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我的大叔分集劇情介紹(1-16集)大結局

韓劇我的大叔第1集劇情介紹

  李至安養老院偷出奶奶 朴東勛老婆出軌上司

  朴東勛是一家建築公司的結構設計師,也是一個部門的部長,今天都在公司認真工作的朴東勛突然聽到同事的大叫之聲,慌忙跑過去看,原來是一隻瓢蟲飛了進來,慌亂的人們以為是馬蜂,一個人開始叫喚就都跟著亂做一團,這隻瓢蟲徑直一路飛到了公司女職員李至安的胳膊上,正當朴東勛正要抓獲這隻瓢蟲方生的時候,卻被李至安用一本書拍死,同事們都在對剛才的事情意猶未盡,認為朴東勛真的是善良,一個蟲子飛到車裡都想給送出去的人。

  大家正在熱議這件事,尹尚泰常務來到這裡,首先批評了作為這裡部長的朴東勛並對他進行罰款。李至安為大家分發完信件就準備離開了,工作漫不經心的她連信件掉落地上都不知道,或許知道也不在意吧,只是做完就可以離開了,朴東勛發現自己的信件被送錯了一個,正打算去找李至安的時候,卻發現李至安正在偷拿公司公共飲區的飲品,他不想撞破這件事,只好選擇坐下假裝看不見。

  而公司的監控器似乎對這些事情也不在意,更多的是關注某個領導的手機信息吧,朴東雲常務通過對每個攝像的監看想要了解為什麼自己的信件需要別人送進來,他突然發現了電梯裡鄭燦模常務的手機簡訊,切換近距離他看到信息內容是有人想和他一起喝酒可是又擔心眼睛太多盯著呢。

  辦公室里,拿著鄭燦模手機看著簡訊的王永根專務,詢問鄭燦模是怎么回事,儘管鄭燦模解釋自己只是為了迷惑敵人,實際沒有任何交際,但是王永根也不會相信他,現在馬上就要投票從新選舉了,難免會被人拉攏,因此放了鄭燦模大假讓他離開公司,而都俊英在王永根看來明明是最適合自己秘書的人,可是現在去歐洲轉了一圈之後有些得意忘形了,那個發給鄭燦模簡訊的人正是都俊英,目前都俊英是代理理事,也是朴東勛的學弟,更加個朴東勛的老婆姜允熙有著曖昧關係,同時更是朴東勛的上級,也是一個不苟言笑的人。

我的大叔劇照

我的大叔劇照

  朴東勛從信用卡透支了錢幫著大哥朴尚勛購買衣服,並趁弟弟朴基勛出去接電話的時間偷偷塞給朴尚勛錢,他覺得朴尚勛現在沒有工作又離婚,在結婚也是需要錢的,見朴尚勛不肯接受錢財,朴東勛告訴朴尚勛這是姜允熙給的,並且表示因為出差而不能參加朴尚勛女兒的婚禮了,朴尚勛反問朴東勛姜允熙是真的要出差嗎?朴東勛選擇了相信老婆,他覺得只要老婆說是出差就是出差。

  姜允熙等著都俊英回來,焦慮而生氣的責問都俊英為什麼不給自己打電話,都俊英解釋因為在公司所有人都盯著自己,既不能拿著另一部電話也不能用公用電話,現在連他和鄭燦模喝酒的簡訊都被翻了出來,又豈敢亂動,姜允熙躺在都俊英肩頭訴說著自己的思念,正因為強烈的思念才會責怪他的,都俊英摟緊了姜允熙並親吻了她。

  而現在的朴東勛三兄弟在酒吧喝酒,發表著對沒錢哥哥電影的看法,幫助弟弟朴基勛發表對電影的暢想,老大覺得用自己作為題材拍出來一定會很棒的,他知道朴基勛一直都想成為優秀的導演。

