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第14集劇情介紹

韓劇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第14集劇情介紹

  尹珍雅承認錯誤主動求和 徐俊熙申請帶著尹珍雅出國

  徐俊熙拍打著房門希望尹珍雅能開門,尹珍雅母親衝上來捶打徐俊熙,責怪他太放肆,尹珍雅父親將尹珍雅母親拉回房間。徐俊熙趴在門上叫著姐姐,讓他不要哭,自己真的沒事,尹珍雅哭的更加傷心,此時,酒醒的徐俊熙父親看到這一幕一言不發離開了,徐俊熙向尹珍雅父親道歉,尹珍雅父親解釋是自己喝多了,他父親沒有做什麼,徐俊熙向尹珍雅父親道歉,並拜託尹珍雅父親照顧尹珍雅便離開了。

  徐俊熙並未搭理父親,而是將鑰匙交給姐姐後離開了,徐慶善欲追徐俊熙卻被父親拉住,示意她不要去追。

  徐俊熙站在路口,等著紅燈變成綠燈,再有綠燈變成紅燈,紅綠交替不知多少次,徐俊熙不知道該如何行走,他茫然而不知所措,心痛無比,此時尹珍雅也依門而坐,不停哭泣。徐俊熙回到家裡,坐著電梯,腦海中出現的都是和尹珍雅的一次次相見,一次次擁抱,一次次親吻,撥打尹珍雅電話卻始終無人接聽,徐俊熙痛苦不堪。

  徐俊熙父親下車時候告訴徐慶善不要在為徐俊熙擔心了,他已經長成大人,最像他們的母親,並勸徐慶善不要抱著仇恨過日子,那樣會不快樂的,徐慶善告訴父親這是她聽到父親說的最好的一句話。徐慶善父親回到賓館房間,坐在沙發上忍不住傷心落淚,不停抽咽。

  尹珍雅冷靜過後打電話給徐慶善父親……

  徐俊熙接到了尹珍雅的電話,尹珍雅問徐俊熙是否很生氣,徐俊熙表示真正該生氣的是尹珍雅,自己充分理解,尹珍雅打斷了徐俊熙的話告訴他自己很想他,徐俊熙讓尹珍雅等著自己馬上就到,尹珍雅卻讓徐俊熙開門,徐俊熙慌忙打開門一看尹珍雅已經站在門口。

  尹珍雅就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要泡茶喝。尹珍雅向徐俊熙道歉,那時候母親說話很過分,她也想整理思緒,徐俊熙責怪尹珍雅不該隨便說分手,尹珍雅覺得真的很煩,徐俊熙告訴尹珍雅一切都過去了,尹珍雅卻說哪有那么容易過去,徐俊熙看著尹珍雅的臉說那自己就生氣了,非常生氣,剛才聯繫不上尹珍雅心情可想而知,尹珍雅表示都可以理解,並問徐俊熙打算怎么樣才能原諒自己的錯誤,並問徐俊熙難道他就不會犯錯嗎,徐俊熙表示自己絕對不會犯這樣的錯誤,有些話是不該說的,尹珍雅表示自己只是在生氣的時候說了錯誤的話,徐俊熙還要繼續責怪尹珍雅,此時燒水的壺開了,尹珍雅打斷徐俊熙的話讓他先把火關了再來繼續訓自己,當徐俊熙關完火,尹珍雅表示既然水燒開了就再煮碗面吃吧,徐俊熙將面拿下來,但是卻不去立尹珍雅而是將衣服放進櫥櫃裡,尹珍雅跟著徐俊熙身後問他還在生氣嗎?徐俊熙表示生氣沒那么容易結束,尹珍雅卻逕自鑽進了被子裡,徐俊熙問她為什麼鑽進去,尹珍雅告訴徐俊熙擔心他一直生氣然後把自己丟出去,今天無論如何打死也不會出去的並蒙上了頭,徐俊熙忍不住笑了,把尹珍雅從被子裡扒出來,尹珍雅緊緊摟住了徐俊熙,徐俊熙問她下次還敢不敢這樣了,尹珍雅搖搖頭,徐俊熙看著尹珍雅的臉告訴她,希望尹珍雅能一輩子留在自己身邊,尹珍雅告訴徐俊熙首先需要徐俊熙按照自己說的去做….

