陽,叫人不能直視。

  忘川這頭,鳳凰立於渡口,獵獵紅袍張狂翻飛,烏云為之浮沉,驕陽因之見拙。十殿閻羅親自上陣,魑魅魍魎靜候帥令,鬼將妖兵嚴陣以待。

  除卻流雲飛卷,風聲嗚咽,沒有一絲聲響,沒有一個動作,寂靜之中一股沉沉煞氣正在一點一滴、不疾不徐地緩緩醞釀。

  我被安置在一把寬大的烏木椅上,周遭裝飾極盡奢華,長長的流蘇沿著椅背流瀉而下,像極了女子溫婉的長髮,在雲中起起伏伏搖曳飄飛。我伸手抓了一把,茫然地看著它們從指縫間滑脫,觸感細膩,綿綿密密扎入我幾近麻木的心頭。

  我距鳳凰僅兩步遠,感覺卻比隔著一條忘川還要遙遠。我看著鳳凰,鳳凰看著潤玉,潤玉看著我。多么可笑,多么詭異的一個輪迴。

  “潤玉今日前來並非戀戰,只為接回水神。”天帝終於率先開了口,那雙滌淨凡塵的雙眸定定地看著我,隱藏在眼底的是什麼呢?似乎有一絲焦急和失落,但是怎么可能?他永遠叫人捉摸不透。

  “喔--”鳳凰輕輕一哼,狹長的鳳眼微微一挑,聲如羌笛悠悠開口,迴蕩在招展的旌旗之間,“若我不放呢?”

  天帝身旁的呲鐵獸跺了跺蹄子,暴躁地抬頭噴出一口鼻息,他緊了緊手中的韁繩,淡然道:“如此,只有先禮後兵了!”

喜歡看 "香蜜沉沉燼如霜"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