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土安全第六季分集劇情介紹(1-12集)大結局-劇情介紹網

國土安全第六季分集劇情介紹(1-12集)大結局

國土安全第六季第1集劇情介紹

  泄露的秘密協定

  從中情局辭職後的兩年多里,卡莉搬到了德國,悉心照顧著自己的女兒。在“都靈基金會”找了份安全主管的工作,用自己的專業知識提供保全方案。偶爾會在空閒時到教堂參加彌撒,尋找心靈寄託。雖然生活在平靜的生活里,但她的眼睛裡仍不失當年機敏的眼神。

  柏林,一家脫衣舞酒吧的地下室里正是一個色情網路聊天網站所在,幾台伺服器24小時不停的向網路里的用戶提供各種形式的聊天服務。酒吧老闆的兒子和另一個IT人員努曼正在機房裡欣賞著一段自製視頻,視頻里恐怖組織招募成員的發言被篡改成招募同性戀參加狂歡的內容。兩人得意的將視頻上傳到恐怖組織建立的網站上,想著那些穆斯林恐怖份子看到視頻的表情,不禁笑了出來。可上傳才幾秒鐘,伺服器防火牆就發出警報,有人試圖進入伺服器。原來中情局柏林站一直在監視這個網站,當發現有人上傳視頻後,立刻進行了追蹤。兩人不肯示弱進行反追蹤,集合了機房裡所有伺服器的運算能力攻破對方的防火牆,下載其伺服器中的檔案。柏林站工作人員馬上切斷伺服器電源,可為時已晚,已有上千份資料外泄。當地下室的兩人看到上千份含有“CIA”字樣的檔案時,也驚得目瞪口呆,沒想到自己會在無意中黑了中情局的伺服器。

  卡莉騎腳踏車將女兒弗蘭妮送到幼稚園。今天是女兒弗蘭妮的生日,下午還要準備生日聚會。安置好女兒,卡莉步行來到上班地點,都靈基金會。基金會負責人奧托•都靈和律師喬納斯正陪著來訪的黎巴嫩大使賈米爾。等大使離開後,奧托做了個驚人的決定,要親自去黎巴嫩。卡莉作為安全主管知道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IS正在拉卡地區集結,很可能會對黎巴嫩發動襲擊,現在去那裡,是很不明智的決定。奧托堅持要去當地難民營——阿拉迪亞難民營觀察情況,並只給卡莉三天時間準備。

  中情局位於維吉尼亞州蘭利的總部會議室里坐滿了各政府機構的代表,包括已升任中情局歐洲部部長的索爾及顧問阿德爾。剛從拉卡地區回來的彼得•奎恩要在此匯報自己兩年多里在土耳其及敘利亞地區戰鬥情況,並要按阿德爾的要求認同美國在中東的策略以爭取獲得反恐資金。但面對著軍方代表的質疑,他終於忍不住說出自己的心裡話。美國在中東地區毫無戰略可言,而對手卻有著堅定的目標,消滅所有異教徒,建立偉大的伊斯蘭國。在索爾的默許下,彼得提出自己大膽的建議,要么派二十萬大軍及相同數量的醫護人員去戰鬥,要么用核武器夷平拉卡。彼得未按要求發言讓曾一手培養他的阿德爾多少有些惱怒,決定把他踢出中情局。此時索爾收到訊息,柏林站的機密檔案泄露,立刻出發趕往德國。

  接女兒回家後,卡莉陪著女兒和女兒的同學們一起慶祝她的兩歲生日。男友兼同事喬納斯請來的氣球大師很受歡迎。這時另一名同事蘿拉•薩頓趕來。蘿拉是一名美國記者,現為基金會工作。她收到一份黑客發來的郵件,附屬檔案里有一份中情局的機密檔案,是德美情報部門之間的秘密協定,協定里德國情報部門允許美方代其監控國內的聖戰份子,以繞過本國的隱私法。蘿拉此來就是想讓卡莉甄別檔案的真實性。但這種行為違反了中情局的規定,被卡莉斷然拒絕。蘿拉並不想就此罷休,決定無論如何都要公開這份協定,讓德美政府之間的骯髒勾當曝光。先是要回到中東,現在又涉及到中情局,卡莉一直在逃避的生活似乎又回來了。喬納斯支持她不去黎巴嫩,不去看中情局的機密檔案,但很多事情往往是身不由己的。

