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男孩分集劇情介紹(1-20集)大結局-劇情介紹網

我的男孩分集劇情介紹(1-20集)大結局

我的男孩第1集劇情介紹

  安慶輝為愛餐廳苦等候 羅小菲酒後餐廳尬遇小男友

  一家高級餐廳內一幫年輕人在為自己的夥伴慶祝生日,歡快的唱著生日祝福歌曲,推杯換盞無比熱鬧。而恰恰相反的靠近櫥窗位置獨自坐著的五專視覺傳達科大四的學生安慶輝,在不停的一杯接一杯尷尬地喝著白開水等自己心儀的女生。而旁邊一桌獨自坐著喝醉了的廣告導演成熟女性羅小菲,一杯接一杯的喝著紅酒的同時也沒忘記諷刺另一桌小情侶,戳穿男士想和自己女友上床卻假裝斯文的真實內心,氣急敗壞的男士帶著自己的女友離開餐廳,臨走時羅小菲還 “好心”提醒一句別忘記買套子,還不忘舉杯祝福人家有個美好的苟合之夜。

  羅小菲的刻薄粗俗讓安慶輝看傻了眼,卻被羅小菲罵看個屁呀,安慶輝趕忙低下了頭,不敢搭理這個喝多了的女人。羅小菲拍著桌子手指安慶輝讓他過來,安慶輝低著頭一動不動,羅小菲仍舊不依不饒大聲喊著說安慶輝一點禮貌都沒有。羅小菲的大叫招來了大堂經理讓羅小菲點餐,聲稱店裡是有最低消費的,羅小菲並不點餐反而手指安慶輝說自己好歹買了一瓶酒喝,可他只喝白開水。大堂經理帶著特有的職業微笑轉向了安慶輝,安慶輝小聲的請求大堂經理再給自己10分鐘時間。

  大堂經理離開後羅小菲又開始以過來人的語氣不客氣的傳授自己的經驗及看法,明確的告訴安慶輝他等的人不會來的,10分鐘之後還是會心碎的,因為等了那么久對方連一個電話都沒有,這是典型的放鴿子。安慶輝表面低頭不語實際心裡氣的要爆炸了,再想像里自已經暴跳如雷的拍案而起,指著這個惡毒的阿姨罵了,他想憤怒的告訴面前這個阿姨不是每個人都跟他想的一樣。可表面上安慶輝依然老老實實坐著,標準一副小男生姿態,那個他所謂的阿姨羅小菲仍舊在像唐僧一樣喋喋不休的說著自己的標準看法,逼著他承認那個他心儀的女人根本就不喜歡他。因為有新的客人來到桌子不夠用,大堂經理看著兩個人相談甚歡的就希望他們能夠並桌而坐。根本不在乎安慶輝是否樂意並桌羅小菲拎包就坐過來,並大方的讓安慶輝點餐說她請客。看到安慶輝轉身拿包還以為他要離開,醉醺醺的勸他不要離開這裡是有最低消費的,不吃白不吃。哪知安慶輝從包里掏出一個小紙條交給了大堂經理,這是他小舅提前為他定製好的泡妞點餐小紙條,粗略算來得有3000元,經理開心的離開準備去了。羅小菲可憐安慶輝精心安排的3000點餐卻被放了鴿子,為了證實自己不是被放鴿子了安慶輝再次撥打電話可依然沒人接聽。他想解釋給羅小菲只是對方手機有問題,羅小菲打斷他的解釋讓他想哭就哭吧,還不忘誇獎自己是個身經百戰的長輩,這個長輩給他的都是最真實的也是最棒的答案。

  安慶輝向羅小菲講述了自己的故事,安慶輝的母親正在經歷更年期,不但會亂發脾氣還隨手丟棄他的作品當垃圾,更不管他的吃飯問題,在他緊張忙碌的學習中,饑寒交迫的生活中唯一支撐他活下去的能量就是他的學妹潘妍婷。潘研婷的名字因為和一個洗髮精的名字只差一個字所以大家又叫她洗髮精,由於潘研婷是尼咕嚕的直屬學妹所以自己才勉強和尼咕嚕成為了死黨。

  安慶輝總是默默的關心著潘研婷,看到需要幫助就央求自己的死黨尼咕嚕去幫忙,只要想到潘研婷三個字自己的心就心痛痛的,這可能就是初戀的感覺吧。

我的男孩劇照

我的男孩劇照

  從尼咕嚕那裡得知潘研婷的陶藝課可能要遭到淘汰了,而作為這課的特長生安慶輝正好可以幫到潘研婷,這個訊息的交換條件就是自己假扮成蠟燭,穿上緊身衣對著特製的塑膠袋戴在頭頂並吹起,剩餘的事情如何做就交個搞屁和尼咕嚕了。安慶輝明知道尼咕嚕和搞屁是為了在視頻網站上發出去供大家娛樂的,但是為了能在畢業前和潘研婷吃頓飯向她表白,他只能同意。安慶輝將自己的所有作業拋之腦後幫潘研婷完成了陶藝作業, 又提前預支3個月的零用錢才能來這個餐廳請她吃飯。因為他小舅告訴他女生沒有變成女朋友之前都得大方花錢的,吃飯得吃貴的,並特意為了這頓飯跟小舅學了如何用刀叉剝去蝦殼

