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第16集劇情(大結局)

韓劇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第16集劇情介紹(大結局)

  尹盛浩婚禮徐俊熙再見尹珍雅 尹珍雅徐俊熙濟州島幸福生活

  徐俊熙恰好看到了尹珍雅的男友一邊打電話一邊伸出手指撫摸尹珍雅的臉,尹珍雅有些厭惡和無奈的推開了,尹珍雅一回頭也看到了徐俊熙,慌忙把頭轉過去,徐俊熙假裝看不到尹珍雅一樣從她身後擦身而過,尹珍雅驚訝的回頭看向徐俊熙的背影。

  徐俊熙祝賀尹盛浩大婚,尹珍雅的母親也非常尷尬的看著徐俊熙,一時有些手足無措。坐在後面的徐俊熙一直若有所思的看著那個熟悉的背影,尹珍雅卻不敢回頭看向徐俊熙,神情有些慌張。坐在賓客之中看到台上拍照的尹珍雅都忍不住稱讚尹盛浩有一個漂亮的姐姐,李藝恩和琴寶拉也不時稱讚徐俊熙似乎又帥了,也為尹珍雅此時的心情感到糾結。

  琴寶拉拽出了神情游離的尹珍雅,提醒她現在的表現很差勁,給人的感覺就像是死去的愛人又回來一樣,一直處於精神遊離之中,幸虧是男朋友出差了,否則看到的話一定產生懷疑,尹珍雅拚命的想穩定自己的情緒,眼淚也在眼眶中打轉,她希望能將眼淚控制在眼眶內,拚命的用手扇風,希望能把眼淚揮去。

  尹珍雅正在給男朋友打電話,看到徐俊熙下來她慌忙掛斷了電話,但是徐俊熙一句話也沒有和尹珍雅說徑直離開,似乎根本沒有看到尹珍雅,但是走出酒店的徐俊熙卻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尹珍雅隨後追趕而出看到的只是徐俊熙乘車離去的背影。

  徐俊熙回到家裡,腳步是那樣的沉重,這或許不是他願意看到的歸來後的樣子,徐俊熙覺得有些喘不上氣來,下意識的鬆開了西服的扣子,打開門的一剎那,徐俊熙想到了那個下雨的天,尹珍雅因為相親對不起徐俊熙有些手足無措的樣子蹲在自己家門口,就像一個做錯事的小孩子一樣,渴望大人的原諒。此時,徐俊熙的家裡已經住了一個朋友勝哲,打開門走進去發現這裡和以前一模一樣,這讓徐俊熙想起和尹珍雅在這裡度過的無數個瘋狂而甜蜜的日夜,他在機場直接把行李用快遞寄回到這裡,直接趕往的酒店,或許是期盼著能早點見到尹珍雅吧,可是結果卻完全不一樣。

  勝哲看出徐俊熙心裡沒法忘記那個姐姐,他也知道徐俊熙在美國也交往過女朋友,但是沒有超過三個月的,心裡一直裝著那個姐姐,勝哲勸徐俊熙儘快忘記,因為尹珍雅已經有男朋友了。徐俊熙告訴勝哲,自己在美國想的最多的就是不希望尹珍雅太幸福,可是看到她似乎不太那么幸福,自己心裡卻並不好受,心就像撕裂一樣疼。勝哲問徐俊熙是不是打算回來和尹珍雅重新開始,但是在美國他剛剛站穩腳跟,不要再想著回來,徐俊熙笑問是不是擔心自己回來以後會搶回房子,勝哲表示保證金自己會慢慢還當初也是約定好的,問題是他和尹珍雅真的不適合了,徐俊熙低頭不語。

