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大前程第13集劇情介紹

遠大前程第13集劇情介紹

  情勢所逼於夢竹親吻洪三 有驚無險安全送出汪雨樵

  沈青山將夢樓春推出來頂罪,算是了解了徐國良的案子,霍天洪對洪三元的表現十分滿意,問洪三元想要什麼獎勵,洪三元便趁機提出想讓齊林進永鑫,霍天洪當即答應了下來,讓齊林跟著夏俊林歷練。洪三元聞言吃了一驚,齊林和夏俊林之間的恩怨他可是門兒清,擔心如此一來齊林無法接受,但他又不敢再跟霍天洪提條件,只得皮笑肉不笑地應了。

  張萬霖在霍公館跟霍天洪說起了沈青山將夢樓春推出來頂罪的事,霍天洪表示,女人就像是花花草草,開花時就應該好好珍惜,等到花敗時,就應該毫不留情地修剪掉。這番話被露伶春在背後聽到了,她不禁心下冰涼一片。

  洪三元回到大雜院後,告訴汪雨樵,讓他到周末的時候扮作司機,開於家的車混出上海。有了脫身的機會,眾人都鬆了一口氣,汪雨樵不喜歡欠人人情,作為回報,他非要洪三元提個要求,洪三元推託不得,便提出想要拜汪雨樵為師。汪雨樵聞言十分意外,追問他為何有此意向,洪三元便裝模作樣地將沈達跟自己分析的事說了一遍,稱自己感佩汪雨樵不顧個人安危,支持南風革命軍的壯舉,因此想要拜他為師。汪雨樵被洪三元這番慷慨激昂的話唬住了,當即便答應了他。

  齊林回家後,得知洪三元拜了汪雨樵為師,和車夫會的首領於立奎成了師兄弟,不禁大為羨慕,洪三元又將霍天洪答應收他入永鑫公司,並讓他跟著夏俊林的訊息告訴了他,齊林聞言喜憂參半。猶豫半晌之後,他拒絕了洪三元替自己說情的提議,決定就跟著夏俊林手下做事,在哪裡跌倒的還在哪裡爬起來。

  第二天, 齊林早早到了永鑫公司,師爺夏俊林開門見山問他心中對自己是否懷恨,齊林搖頭否認,稱自己不是不敢恨,而是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以前他只是為了自己的遠大前程打拚,但是現在,為了能配得上一個女孩兒,他要為了她而奮鬥。夏俊林聞言點了點頭,算是接受了齊林的這個說法,但他接著又給齊林出了一個難題,讓他幫著自己一個姓呂的朋友去找十六鋪萬字口的萬掌柜要賬,同時約法三章,第一不許報出公司名號嚇唬對方;第二不能叫幫手,只能一個人去;第三,能要回來錢,就進永鑫公司跟著自己,要不回錢來,就哪兒來的回哪兒去,從此再不許出現在自己面前。齊林聞言倒吸一口冷氣,但為了自己的心上人,他毫不猶豫地接受了這個任務。

  回去後,齊林精心準備了一番,便隻身一人來到萬字口,找到了掌柜的萬友三,開門見山地表示,自己是替呂掌柜來要賬的。萬掌柜聞言大笑不已,他根本沒有將齊林放在眼中,讓他回去傳話,讓呂老闆再等個一年半載再說。這明顯就是想要賴賬的意思,齊林見狀,抽出隨身帶的匕首一把插在了萬友三面前的桌子上,逼著萬友三還賬。萬友三哪裡被人這般威脅過,他起身一拳揮在了齊林臉上,將他打倒在地,萬友三手下的打手上前一齊動手,將齊林胖揍了一頓。齊林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但心中對於夢竹的那份深愛牢牢地支撐著他,恍惚中似乎看到了自己西裝革履地和於夢竹共舞,於夢竹對他痴迷不已,主動獻吻。

  有了這份信念的支撐,齊林被打得只剩了半條命還是不肯放棄,他抱著必死之心以命相搏,萬友山從來沒有遇到過這么難纏的人,無奈之下只得歸還了欠款。暗中跟蹤的夏俊林將被打得滿臉開花渾身是傷的齊林送回了大雜院,紅葵花和洪三元等人見了他的慘狀,焦急不已,洪三元知道齊林變成這樣,一定和夏俊林脫不了關係,不禁無奈地搖頭。

  第二天,齊林拖著重傷之軀來到了永鑫,師爺夏俊林將他好一番奚落,嘲笑他不如洪三元機靈,不知道保全自己,但最終還是話覆前言,答應將他收入名下,並把那筆欠款的分成扔在了齊林腳下,賞給了他,齊林撿起錢袋一瘸一拐地離開了。