  度過一天無聊的時光之後,朴東勛開始往回走,在車上看到了李至安靜靜的站在那裡,她似乎一直都是話那么少,甚至不說話,朴東勛下車跟著李至安走了一段之後,又覺得有些不太好轉身離開了,李至安一個人孤獨的回到家裡,吃著從公司帶回的東西,燈突然亮了,李至安頭也不回的繼續吃東西,身後坐著的男人問李至安是假裝看不見自己嗎,李至安頭也不回扔給男人一疊錢,男人用腳劃到自己面前,這個男人就是李至安的債主名叫李光日,此時,李至安接到養老院的電話。

  養老院的人問李至安的奶奶她孫女是不是換電話了,打電話也沒人接,居住地也換了,奶奶躺在那裡聽不到任何話,只能拚命揮動著手臂,發出啊啊的聲音,而坐在門外的李至安聽到了房間內的一切,可是她無法進去,因為沒有錢,等到養老院的護工離開之後,李至安進去看奶奶,並打電話給一個男孩,可是正在玩遊戲的男孩根本就不願意李徽李至安,李至安幫奶奶收拾了物品之後,偷偷的推著躺在病床上的奶奶離開了療養院。

  李至安為奶奶蓋好被子,為她系好圍巾拚命的推著奶奶奔跑,來到大街上李至安看到一輛白色轎車和自己推著的病床擦肩而過,害怕被人看到,李至安下意識的轉過了頭,裹緊了衣領。

  李至安無法一直推著奶奶前行,只好跑到超市里假裝購買東西,悄悄偷走了超市的購物車,但是在公交地方等了許久都無法把奶奶放上車,好不容易等到了男孩到來,幫助自己把奶奶放到了計程車上,送回家裡。李至安希望男孩能幫助自己照顧奶奶的日常生活,弟弟認為一天兩次來照顧奶奶,超出一星期自己就不乾,男孩走後,李至安叮囑奶奶以後等到男孩來的時候再去廁所,可是奶奶根本聽不見李至安在說些什麼。

  到了朴尚勛女兒結婚的日子,朴基勛想從婚禮上替哥哥多抽取一些禮金,卻被朴尚勛的前妻發現,因此而發生激烈的爭吵。在前妻看來朴尚勛根本就不配拿禮金,從來也沒見他出錢養過孩子,因為這件事,朴尚勛在婚禮上丟盡了顏面。

  家裡的困境讓三兄弟愁容不展,朴尚勛勸朴東勛無論如何都要在公司待著,絕對不能被開除,否則自己的今天就是弟弟的明天,而且為了母親去世時候能夠擁有好的花圈都不能離開公司,而此時的朴尚勛妻子姜允熙正在和他的上級享受著旅遊 的美好時光,無疑,這是一個巨大的諷刺。

  次日,朴東勛在進行高空作業測試建築物的時候一不小心掉落了測試儀,嚇得朴東勛肝膽俱裂,回到辦公室,看到冷清的辦公場所,他想起了以前和同事一起的工作熱情,似乎已經一切不在了,此時他再次看到了李至安正在整理信件,朴東勛暗示李至安即使沒有人的時候偷東西也非常不妥,李至安卻頭也沒抬說了一個人字,朴東勛覺得似乎自己說了句多餘的話,李至安似乎並未把這裡的人當人,他向李至安道歉說不該讓她說話。

  母親來到建築公司找朴東勛,拿出了自己僅有的積蓄,說出自己的想法,她希望能給朴尚勛開一個餐飲店,但是手裡的錢不夠,需要向銀行貸款,而現在唯一買房子的就是朴東勛,因此希望朴東勛抵押房子貸款給哥哥,朴東勛告訴母親自己抵押房子也遠遠不夠,母親問朴東勛是不是不願意這么做,朴東勛低下了頭。

