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75)

香蜜沉沉燼如霜原著小說《香蜜沉沉燼如霜》第75節劇情

  佛祖爺爺嘆了一口氣道:“近在眼前,眼所至,心所見。汝所見皆彼,彼所見皆汝所見。”

  好玄妙的話,我著般聰明的魂魄都未聽明白,不曉得這宿主可能聽明白。

  “謝佛祖指點……”聽他這口氣,顯然同樣沒有參悟過來,屏息良久,仿佛在醞釀著什麼至關重要之言,最後方才開口,“不知是否尚有一線生機?”

  佛祖回道:“一念愚即般若絕,一念智即般若生。”

  佛祖爺爺誠然親切,有問必答,但是我以為這禪機確實不是人人都能參悟透的,這便是為何佛祖是佛祖,而我只能是一縷小魂魄的原由。

  我仔細地想啊想,於是,睡著了。

  再次醒來時,我看見宿主帶我回到了原來的處所,面前卻付手站立著一位沒見過的青衫公子,他袍帶飄飄,一副清雅的神仙模樣。

  “我曾經以為我們是旗鼓相當的對手,都堅持著自己的尊嚴與立場。只要互相耗著,僵持著,總有一方會勝出。可是如今,我方才頓悟,原來有些事情從來就沒有輸贏之說,沒有對錯之分,有的,只有錯過……我算錯了開始,你算錯了結局……。回天乏力,悔不當初……”青衫公子說話時聲音很輕,很和煦,但眉宇見卻有解不開的哀愁和悔恨,好象一陣憂傷的春風,錯過了化期。

  “錯過?”只見我的宿主緩緩開口,“不,你並非算錯,而我從未計算。難道今日你還不明白,一個‘算’字乃是情之大忌。我從不曾錯過,我不相信錯過。我只相信過錯。”

  那青衫公子似乎被戳到要害處,一時間再無答言。半響,才開口道:“穗禾,已經被我壓入眥婆牢獄。”

  聞言,我的宿主只是輕輕“恩”了一聲,表示知曉,似乎心思並不在此處。我順著他的眼睛,看見了那青衫公子袖口露出的一角宣紙。

  那青衫公子臨走之前從袖兜之中拿出一裸紙,遞給我的宿主,“我想,有些東西她是想給你的,雖然我有千千萬萬之不願,我殫精竭慮地想占為幾有,但是,不是我的,終究不是……”

  我的宿主接過這沓泛黃的紙張,看了看那襲即將離去的青衫,吐出四個字:“永不再戰。”

  那青衫公子回首,直視我的宿主道:“永不再戰。”隨即,翩然離去。

  四字泯恩仇。

  只是,我怎么覺得那沓廢紙看著有些眼熟?看著它們被一張一張翻過去,我越發覺得眼熟。

  每一張紙皆畫滿了圖,只不過這作畫之人的畫技實在是拙劣不堪。不說別的,便說眼前這張吧,我看了半日方才看出畫的是一隻鳥兒,只是,這究竟是一隻什麼鳥兒,便不大好說了……既像一隻拖了長尾,染了色的畸形烏鴉,又像一隻掉了毛被安錯頭臉的鳳凰,不好說,實在不好說。

  我正嘖嘖讚嘆這驚天地泣鬼神的畫技,卻不經意見又瞧見一隻能感紙,上面畫了一個人的側影,寥寥幾筆,一個驚才絕艷的清傲公子便躍然紙上,鳳眼薄唇,道似無情,卻似含情,惹人遐思,讓人竟想踏入畫中一窺其真面目。

  一沓紙張被我的宿主逐一翻過,我發現其中大部分畫的皆是這個清傲公子,或坐或站,或嗔或怒,雖然都只是側影或背影,卻皆生動至極,一笑一顰仿佛此人近在眼前。

  我不禁疑惑,這做畫之人花鳥蟲魚洋樣皆畫得摻不忍睹,怎的獨獨畫這男子卻如得神來之筆,靈氣神韻盡現筆間?