  為了了解更多有關黎巴嫩的真實情況,卡莉來到中情局的柏林站,見到負責人艾莉森。本以為曾經的合作關係能讓自己得到一些情報,不想艾莉森卻以機密為由拒絕了,除非卡莉能將僱主奧托的一些情報作為交換。但卡莉只是安全主管對基金會高層的信息並不了解,這次見面無果而終。離開前艾莉森出於好意告訴卡莉,索爾馬上就會到這裡,為了防止兩人尷尬卡莉可以從後門離開。在樓梯口,卡莉遠遠看到正在下車的索爾。思索片刻,卡莉決定不迴避索爾。當鬍子已經半白的索爾看到眼前兩年多未見的卡莉時,心情複雜。曾經的得意門生,現在卻形同陌路。都靈家族多次讓美國難堪,在中情局的眼裡其並非朋友,現在卡莉為其工作就必須對她有所防範。沒說幾句,索爾就轉身上樓不再理睬卡莉。

  在艾莉森的辦公室里,索爾查看了損失檔案的清單,對技術人員的解釋很不滿意。因為無法確定竊取檔案人員的身份,只能做最壞的打算,協定很可能被公開。艾莉森已經為索爾安排與德國方面見面。

  未取得任何情報的卡莉再次建議老闆奧托取消或推遲去黎巴嫩,或者由其他人作為代表,為此還謊稱中情局的朋友不建議此時去黎巴嫩。同事蘿拉指責卡莉一味聽從中情局的意見,讓卡莉非常惱怒。為了說明事態的嚴重性,卡莉將索爾親自趕到柏林的事說了出來。這正好間接證明了蘿拉取得的秘密協定是真實的。蘿拉馬上決定公開這份協定。這時卡莉才自知失言。一旁的奧托並沒有插話,等蘿拉離開後,他說出自己要去黎巴嫩的原因。因為大量難民湧入,難民營的糧食、醫藥短缺,黎巴嫩政府不能或不願資助,為此大使才來求助。奧托已經聯繫到6名富翁贊助,但前提是他必須親自到當地察看難民情況。卡莉聞言,也不再堅持自己的觀點,重新開始計畫如何保證老闆能安全到達阿拉迪亞難民營。

  卡莉來到一家基金會曾贊助過的清真寺,求見此處的伊瑪目阿菲茲酋長,希望他能代為與真主黨指揮官奧拉民聯繫。因為真主黨被西方國家定性為恐怖組織,在德國的穆斯林不願公開承認自己與其有任何聯繫。奧拉民是真主黨在德國地下組織的指揮官,阿菲茲酋長當然不會承認自己認識他。真主黨實際控制著阿拉迪亞難民營,想安全到達那裡必須得到真主黨的許可。說出自己的請求後,卡莉也不要求酋長會給出明確的答覆,起身告辭離開。

  此時索爾和艾莉森正在與德國情報部門進行非正式見面。德國方面對這次泄露非常惱怒,決定趁協定還未被公開立刻終止合作,以後發生任何事情德國方面都不會承認。失去德國的支持,索爾決定快刀斬亂麻,馬上解決幾個重要的恐怖組織人物,以免協定公開後引發恐怖組織的報復行為。彼得被阿德爾踢出中情局後,做起了殺的生意。索爾就是他主要的客戶。在索爾的要求下,彼得當晚就幹掉了恐怖組織安插在德國的炸彈製作人。他的下一個目標將是一個現住柏林曾在敘利亞招募孩子,洗腦後發動自殺式炸彈襲擊的女魔頭艾爾•法耶德。