  朴東勛在超市碰到了李至安買東西,可是因為錢不夠她的西紅柿沒有買,朴東勛幫李至安結賬之後追趕李至安,卻已經不見了李至安的身影。

  要債的李光日再次來到李至安家裡撬開她家的房門,卻恰逢李至安回來,李至安阻止李光日進入到自己家裡,卻被李光日痛打一頓,李光日大罵李至安是個賤女人,一輩子也還不清自己的債務,只能不停的還利息,最終悲慘的死掉,李至安卻笑了,質問李光日是不是喜歡自己,因此假借要錢為名糾纏自己,李光日似乎是被戳中了心事有些惱羞成怒。

  李至安伺候著奶奶上完廁所,悄悄擦去被李光日打的血漬,又似乎若無其事的弄著從公司偷拿的飲品喝著,由於背對著奶奶,奶奶無法看見李至安的臉,只覺得她似乎喝東西嗆到了,不停的咳嗽,後背也一顫一顫。

  次日,有個戴頭盔快遞送到朴東勛手裡一份快遞,打開一看裡面全部是5000萬,希望朴東勛能多多照顧,朴東勛緊張的四下看過去,卻只發現戴著墨鏡的李至安抬著頭,似乎一直盯著自己看,朴東勛一直等到所有人都離開了,再次望向李至安,李至安今天也沒有離開,正當朴東勛想打開抽屜拿走錢的時候,李至安卻突然擋在抽屜前,並提出希望朴東勛能請自己吃飯,朴東勛領著戴著大墨鏡的李至安吃飯,李至安卻又提出想喝酒的要求,酒吧里非常昏暗,李至安戴著墨鏡怪異的樣子引來大家的矚目,朴東勛希望李至安能摘下墨鏡,李至安卻讓朴東勛看了看自己被打傷的眼睛。

  此時,弟弟朴基勛恰好來到這裡,看到朴東勛和一個女人坐在那裡,發短訊問那個女人是誰,朴東勛抬頭看到了窗外的朴基勛,李至安離開酒吧之後不希望朴東勛送自己,看著李至安離去,朴尚勛和弟弟朴基勛都來到朴東勛面前詢問女孩是誰,朴東勛知道他們懷疑什麼,只是簡單的說了句同事,留下滿臉狐疑的兄弟倆離去。

  朴東勛就像做錯事的孩子主動打電話給姜允熙,問老婆想吃什麼,自己可以買給她,姜允熙卻覺得不明白自己想吃什麼,希望朴東勛買他自己愛吃的就行,姜允熙在朴東勛面前似乎從未撒嬌,從未微笑,那些似乎都是留給都俊英的。

  李至安趁著晚上再次來到公司,成功的混進大樓,並迅速的偷取了朴東勛放在抽屜里的錢。

  朴東勛一覺醒來慌忙來到公司,似乎一切都那么正常,但是朴東勛打開抽屜的時候卻發現空空如也,他著急的到處去找,翻遍了所有的抽屜依然一無所獲,同事紛紛問朴東勛丟失了什麼,朴東勛卻什麼也不能說,此時他再次望向李至安的位置,發現李至安並未來到,突然想起昨天李至安的怪異行為,朴東勛意識到李至安偷了自己的東西,一問之下居然沒有人知道李至安的電話。

  很快,公司里接到了朴東雲收取賄賂的舉報,朴東雲認為自己從未見過5000萬的賄賂,並讓人調取監控設施,而此時的朴東勛如坐針氈,一抬頭看到了喪命的監控器,他不想坐以待斃迅速來到監控室,希望能查到究竟是誰偷了自己的東西,可是監控室里調查科的人已經在那裡了。原來是都俊英安排尹尚泰送禮的時候快遞送錯了人,把朴東雲寫成了朴東勛,這讓都俊英非常生氣,本來是向借著這個機會拿掉對手朴東雲,卻沒想到送快遞都能送錯,而朴東勛工作很明顯是保不住了,調查科的人很快根據攝像頭鎖定了朴東勛,並帶走了他。

喜歡看 "我的大叔"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