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大君分集劇情介紹(1-20集)大結局

韓劇大君第1集劇情介紹

  李徽死而復生重回王朝 小燕無辜枉死李徽立志

  空曠寂寥的雪山深處,殷成大君李徽帶著侍衛和侍女兩名屬下艱難而堅定的趕回王宮,李徽出征北方三年未歸,現在終於回來了。

  王宮裡的主上已經病情沉重,命懸一線,大妃娘娘命令封鎖主上病危的訊息,現在世子年幼,訊息一旦傳出後果不堪構想。但依然瞞不住晉陽大君李江安插在皇宮的耳目,訊息很快被送出。

  與此同時,李徽已經來到城門口,卻遭到無端阻攔,並說李徽已戰死沙場,現在這個是冒名頂替,侍衛告訴城門守將此乃死而復生的李徽,豈料,守門將領卻以不敬之名欲殺死李徽三人,怎奈三人武功高強守門將不是李徽等人的對手,恰在此時李徽看到宮裡慌慌張張出來一名宮女,隨後追趕而去。

  宮女將信送給李成,告知主上病危的訊息,大妃娘娘控制訊息不外泄,尹娜謙和李江以及尹娜謙的哥哥商議下一步行動,尹娜謙分析現在是關鍵時刻,而大妃娘娘卻孤立宗親和大臣,建議李江奪取顧命之位輔佐幼主,目前在皇宮的晉陽大君李江兵力和大妃娘娘各一半,當務之急就是立刻進宮奪得先機,李江同意了尹娜謙的意見,尹娜謙高興地讓哥哥迅速安排,自己則要幫李江準備進宮朝服,此時卻有人來求見李江。

  來人正是成瓷炫,因為她和李徽是感情深厚的戀人,而李江對其求而不得,李徽去北方的三年多次求親不成,李江因愛生恨,讓弟弟元凌君去求親成瓷炫,逼迫兩人成親,成瓷炫來找李江懇求他不要讓元凌君去求親,李江卻告訴成瓷炫她除非回頭跟自己,否則就必須準備做新娘,成瓷炫再次拒絕了李江,並表示自己非李徽不嫁,之後告辭而去。

韓劇大君劇照

韓劇大君劇照

  等候在外的尹娜謙看到成瓷炫出來上前就是一記耳光,她原本和成瓷炫是很好的朋友,尹娜謙的這個舉動讓成瓷炫很傷心,尹娜謙告訴成瓷炫自從她在他面前搔首弄姿那天起,兩人便已不是朋友了,尹娜謙每次看到成瓷炫都忍不住妒火中燒,在她看來尹娜謙這次牙根就不該來見自己的丈夫,希望她能跟元凌君成親,那對她來說才是最好的折磨。

  李徽抓住了送信給李獎的宮女將其殺死,讓侍女穿上她的衣服拿著令牌混入宮中見大妃娘娘,並同時寫下血書“徽”字讓其帶給大妃娘娘。

  侍女見到大妃娘娘時,大妃娘娘正為現在的時局憂心,就要堅持不下去了,隨行的宮女們看到侍女不知道行李,懷疑是刺客欲將其抓獲,侍女武功高強制服侍女順利將血書交給大妃娘娘,大妃娘娘一看便知是李徽回來了,激動的落淚,趕緊命人去接李徽二人請求接入宮中,與此同時,李江也坐著轎趕往宮中。

  李徽看到大妃娘娘跪地哭喊母后,我回來了,眼淚順著臉頰流下。大妃娘娘看到跪在面前的李徽激動的抱著他,淚流滿面,她沒想到這個兒子還能回來,心疼他不知道吃了多少苦,本以為已經死了,可是現在卻回來了,上天終於把李徽送回來了。

  而李江來到宮門外欲強行進宮殿探望主上,被宮人攔截,宮殿內傳出哭喊的聲音,大妃娘娘從殿里走出來,大妃娘娘告訴李江和眾人主上已經駕崩了,李江傷心之餘問起顧命之位有誰擔任,李徽從大殿走出來告訴李江自己已經接受了顧命之職,並傷心的走上前抱住李江,輕聲說著兄長,我回來了,我活著回來了。

  李江和李徽更換喪服的時候,李江故意告訴李徽成瓷炫即將和元凌君成婚的訊息,李徽不顧一切地騎馬趕往成瓷炫家裡,成瓷炫父母看見李徽的剎那還以為是見到鬼了,李徽要求見成瓷炫卻遭到拒絕,成父成抑告訴李徽成瓷炫已經許配人家了。李徽不顧一切的衝進內院大叫娘子,成瓷炫此時已經落髮欲出家為尼,聽到叫喊聲成瓷炫衝出屋門顧不得穿鞋,飛奔至李徽懷裡,二人緊緊相擁,激動落淚。