  很快到了周末,一大清早,汪雨樵就喬裝打扮了一番,洪三元等人見了不禁目瞪口呆。汪雨樵的易容術乃是江湖一絕,喬裝之後幾乎完全認不出來,洪三元大為折服。

  汪雨樵一一向眾人道別,並當眾表示,自己身體中流著依依的血,因此傷愈之後要娶依依為妻,替她手刃仇家,用自己的後半生回報她。依依聞言連忙搖手拒絕,眾人則驚異萬分。

  洪三元帶著汪雨樵到了和於夢竹的約會地點,稱自己並不會開車,那天只是跟她開個玩笑,讓她不要帶司機來,不過自己有先見之明,已經臨時借了一個司機,說著便把化名老李的汪雨樵介紹給了於夢竹。於夢竹開始不想讓這個“老李”來開車,洪三元巧言哄勸了一番,才讓她答應了下來。

  於夢竹生性聰慧,並且在國外讀了幾年書,心思更加通透,略一思想,便看出了其中的門道。上路之後,她故意試探汪雨樵,稱他長得像被通緝的殺人犯,此言一出,嚇得汪雨樵手一抖,差點撞上了路人,於夢竹見狀更加確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測。洪三元擔心她再追問下去露了餡,連忙打了個哈哈岔開了話題,於夢竹見好就收,也不再繼續這個話題。

  到了城門口,警察正在設卡盤查,洪三元擔心被查出來,急得滿頭大汗,於夢竹笑著安慰他,自己的車沒人敢查,洪三元這才稍稍放下心來。到了關卡前面,警察見到是於家的車,果然一臉諂媚,根本沒有檢查就放行了。汪雨樵和洪三元剛剛舒了口氣,關卡上的警察便接到了告密電話,稱汪雨樵就在於杭興的車上,警察聞言,連忙又讓人圍住了還沒來得及出城的汽車。

  於夢竹此時也是心急如焚,她假裝生氣地嚷了前來檢查的警察一通,洪三元也在一旁搬出霍天洪和於杭興來威脅他們,小警察也有些為難,可茲事體大,他們又不敢擅自放行,便央求於夢竹讓自己檢查一下後備箱,於夢竹只好答應了。警察搜過了後備箱,又去盤查司機,於夢竹擔心露餡,情急之下一把抱住洪三元,吻上了他的唇,旁邊一位等著出城的記者見狀,舉起相機上前一頓猛拍,警察生怕壞了於大小姐的名聲,連忙放行,汪雨樵就這樣有驚無險地出了城。

  到了郊外安全地帶,於立奎在就在約定的樹林中等著了,汪雨樵下車後囑咐了洪三元一番,拿出自己的幫主信物紅石令牌交給了他,言明三千斧頭幫和八百車夫會全都歸他調遣,洪三元受寵若驚,於立奎則艷羨不已。汪雨樵臨走時又囑咐洪三元好好照顧他的“師娘”,洪三元一口答應,跪地叩頭,拜別了汪雨樵。於夢竹早就猜出了汪雨樵的身份,因此對眼前發生的一切毫不意外,在汪雨樵走遠後,她明知故問逗弄洪三元,洪三元被汪雨樵對自己的器重所感動,此刻正沉浸在離別的傷感之中,隨口應付了於夢竹几句。

  於夢竹看出洪三元心情不佳,便提議和他到前面的小酒館去喝兩杯,結果洪三元在那個小酒館見到了一個意料之外的人——秦虎。秦虎嚷著要找他報仇,但洪三元知道他是個一諾千金的人,曾許諾過要先還了他的人情再殺他,因此並不擔心,反而戲弄了秦虎一番。於夢竹見洪三元所認識的人竟然一個比一個有趣,不禁大為驚奇,她追問洪三元到底問什麼要幫助汪雨樵,洪三元見她果然已經猜了出來,也便不再隱瞞,將自己和汪雨樵之間的師徒關係告訴了她,又把從沈達那裡聽來的關於革命的那番話說了一遍。原本受進步思潮影響傾向革命救國的於夢竹聞言頓時被洪三元這番慷慨激昂的言論深深吸引了,一顆芳心不由自主為之淪陷。

  兩人一直玩到夜幕降臨才回到了城裡,於夢竹開車將洪三元送到了大雜院門口,向他說出了自己對他精彩生活的羨慕,叮囑他不要將今天的事說出去。洪三元明知他說的是為了掩護汪雨樵親吻自己一事,卻還明知故問,於夢竹嬌羞地嗔怪了他一番,駕車離開了,洪三元興奮地原地直轉圈。

本文系劇情介紹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熱門資訊

喜歡看 "遠大前程"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