  在教堂尋求平靜的卡莉出來看到一個戴著頭巾的中東婦女誤將兩人的腳踏車鎖在了一起。卡莉正想追上她打開車鎖,突然被兩名大漢從背後戴上頭套,塞進一輛麵包車。隨後麵包車疾馳而去。卡莉被帶到一處陰暗的地下建築里,真主黨指揮官奧拉民的態度並不友善,他曾是阿布•納齊爾的護衛人員(見第二季內容),在卡莉和中情局的圍剿中,他失去了自己的兩個兄弟及兒子。過去的事多說無宜,卡莉只想讓他知道都靈基金會要向阿拉迪亞難民營提供資金和糧食以解決難民問題,希望真主黨能邀請奧托•都靈,以保障奧托的安全。奧拉民只能將這番話傳達給真主黨議會,由議會決定。至於議會是否願意接受這些異教徒提供的供給,誰也不知道。甚至連奧拉民是否會將這個訊息傳達給議會都不得而知,卡莉只能祈禱。

  夜晚,蘿拉正在電話聯繫喬納斯,想聽聽他從法律角度如何看待公開秘密監控協定。喬納斯並不支持馬上公開,而是建議在確定不會危害國家安全後再作考慮。突然喬納斯聽到屋外有動靜,走到窗前發現一輛麵包車停在屋前,車門打開,卡莉被推了出來。喬納斯丟下電話衝到屋外,蘿拉聽到電話被掛斷,也不願再多想,在網上公開了秘密協定。喬納斯跑到路邊,麵包車早已不見蹤影。他扶起卡莉回到屋內。卡莉為了不讓他擔心,也沒有說出詳細的情況。

國土安全第六季劇照

國土安全第六季劇照

  深夜,躺在床上無法入睡的卡莉看著身邊的女兒和喬納斯,不知道他們是否會因自己而受到恐怖組織傷害。此時手機震動,電話那頭一個帶著中東口音的男人說出“真主黨議會真誠邀請奧托•都靈訪問阿拉迪亞難民營”,隨後便掛斷了電話。卡莉終於長舒了一口氣。

國土安全第六季第2集劇情介紹

  難民營驚魂

  黎巴嫩和敘利亞邊境,卡莉坐在車裡看著車外廢墟般街道上川流不息的難民。他們湧入阿拉迪亞難民營,讓這裡的生存環境更加惡劣。到了難民營入口,經過聯合國維和部隊的檢查後,車輛進入難民營在一個簡易房屋搭成的聯合國指揮所前停下。在周圍難民嘈雜的聲音中,聯合國豪根上校上前迎接卡莉和她的兩名隨從。進到指揮所,豪根上校指著地圖上的一小塊區域。整個難民營看似由聯合國管理,實際上維和部隊只能控制這極小的一塊,其他大部分區域都是在真主黨的控制之下。上校正說著,指揮所的門突然打開,一個中東男子冷冷的看著卡莉,而對一旁的豪根上校視若無物。這人是真主黨人,與真主黨溝通才是卡莉此來的真正目的。豪根上校雖然對基金會與真主黨聯繫表示不滿,但也只能接受這個現實。

  卡莉跟著來人穿過難民營熙熙攘攘的街道,來到了當地真主黨的指揮部。經過搜身後,卡莉終於見到了當地真主黨指揮官瓦利德。電視裡播放著足球比賽,瓦利德傲慢的看著卡莉,對德國地區指揮官奧拉民邀請奧托到難民營根本不買賬。卡莉很清楚他是想要個人的好處,於是從隨身的包里取出四萬美元送上。瓦利德態度果然有所轉變,但只給奧托一小時時間,超過時間就不再保證他的安全。卡莉只能答應。

  德國柏林,蘿拉公開美德秘密協定引起軒然大波,電視台正在直播對她的採訪。與此同時德國情報部門也在對她的住宅進行搜查。索爾正坐在柏林站的會議室里看著直播採訪,心裡想著對策。艾莉森遞上了一疊照片,裡面正是檔案泄露當天蘿拉去找卡莉的情景。索爾和艾莉森無法確定卡莉是否參與其中。採訪節目播出讓德國政府非常尷尬,情報部門決定抓捕蘿拉,將她帶回調查。