  “錦覓……”

  他怎么好端端地看著畫,有喚這名字了?

  只見他纖長的手指捏緊紙張的一角,一點一點收緊,力道之大竟連指節都泛白了,像是要抓住什麼要不可及的東西,又像是在忍受著什麼痛苦。

  “你怎么這

  ------------

  分節閱讀 44

  么傻……太傻了……我以為我已經很傻……沒有想到,你竟然比我更傻!”

  “為什麼你這么傻?我教了你一百年,你什麼多沒學會,怎么獨獨將這痴傻給學去了?庸才!”

  “我一個人傻便夠了,你怎么可以也這么傻?……你知道……我捨不得……”

  他這一翻傻子論聽得我頭暈眼花,不過他這般鄙夷傻子,卻叫我莫名地生出一種憤慨,傻子哪裡不好了?沒聽說過傻人有傻福嗎?

  “從一開始,我便知曉是你救的我……那隻兔子,我第一次看見時,便一眼看出是你,但是,我只當不知……因為我知道再見便是殺戮,可是我下不了手。即便你騙了我,殺了我,即便我每時每刻都提醒自己要恨你,要親手殺了你,可是只要一面對你,再好的駐防和策劃頃刻之間便潰不成軍,不值一提。我不但下不去手,竟還常暗暗期盼看見你,中毒一般,連我自己都鄙棄自己……”

  “那夜,我沒有醉……可我只當自己醉了,抱著你,抱緊你,擁有你竟讓我真的醉了。我竊竊地滿足,唯願天荒地老。仿佛無論什麼恩怨都不過是過眼雲煙,這樣的念頭驚到了我,讓我痛恨我自己,痛恨自己為了你心軟到連性命、尊嚴都可以捨棄。”

  “我故意喚穗禾的名字,只是想提醒自己不能被你迷惑。可是,當觸到你瞬間落寞的神情,看見你離去的凌亂腳步,我的心好疼,連呼吸都是疼的,我恨不能追上去告訴你,不是你以為的那樣。

  “那天,你只身前來幽冥,你竟然對我說你愛我。我一時間心跳都停止了,雖然連頭髮絲都知道這是一個謊言,可是我卻信了,飲鴆止渴一般不能自己。我口中雖然諷刺著你。可心底卻因為有你這句話而溫暖起來。”

  “我逼自己對你說出狠言,我對你說:‘你再說一次愛我,我便立刻殺了你。說一次,剮一次!’其實我知道,只要你再說一次,我便會什麼都放棄,不顧一切、不擇手段地將你牢牢綁在身邊,再深的仇恨皆拋諸腦後……可是,你走了,你怎么可以就這樣走了呢?”

  “看見你化成一片霜花蒸騰而去……我以為我死了。曾經被你一刀穿心都不及這般痛……可是,我卻沒死……為什麼你每次都可以這么狠心?”

  聽他這般自言自語,我不知道是何感受,只覺得恨不能立刻便成一顆葡萄來讓他歡欣。

  可是怎樣才能變呢?正在我左右為難,不知所措之時,不想周遭竟起了變化,有水氣在慢慢向我聚攏,一點一點凝結在我周身,最後將我固定地不能動彈。

  我心中一念閃過,不好!

  然而,為時已晚。我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像一隻被松脂凝結其中的飛蛾一般,被那些水氣包裹著從他的眼眶之中滑脫而出。

  原來,我竟是宿在他眼瞳之中的一滴淚,從一開始,就注定了分離……

  此刻,我竟生出一絲不捨,在下落的瞬間,我回頭看他,根本不是什麼醜陋不堪的妖怪,入眼的是一個極清俊的公子。

  意料之外,又似乎所有皆在意料之中。

  命中注定罷了……我一聲嘆息,落下。

喜歡看 "香蜜沉沉燼如霜"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