  尹珍雅和琴寶拉也一直在自己租住的小屋子裡喝酒,琴寶拉覺得尹珍雅似乎半天時間老了10歲,問尹珍雅是不是一見到徐俊熙所有的壁壘都崩塌了,尹珍雅嘴硬的說是因為所有的事情都混在了一起。琴寶拉問尹珍雅對現在的男友打算,尹珍雅似乎有些無奈表示自己一定要守著呀,沒有不守著的理由,似乎他也喜歡自己,還是家裡人都喜歡的人,事業有成,努力工作,未來還有保證,自己沒有理由不守著,琴寶拉卻為徐俊熙可惜億萬倍,不知不覺琴寶拉也有些眼眶濕潤,她了解尹珍雅的心思她的愛都給了徐俊熙,現在的男朋友只是義務。

  尹珍雅停頓了許久,終於難掩自己內心的感受,不再那么嘴硬,她告訴琴寶拉自己以為自己忘記了,但是看到徐俊熙的時候她感覺就像從未分開一樣,如果不是有太多的顧及和場合,她想衝上去抱住徐俊熙,琴寶拉了解尹珍雅,只好做一些安慰,希望自己能和尹珍雅一起攜手到老,做一輩子的朋友。

  尹珍雅的母親叮囑父親不要再提起尹珍雅和徐俊熙的事情,免得她又改變主意,好不容易遇到了一個不錯的人,父親覺得如果不是母親的干涉尹珍雅也許已經結婚了,母親卻覺得不是自己的問題,自己不想背黑鍋,是他們自己分手的。但是轉念一想,又覺得如果父母連這個都不管的話還叫什麼父母,尹珍雅父親表示無奈,不願再和妻子繼續這個話題。

  自從尹珍雅見到徐俊熙以後有些魂不守舍,每天無心工作,也因為無心工作甚至連開會都能忘記,領導交代的工作也總是忘記,有些患得患失,遭到了領導的批評,詢問她是不是家裡出事了,本來能力很強,現在卻總是錯誤頻出,尹珍雅只能一直道歉。

  尹珍雅的男朋友約尹珍雅吃飯,但是總是忙著一直打電話,甚至都顧不上和尹珍雅說話,尹珍雅此時倒是覺得這樣更好,她反而可以靜一靜,尹珍雅也從頭到尾一直都是一副魂不守舍若有所思的樣子。紅綠燈路口,尹珍雅再也不願意坐在男朋友的車裡,徑直打開車門下來漫無目的的往前走,不知不覺她走遍了曾經和徐俊熙一起走過的所有小路和街道。

  徐俊熙來看望姐姐徐慶善,徐慶善此時已經不開咖啡店了,自己經營著一家書店,徐慶善希望弟弟接下來沒事的話就到自己這裡打工,徐俊熙卻說自己要寫生,徐慶善問徐俊熙為什麼要去婚禮,沒有人會歡迎他的,徐俊熙表示自己只是為了朋友而去,並問姐姐是不是希望自己能忘得一乾二淨,有點記憶難道不是正常的事情嗎?徐慶善知道弟弟的心思也就不再多說,恰好店裡也來了顧客。

  尹珍雅一個人來到和徐俊熙曾經到過的地方喝咖啡,似乎對面還坐著那個目不轉睛盯著自己的男孩,那個眼神寵溺看著自己的男孩,可是對面卻是空空的,尹珍雅的心也是空空的,她不知道的是在不同的時間裡,徐俊熙也曾這樣坐著看著對面的空椅子,想著對面的坐著的尹珍雅。

  尹珍雅回到總公司,走到大門外的街道,不停的四處張望,或許是希望那個騎著腳踏車男孩再出現吧,圍著自己不停騎車的男孩,現在已經不在這裡。

  徐俊熙也來到公司頂樓的天台,回憶過去的一切,卻和趕來的尹珍雅交叉錯過了乘坐的電梯。尹珍雅來到公司提出辭職,鄭英仁表示自己還打算調她回來呢,現在卻要辭職了,並問尹珍雅是不是有人挖她,尹珍雅表示自己只是想休息,鄭英仁告訴尹珍雅放她一年假期,讓她好好休息,知道之前的案子對她有影響,鄭英仁告訴尹珍雅自己一直疼她,原因就是因為她的堅強美麗,尹珍雅向鄭英仁道謝但是拒絕了放假,尹珍雅同時也向總經理提出了辭職,總經理表示要和尹珍雅吃最後一頓飯,離開的時候碰到孔久哲,孔久哲有些為自己擔心,尹珍雅安慰他好好的工作吧,總經理也勸尹珍雅作為勝利者就原諒一切吧,尹珍雅微笑點頭。