  色情網站機房內,兩個人正為自己的“壯舉”而興奮無比。看到電視裡蘿拉對自己的感激之情,聽著她義憤填膺的話語,努曼決定馬上將手裡其他的資料全部送到她手上,讓她能更多的揭露德國政府的虛偽。但當他背著資料包到達電視台門口時,正好看到蘿拉被一輛疾馳而至的黑色廂式SUV抓走,嚇得馬上調頭離開。

  彼得正在跟蹤自己的目標艾爾•法耶德,親眼看到她用所謂的真主、天堂蠱惑居住在德國生活堪憂的中東青年女孩為她賣命。等女孩離開後,彼得繼續跟蹤艾爾,卻在鬧市中丟失了目標。

  黎巴嫩貝魯特,卡莉結束與真主黨的接觸後返回酒店,得知老闆奧托•都靈先生已經到達酒店。這時她遠遠看到一個人,正是中情局駐貝魯特站的負責人漢克。支開隨從後,卡莉上前與漢克打招呼。多年的同事見面熱情擁抱,漢克無法相信卡莉會為奧托•都靈工作,還懷疑又是她和索爾制訂的打入基金會的“陰謀”。聽到卡莉否定了這一想法後,漢克切入正題,他想知道真主黨在難民營里的控制情況。但卡莉已經離開中情局,她不想再卷進以前的生活,不想讓別人以為她在暗中幫助中情局,就拒絕透露自己在難民營里的情況。短暫的談話就這樣不歡而散。

  入夜,來到奧托包下的樓層,卡莉發現奧托居然沒和自己商量就在舉辦聚會。示意了一下奧托後,卡莉轉身到天台上等候。奧托來到天台,知道自己自作主張的確打亂了卡莉的工作,但招待的人都是他在黎巴嫩的朋友,不會有任何危險。卡莉匯報著當天在難民營的情況。遠處突然傳來密集的槍聲,告訴著人們這裡看似繁華的街道,卻並不安全。兩人只能自欺欺人的當作是婚禮的鞭炮聲。奧托非常相信卡莉在中東的經驗,可卡莉覺得那些只是年少輕狂時的事情。現在家裡還有男友和女兒在等著她,當年拚命三郎式的生活已經一去不復返。回到房間,卡莉給喬納斯打了個電話,如果順利,明天就能回國。但卡莉的命運注定一波三折。

  此時柏林德國情報總部里,曾幫助過彼得的探員阿斯特麗德(第四季內容)將一頭金髮隨意盤在腦後,配合消瘦的身材顯得非常幹練。走進審訊室後,不論暴躁的蘿拉如果申明自己是美國公民要見律師,阿斯特麗德都保持著冷靜。她告知蘿拉違反了《外籍居住法》,從事危及德國安全的活動。蘿拉根本不吃這一套,拒絕說出檔案來源,也不願去想阿斯特麗德所說的在德國境內活動的聖戰份子,只等著律師來接她出去。在她眼前似乎已經看到了因為公開這份秘密檔案而唾手可得的普林策獎。中情局的艾莉森正在實時觀看審訊監控,索爾走了進來坐在她身邊。索爾艱難的開了口,這件事必須有人做替罪羊,而這個人就是艾莉森。