  時間回到了兒時,李徽自幼生長在宮中,快樂幸福,而李江則從小被寄養在外,不奉召不得入內,李江滿腹怨言,認為同樣是王子可是自己卻不得享受父親關愛,母親愛撫,由於心裡懷著巨大憤慨,他不顧宮人阻攔強硬來到宮門求見大妃娘娘,大妃娘娘由於照顧生病的世子命李江離開,李江固執的硬要進宮見主上和母后,即使渴死也要站在宮門口,此時,李徽走出來抱住這個兄長,告訴他母后在等著他,對於宮人的阻攔李徽更是一頓責罵,並主動承擔因此帶來的任何後果,李江得以跟著李徽見到大妃娘娘。

  大妃娘娘見到李江,責問李成為何不顧制度非要覲見,李江告訴大妃娘娘自己好久不見母后因此思念,大妃娘娘不僅動容,讓坐在身側的李徽去安排李成的住處,豈料,李江卻因為李徽不該坐在那個位置讓自己跪拜,李徽慌忙跑到李成身邊坐下,承認自己的過錯和欠考慮。李徽把自己寫的思念李江兄長的詩詞念給他聽,李江卻在觀察大妃娘娘的神情,看到大妃娘娘欣賞和喜愛的神情更加深了李江對李徽的恨意。

  李江跟著李徽走出大殿的時候發現有個小宮女小燕幫李徽擦拭靴子,李徽對這個小燕也比較關心照顧,責怪宮女不該出來幹活,小燕表現出對李徽的愛慕,李徽命小燕回去養傷,等到傷養好要帶著小燕去玩。

  大妃娘娘照顧發燒生病的世子,世子再次陷入昏迷當中,大妃娘娘自責不該讓李江此時進宮,才會導致世子病情加重。

  李江獨自練習射箭,可是卻射不中,陽安大君此時來到,一箭正中靶心,李江看到陽安大君很開心撲向他懷中,李江告訴陽安大君這裡的人對他都很好,陽安大君告訴李江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即使出於愧疚也該對他好,並告訴李江皇室的繼承一直都是旁系而不是直系,如果李江從小在宮中長大就會威脅世子的地位,同時,世子身體不好,據說都是因為李江所致,因此他才會一出生就被送到外面。

  李江得知真相後嫉恨之情更盛,看到李徽和宮女們玩的開心,小宮女小燕因為誤抓到李江為李徽,她從言語中表現出來對李江的客氣,和對李徽的喜歡以及崇拜之情。小燕的表現激怒了李江,李江命令小燕到自己身邊來,小燕卻反抗李江認為自己是李徽的人,從小隻聽李徽的命令,這讓李江惱怒,一氣之下將小燕推進水池裡,這一幕被李徽身邊的侍從奇特看到,奇特飛快地跑去通知李徽。

  李徽趕到的時候小燕的屍體已經浮上水面,李徽含著眼淚瞪著李江問他為什麼不救小燕,李江告訴李徽是因為小燕自己開心的不知所以掉進水池的,李徽大罵李江撒謊,因為奇特全都聽到了看到了。

  李徽向奇特詳細了解了整件事情,並讓奇特去幫自己拿衣服,,他要換上乾淨的衣服去和李江談談,奇特剛走出房門就被人用布套上頭帶走了。

  李徽欲向大妃娘娘告知此事,卻被陽安大君阻攔,因為李江殺了小燕以後心裡害怕,跑到陽安大君這裡哭訴,擔心會再次被趕走,陽安大君出面綁走了奇特,藉以要挾李徽不能說出此事,否則奇特就會被殺,李徽為了顧全奇特的命不敢告訴主上和大妃娘娘。

  陽安大君送給李江一張弓箭,看著李江射箭時,陽安大君告訴李江這個弓箭不是練習用的,而是實戰用的。並告訴李江不需要擔心李徽高密,因為他不但沒有抓住李江的把柄,反而抓住了李徽的弱點,現在李江的秘密卻成了李徽的枷鎖,而權利可以掩蓋所有的錯誤,陽安大君鼓勵李江必須讓自己強大,只有這樣才沒有人能指責他的錯誤。

  李徽和奇特兩人對著小燕死去的河面哭泣,李徽告訴奇特以後就剩下兩人了,以後不要離開自己身邊,現在的自己既小又沒有能力,連小燕的冤死都不能解決,目前唯一能保護的人就是奇特,他不能讓奇特在受到傷害,兩人一定要一起長大,一起變得強大。

喜歡看 "大君"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