  尹珍雅來到書店找徐慶善,徐慶善自嘲的覺得尹珍雅和徐俊熙現在這樣自己也有一份功勞,因此也一直很內疚,尹珍雅表示自己很懷念過去和徐慶善一起的樣子,此時,徐俊熙突然來到,尹珍雅拿起東西慌忙離開,徐俊熙也轉過了頭,徐慶善卻叫住兩人質問他們為什麼要假裝不認識,打破了兩人的僵局,自己則退出去要買飲料,也給他們時間單獨相處。徐俊熙和尹珍雅都沉默了一會兒,尹珍雅主動詢問徐俊熙過的怎么樣,並感謝徐俊熙來參加婚禮,他突然的到來還嚇了自己一跳,尹珍雅希望能像交往以前那樣和徐俊熙相處,徐俊熙卻冷硬的反問尹珍雅覺得那樣可能嗎?尹珍雅無奈拿起東西離開。恰好碰到了回來的徐慶善,徐慶善安慰尹珍雅或許是徐俊熙有些不好意思,讓她原諒徐俊熙,他這些年過的也一定很辛苦,尹珍雅表示自己的罪過也很大。

  徐俊熙來到尹珍雅住處,質問她說的回到以前的姐弟關係是真的嗎?難道她真的希望自己永遠都是那個吵著讓她請吃飯的弟弟嗎?由於徐俊熙大聲質問引出了鄰居,尹珍雅把徐俊熙拉到外面,覺得徐俊熙是喝多了,一切都等酒醒再說,徐俊熙再次問尹珍雅是否能真的做到就當什麼也沒發生,並連續問能做到嗎?能嗎?尹珍雅說自己能做到,一開始或許不適應但是時間長了就適應了,徐俊熙看著尹珍雅的臉說太差勁了,真的太差勁了,之後便離開了,尹珍雅眼中含著眼淚無動於衷站在那裡。

  徐俊熙回到家裡忍不住傷心難過,繼續拿起酒瓶喝酒,而尹珍雅也無法再讓自己平靜,穿起衣服去找徐俊熙,開門的卻是勝哲。尹珍雅希望能和徐俊熙說話,進到房間裡看到徐俊熙蒙著頭躺在那裡,尹珍雅扯掉被子抱著膀子讓徐俊熙做起來聽自己說話,她告訴徐俊熙自己只是希望彼此能減少負擔的相處,彼此都可以輕鬆一點,難道自己錯了嗎?徐俊熙苦笑,稱讚尹珍雅做的好,尹珍雅責問徐俊熙明明是他拋下一切不管離開了,堅持不下去逃跑了,離開之後自己從未獲得自由,一個人站在懸崖盡頭,連別人看自己的目光都讓她覺得窒息,但是仍然咬牙活了過來,怨恨著自己活了下來,因為這是自己對徐俊熙和徐慶善犯罪需要接受的懲罰,並問徐俊熙是否能了解這些,她只是不希望每次見面的時候都會彼此心裡一緊,坦然的面對不好嗎?徐俊熙大叫著自己不想了解,也不願意了解尹珍雅是怎么度過的,尹珍雅生氣的離開,勝哲追出來將雨傘遞給了尹珍雅,告訴她外面下著雨,尹珍雅拿著雨傘離開,可是卻並未打開,直接打車離開。回到家裡尹珍雅將兩把雨傘都丟進了垃圾袋,這是徐俊熙和自己相互送給對方的禮物。