  尹珍雅帶著徐俊熙來到賓館親自送走了徐俊熙的父親,一路上徐俊熙眉頭緊鎖,尹珍雅在手機上打上不要皺眉頭幾個字給徐俊熙看,徐俊熙露出了微笑。行至機場,尹珍雅藉口有事躲在了一邊,把空間留給了父子倆,看著依然皺著眉頭坐在那裡的徐俊熙,尹珍雅打電話告訴他如果再這樣自己就走了,徐俊熙趕緊說知道了。

  徐俊熙父親主動開口,告訴徐俊熙一點都不像自己,自己沒有眼光錯過了徐俊熙的母親選擇別的女人,稱讚徐俊熙現在找的尹珍雅真好,他可以徹底放心了。臨走前,尹珍雅告訴徐俊熙父親這也是給他的機會,示意他去找徐俊熙,父親擁抱徐俊熙說再見,徐俊熙也擁抱了父親,徐俊熙和尹珍雅目送父親離開。徐俊熙告訴尹珍雅她讓做的事情自己都照做了,尹珍雅拍著徐俊熙的屁股稱讚他做的真棒,徐俊熙見尹珍雅大庭廣眾拍自己的屁股,忍不住去追趕她,尹珍雅慌忙跑開,但是被徐俊熙追上摟在懷裡,兩人幸福摟抱往前走。

  徐慶善對於尹珍雅父母的態度很生氣,徐俊熙卻希望姐姐能理解,誰家都是一樣的,徐慶善和徐俊熙為此很不愉快。

  尹珍雅母親以為尹珍雅和徐俊熙這次是真的分手了,心裡有些內疚,可轉頭就聽尹盛浩說徐俊熙和尹珍雅還在交往,剛才還通電話兩人在一起呢,尹珍雅母親氣的要發瘋,於是來到尹珍雅的房間,把她之前交給自己的錢存在了存摺里還給尹珍雅,並告訴她如果兩個人始終在一個房間裡肯定會有一個人死去的。

  徐俊熙再次找徐慶善,徐慶善質問弟弟究竟想期望自己怎么做,徐俊熙表示從未期望,徐慶善為自己做的已經夠多了,徐慶善生氣的

  說尹珍雅的家庭很好,弟弟還是博士,早知道這樣的話就該和父親的再婚走的近一點,不會淪落到現在的地步,也早就找人結婚了,徐俊熙希望姐姐能為自己忍一忍,徐慶善卻覺得為了徐俊熙自己更加心痛,煩惱,以前不知道什麼叫心痛的像撕裂一樣,現在終於知道了。徐慶善對於尹珍雅發簡訊向自己道歉也置之不理,心裡的難過可想而知。

  琴寶拉和姜世英為了性騷擾的事情打在了一起,琴寶拉認為尹珍雅已經出頭去舉報了,姜世英卻私底下將人聚集起來為他們洗腦,並嚇唬她們有可能舉報不成還會被開除,琴寶拉為了替尹珍雅抱不平和姜世英打在一起,尹珍雅將兩個人分頭訓斥了一遍,並認為自己現在已經很難了,如果是為了自己就不要這樣了。

  鄭英仁告訴尹珍雅現在的情形比想的複雜,尹珍雅即將承受的也會更難,但是她能保證的是不會讓尹珍雅一個人去承受。

  尹珍雅假裝很輕鬆的告訴徐俊熙自己已經開始獨立了,從明天起要一個人生活了,徐俊熙一下子就猜到了尹珍雅是被趕出來的,非常自責心痛,尹珍雅安慰徐俊熙不是他想的那樣,也不是因為徐俊熙被趕出來的,儘管尹珍雅解釋的很多,可是徐俊熙卻沒有覺得被安慰,反而越來越難過。

  看到徐俊熙一言不發的往前走,尹珍雅讓徐俊熙有話就說不要總是憋著,他可以指責自己的父母把他們化成了三六九等的人,徐俊熙仍舊不說話,尹珍雅忍不住生氣了責怪徐俊熙究竟想要自己怎么辦,她已經很難了,公司和家都讓自己煩心,現在徐俊熙又是這樣,徐俊熙忍不住擁抱了尹珍雅,輕聲說著對不起,自己為了尹珍雅的事情覺得很鬱悶,尹珍雅理解了徐俊熙,忍不住覺得徐俊熙就像個傻瓜一樣。