  次日,彼得再次發現了艾爾•法耶德的蹤跡。這一次她脫去了頭巾,穿著普通的服裝,刻意抹去中東的痕跡,開車帶著三名年青女孩出發,其中一名正是當天受蠱惑的女孩。

  阿拉迪亞難民營里工廠的廢墟前,奧托在做著慷慨激昂的演講獲得陣陣掌聲,台下媒體的閃光燈頻頻亮起,卡莉和保鏢們則緊張的觀察著周圍。一小時很快過去,可奧托還意猶未盡,繼續與人們握手接受媒體拍照。卡莉不得不多次催促,不遠處真主黨的守衛也開始不耐煩起來。一名保鏢發現人群中有人右手插在衣服中,低著頭向奧托靠近,立刻拔槍示警。卡莉馬上將奧托推到道路拐角處。那人見行跡暴露,一把抓過邊上的女人擋在身前,右手舉了起來,手裡握著引爆器。卡莉果然下令開槍,保鏢連開兩槍,那人中彈倒地身亡,衣服里露出幾包高爆炸彈。接應車輛趕來,卡莉迅速將奧托推進車裡,命令司機開車。其他保鏢進入第二輛車緊隨其後。兩車在難民營的街道上快速行馳,卡莉發現街道兩邊的人都在離開,街道很快就空無一人。察覺異常後,卡莉命令停車,司機卻似乎沒有聽見,仍加速行馳。卡莉感覺不妙立刻拉起手剎,車子嘎然停下,同時幾米外的街道突然爆炸。如果車子繼續開,車裡的人必然無一倖免。司機開門逃跑,卡莉無暇顧及,親自開車衝出難民營,將奧托安全帶到機場。眾保鏢簇擁著奧托上飛機,卡莉卻選擇留下來,她要搞清楚這件事的來龍去脈,要搞清楚幕後黑手是否會跟到柏林繼續行刺計畫。奧托本想勸說卡莉一同回國,可卡莉頑固的老毛病再次發作,奧托只好聽從她的意見。

  中情局柏林站里,索爾正在處理因檔案泄露而被曝光的特工和線人安置工作。艾莉森對撤離頓涅茨克兩名線人有異議,這兩人是由她招募,如果撤走,中情局會失去對烏克蘭東部的情報,很可能對當地緊張局勢造成誤判,所以她自動請纓尋找取代兩人工作的人選。但索爾沒有給她彌補過失的機會,只讓她儘快按規定回國。艾莉森心生怨恨,認為索爾在對待卡莉和自己時,持有雙重標準。

  彼得一路跟蹤艾爾直到華燈初上。艾爾將車停在一處加油站後,自己下車到衛生間,而另一個中東模樣的男人接手車輛繼續出發。彼得撥打報警電話,舉報極端組織人員的車牌和行馳方向,自己則等著艾爾出來。不一會一個穿著黑長袍戴著黑頭巾的婦人從衛生間出來,彼得發現她就是艾爾•法耶德。在槍口面前,用天堂鼓勵女孩慷慨赴死的艾爾,自己卻開口求饒。彼得毫不留情的當頭一槍,再拍下照片作為證明。

  蘭利中情局總部內,阿德爾接到艾莉森的電話。艾莉森讓他知道自己在俄羅斯、東歐地區的情報價值不可估量,如果讓她離開,索爾根本不可能有足夠的能力組織起對俄情報網。聽到阿德爾語氣有些鬆動,艾莉森提出可以讓索爾背這個黑鍋,而且以索爾的忠誠,他只會默默接受而不會公開反對。

  疲憊的卡莉回到酒店房間,剛打開燈就看到一個男人站在屋內。男人舉起雙手示意並沒有武器,他是奉奧拉民的命令將錢還給卡莉,以補償奧托在難民營遇險的過失。他們已經查出正是瓦利德背叛了真主黨,提供的一段手機視頻正是對瓦利德進行拷打。視頻里瓦利德寧死也不交代誰是幕後主使,但卻說了另一個情報,刺殺的目標並非奧托而是卡莉。男人讓卡莉早些離開貝魯特,說完就走出房間,只留下緊張得嘴唇發抖的卡莉。

  在柏林的索爾還不知道艾莉森會在背後下黑手,他到與彼得說好的郵局內,將下一目標任務放在指定的信箱里。過了不久,彼得來到郵局,將拍有照片的手機丟進信箱,再拿出放有任務情報的信封。信封里是一組密碼,彼得打開當天的報紙,按密碼順序一個個找到對應的字母寫在紙上。最後紙上的名字是“麥吉森”(卡莉的姓氏)。

喜歡看 "國土安全第六季"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