  尹珍雅告訴父母自己打算去濟州島找琴寶拉,母親自然又是一通囉嗦,責怪尹珍雅不但辭職還打算離開家裡,父親問起和男朋友的事情,尹珍雅淡然的說已經分手了,母親驚問是不是尹珍雅再跟自己作對,因為她反對徐俊熙和她,尹珍雅表示自己的確有怪母親,對徐俊熙和徐慶善的傷害從未彌補,但是事情畢竟已經過去了。母親又撇清關係說分手是他們自己的事情,不管母親的事情。尹珍雅微笑表示原諒母親,並告訴父母自己長大了也不小了可以照顧好自己的生活,希望他們不要擔心,並拿起準備好的包離開。

  母親氣喘吁吁的追上尹珍雅,向尹珍雅道歉,告訴尹珍雅那是她作為母親的責任,她不想看到孩子吃苦,尹珍雅告訴母親自己也是不稱職的孩子,不能了解母親的苦心,突然看著哭泣如孩子一般的母親,尹珍雅有些心疼,張開雙臂擁抱了母親,輕輕拍打著母親的後背,希望母親能得到安慰,不要難過和自責,尹珍雅母親告訴尹珍雅過著過著覺得很辛苦,隨時回來。尹珍雅擦乾母親的眼淚告訴她自己有空就回來,母女倆和好如初,母親含淚微笑著看尹珍雅離去,有太多的不捨。

  尹珍雅來到濟州島找琴寶拉,這裡的碧海藍天,騎著腳踏車的尹珍雅覺得很愜意舒心,和琴寶拉在海邊經營著一個咖啡店,這裡的生活簡單而充實,這對好朋友也打水仗玩的不亦樂乎,似乎忘記了所有的不快。

  徐俊熙正在聽著音樂整理行李打算離開,裡面卻傳來了尹珍雅的聲音,那是尹珍雅拿著他手機的時候錄下的,愛就是無窮無盡毫無保留,只為了一個人,並說徐俊熙我愛你,非常非常愛你。徐俊熙微笑著聽完這些,立刻去找尹珍雅,可是尹珍雅已經離開了,東西已經全部搬走。徐俊熙打電話問尹盛浩尹珍雅的去處。

  尹珍雅此時正在濟州島和琴寶拉來個兩人小酌,享受著她們的生活,琴寶拉問尹珍雅是否和徐俊熙真的結束了,尹珍雅若有所思的說兩個人或許已經緣盡了,也不可能了。而她不知道的是徐俊熙此刻已經到了濟州的機場。

  外面下起了大雨,尹珍雅慌忙去收拾放在院子中的桌椅,卻驚訝的看到了徐俊熙站在自己的面前,尹珍雅質問徐俊熙是不是沒完沒了了,現在居然跑到這裡來,難道還是責問自己嗎?並要挾徐俊熙如果再繼續追問自己的話就試試看,徐俊熙一步步走向尹珍雅問她自己那把傘呢,送給自己了為什麼偷偷拿走?尹珍雅解釋不是自己拿的,是勝哲給自己的,徐俊熙卻仍舊耍賴似的繼續要那把傘,因為自己沒有傘用了,尹珍雅把手中的雨傘遞給徐俊熙,徐俊熙卻握住尹珍雅的手不撒開,並再次追問她是不是把那把傘丟棄了,尹珍雅顯得有些慌亂,強鎮定心神指責徐俊熙現在讓人很無語,跑到這裡就是為了說這些不像話的話,徐俊熙定定的看著尹珍雅,突然抱緊了尹珍雅,他露出一絲“壞笑”說尹珍雅還是那樣的小隻,並向尹珍雅道歉,說自己沒有尹珍雅是活不下去的,希望尹珍雅能原諒自己一次,尹珍雅錘了徐俊熙一拳問他原諒什麼,徐俊熙微笑著圍著尹珍雅轉,尹珍雅不停的推徐俊熙,徐俊熙扔掉雨傘一把扛起了尹珍雅鏇轉在雨水中,兩個人開心的在雨水中玩著他們的鏇轉遊戲,笑聲不時的傳進室內,室內的琴寶拉微笑著看著他們,她替這個好朋友感覺到幸福和開心。

喜歡看 "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