  尹珍雅父親責怪母親不該趕走尹珍雅,尹珍雅母親卻說自己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孩子,從未想過會在他們身上得到什麼,尹珍雅此時回來告訴母親自己會儘快搬走的,至於搬走之後不管自己和徐俊熙怎樣,父母都沒有權利再說徐俊熙,她也想自己一個人去獨立面對一切,母親氣的哇哇大叫。

  徐俊熙陪著尹珍雅四處看房子,對於好點的房子尹珍雅覺得太貴了,可是對於家徒四壁的房子徐俊熙絕對不允許尹珍雅住,最後徐俊熙拉著尹珍雅離開,決定不再看房子了,尹珍雅勸徐俊熙房子不好但是錢便宜,將就住就行,條件有限,徐俊熙卻突然提出一起住的要求,尹珍雅愣在那裡。

  琴寶拉勸尹珍雅答應徐俊熙一起住,同居也沒事,尹珍雅卻說自己已經誇下海口要獨立,現在不能去那裡的,再說如果和徐俊熙住在一起母親一定會去找徐俊熙麻煩的,到時候為難的還是徐俊熙,現在只能先應付著,而且也不知道還能在公司乾多久,能不能幹10年,琴寶拉卻說5年就滿足了,如果真的幹不了了就和尹珍雅一起做無業游民,一句話讓尹珍雅忍俊不禁。

  尹珍雅被總經理叫到辦公室,鄭英仁也坐在那裡,總經理問尹珍雅是不是把事情鬧的有點大了,希望這件事能悄悄處理,尹珍雅卻要求公開懲戒騷擾者,總經理問尹珍雅是否能承受得了,尹珍雅表示用錢了解的話自己是不會滿意的,鄭英仁表示如果這件事情鬧大的話即使總經理怕是也要受到罰金的和名譽的影響,總經理忍不住有些犯愁,面對鄭英仁做足的功課有些逼著自己不處理不行的境地。

  鄭英仁將南浩均和趙久哲都叫到了辦公室,放了投影給他們看,有喝酒的騷擾也有短訊的騷擾,南浩均忍不住訓斥鄭英仁究竟是仗著什麼可以那么瘋狂的整自己,趙久哲欲將責任推到南浩均身上,南浩均自然不服氣,兩人扭打在一起,此時總經理進來制止了二人,將南浩均帶出去。南浩均向總經理表示自己是冤枉的,總經理告訴南浩均現在這件事公司員工很關注,因此會成立專門的調查組,對真相進行調查,南浩均有些底氣不足的說自己 是冤枉清白的,不管多久要給自己一個說法。此時總經理叫了崔次長進來,告訴南浩均不要等真相查出來都難堪,這件事如果能在公司解決儘量不要擴展到外面,以至於最後擴展到家裡,南浩均神情緊張的喝了總經理遞過來的酒。

  崔次長找來了姜世英,對她表達了感謝和看重,主要是希望通過姜世英逐一了解其她員工的情況,李藝恩也被叫去詢問,李藝恩什麼也沒說,假借有事慌忙離開了,卻碰到了南浩均,南浩均也要請李藝恩吃飯,試圖讓李藝恩站在自己這邊說話。

  尹珍雅來找徐俊熙,看到徐俊熙喝了很多酒坐在那裡,關心的問他為什麼不打電話給自己,徐俊熙一言不發只是讓尹珍雅坐在自己腿上,緊緊的從身後抱住了尹珍雅,將自己的頭貼在尹珍雅的背上,緊閉雙眼,兩人什麼也不說就那么靜靜的坐著。

  徐俊熙送尹珍雅回家,看著電梯門關上,徐俊熙一步三回頭的看著後面,最終慢慢離去,尹珍雅剛下電梯,突然急速往回返,奔跑著去追趕徐俊熙,徐俊熙就站在小路的鐵網那裡,似乎他知道尹珍雅一定會來,尹珍雅看到徐俊熙緊緊的抱住了他,輕輕拍著徐俊熙的後背告訴他,自己有徐俊熙已經足夠了,徐俊熙含著眼淚將尹珍雅抱的更緊了。

  徐俊熙向公司提出申請再次去美國,並表示時間越長越好,公司領導認為徐俊熙是在逃避什麼問題,徐俊熙坦言是為了女朋友,他要帶著她一起去。

  尹珍雅找了個不錯的房子,打算就在這裡住下來了。

喜歡看 "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