  而現實中剝龍蝦殼的是羅小菲這樣拿手直接掰斷,用筷子剜出龍蝦肉,讓龍蝦肉飛到地上。羅小菲用最快的速度撿起來剛到嘴邊又想安慰安慶輝那顆受傷的心,於是強迫安慶輝吃下去,也不管安慶輝用嫌棄的眼神瞅著龍蝦肉硬是捏著腮幫子就給塞進嘴了。

  隨後羅小菲勸安慶輝世界很精彩,快點放棄小河流吧,千萬不要像自己那么傻世界那么大自己就是無法忘記那條臭水溝。安慶輝小心翼翼的問了句阿姨你是不是也被放…..,羅小菲就一頭栽倒桌上起不來了。剛定下神來羅小菲突然又站起來拉著安慶輝的手用略顯曖昧迷離的眼神盯著他,說茫茫人海相遇也是緣分,百年修的同船度,所有的一切時間都會給出答案的。說罷轉身離去,留下安慶輝在店裡支付了昂貴的點餐費用包括羅小菲自己點的兩瓶酒錢。

  在回家的路上安慶輝看到羅小菲躺在馬路邊的台階上,趕緊跑過去跟這個阿姨商量把酒錢還給自己,可羅小菲口口聲聲嚷嚷著要回家,喝多了又不肯說出自己家在哪裡,無奈的安慶輝只能又把他帶到餐廳,結果餐廳還關門了,通過翻看她的手機打電話給一個叫“他”的人打電話也沒得到什麼幫助。近乎絕望的安慶輝決定不管她了脫下自己的外套蓋在羅小菲身上自己坐車離開了。

  坐在車上的安慶輝擔心這個阿姨會遇到不測,終究還是回來找躺在餐廳外的羅小菲,無計可施的安慶輝只得找一個賓館安排羅小菲住下,在賓館裡看到香肩外露的羅小菲安慶輝有些心笙搖曳,忍不住伸出手替羅小菲將衣服往上提提,羅小菲卻突然睜開眼並且吐了安慶輝一身。

  來到學校尼咕嚕告訴安慶輝,之所以洗髮精潘研婷沒能去赴約吃飯是因為他們約的是下周六而不是這周六。想到自己還有機會和自己心儀的女孩吃飯安慶輝心花怒放,可想到自己的錢為了另一個素不相識的女人全花掉了自己就懊惱不已,一時不知道該從哪裡弄錢。

  操場上潘研婷和同學一起看手機上安慶輝裝扮成蠟燭人的視頻,忍不住哈哈大笑。此時正巧安慶輝不小心將一個球打過來正好落在潘研婷面前,被潘研婷認出是拍小視頻的裝扮小蠟燭的學長忍不住誇讚蠟燭裝好可愛。

  羅小菲清醒以後通過餐廳訂餐電話找到安慶輝,讓他到自己的工作單位來把那天的餐費還給他。來到羅小菲工作地點安慶輝見到了明星MELODY在錄製吸塵器廣告非常驚訝。趁著休息的空擋羅小菲抽時間來見安慶輝,工作中的羅小菲精明強幹,讓安慶輝都不敢相信和那天的阿姨是同一個人,對於阿姨這個稱呼羅小菲和所有女性一樣排斥,用命令的口吻告訴安慶輝對待女性最有禮貌的稱呼是姐姐。

  羅小菲問安慶輝喝酒那天自己是不是做了很多的蠢事,安慶輝一開始興致勃勃的講給她聽她喝醉之後的姿態。羅小菲那些一時忘記的片段也都回歸大腦,不由得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腦袋。正在此時助理過來請示問題,安慶輝看到羅小菲訓斥自己助理的樣子嚇得不敢再繼續說下去,改口說羅小菲幫助自己挺多的。並且告訴羅小菲是自己用她電話打給了一個署名是“他”的電話,羅小菲聽後說安慶輝闖禍了,但是既然闖禍了就該由他出面周六中午去幫個忙,安慶輝只好答應。幸好和潘研婷晚上一起吃飯的時間錯開了。

  羅小菲告訴安慶輝如果想擁有一段好的愛情就需要成為一個好的男孩。替安慶輝裝扮完畢羅小菲用欣賞的眼光看著安慶輝贊了句這才像我的小男朋友,安慶輝對這個稱呼大吃一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