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泄密者的影評 泄密者評價-劇情介紹網

電影泄密者的影評 泄密者評價

  電影《泄密者》最後,吳鎮宇飾演的老警探王大偉與妻子離婚,張智霖飾演的年輕警官李永勤則與未婚妻邁入婚姻殿堂。影片以交叉剪輯的方式向觀眾交代了這個他們或許早已明了的結局——電影一開始,伏筆不是已經埋下?王大偉的妻子埋怨丈夫整天忙於工作不顧家,要和他離婚;李永勤的未婚妻雖然遭遇到相似情況,但她對婚姻仍然保有美好的期待。

  這個既悲又喜(後面我們會發現這個結尾其實悲劇十足)的結局原本可以反轉:按照中國人喜好的“大團圓”敘事套路,王大偉與妻子離婚的悲劇就不該發生。 更何況王大偉逾越警察身份幫助“泄密者”揭露Amanah的騙局,他理應通過這份不為人知的“英雄舉動”獲得觀眾感動才是——一種最簡單的影像化呈現就是妻子不計前嫌與他重歸於好,兩人繼續一起生活。

  邱禮濤(或者說兩位編劇)顯然不願如此。或許我們經常看見更顯用意的結尾,但很少有比《泄密者》的這個結尾顯出更隱晦卻又明晰的用意了——王大偉和李永勤像是警察這個身份的兩組鏡像,合併在一起構成了一幅由青年到中年的漸變畫。李永勤代表年輕時候的王大偉:正義凌然、秉公執法,王大偉則代表著年老後的李永勤:儼然一條在警局摸爬滾打數十年的老油條,如此他才會在女兒患病這件事的間接驅使下暗中支持“泄密者”(顯然與警察身份相悖)。

電影泄密者的影評

  如果說年輕的李永勤仍然兢兢業業地恪守著一個警察的責任和操守,那么中年的王大偉則懂得了在職業規訓之外,仍有一種被稱作“良知”的東西存在。這是他在知道Amanah的彌天謊言之後,瞬間做出的決定——除了女兒無辜被感染這件事給予他的打擊,作為人(而不是警察)的良知在無形中指使他去幫助“泄密者”揭露Amanah的騙局。王大偉逾越了警察這個身份的限制,顯出了作為普遍之人的價值(良知同樣引導著張日善的兒子反叛父親)。

  像是同一個人生命中的兩個階段,從李永勤到王大偉,性情雖然發生了一些轉變,但有一點是相同的:他們都為工作犧牲了家庭,將本來應該留給家人的時間花在了警務事情上。這是王大偉最後不得不離婚的原因,李永勤身上雖然已經出現這個問題,但未婚妻對婚姻的憧憬與喜悅無疑沖淡了這種“不顧家”可能對夫妻關係暗中造成的傷害。

  《泄密者》結尾的交叉剪輯無不在說明此點:李永勤的未來就是王大偉。這個結尾不是已經提前給出了嗎?李永勤和王大偉在影片中途坐在車裡聊天的時候,一個問另一個結婚了嗎,一個說“在辦”,另一個回問離婚了嗎,這個也說“在辦”。相同的回答在此創造的幽默感,到結尾徹底塗抹出了一種悲觀色調。兩個“在辦”最終都落實了:真的結婚,也真的離婚了。

電影泄密者的影評

  邱禮濤在此不免顯露出他的悲觀。即便整部電影按照香港電影的傳統套路製作完成,但這個結尾卻反轉了套路:王大偉的一系列“英雄壯舉”也沒能挽救婚姻,這是有悖敘事常理的。觀眾看到這肯定會感到惋惜,但或許這就是人之實情吧。在結尾結婚與離婚間的強烈對比中,邱禮濤有一種不妥協的姿態。這種不妥協滲透在了電影中,《泄密者》說到底即是作為一種對政商勾結的批判創造出來的。

  在快速製作的基礎上(我們不知道今年他還能拍出幾部電影!),邱禮濤仍然能加進自己對這個世界的思考。《泄密者》的故事,無非是幾個社會事件相互組合的產物:作為中情局職員的斯諾登揭露美國的“稜鏡”計畫,或許是張日善的兒子反叛父親和“泄密者”組織的由來;SARS及其他傳染疫情的不時發生或許啟發了電影中高危變種傳染病的設計;記者的普遍“消失”,或許是編劇著力重申記者職業道德的原因;政商勾結,也不算什麼多大多新鮮的新聞了。

  作為當今香港影壇極少數仍然鮮明保留上個世紀90年代港片風采的導演之一,邱禮濤在每部電影中都保持了自己的風格。固定的創作團隊、商業化製作模式、全明星陣容……而且往往是多種電影類型相互混雜,邱禮濤拍起電影似乎順手拈來,看起來毫不費力。在杜琪峯的電影裡,能看到純正的香港警匪槍戰; 在許鞍華的電影裡,能看到原汁原味的香港市井生活;但在邱禮濤這兒,目視到一個更廣闊的世界。

1/3


喜歡看 "泄密者"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