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大前程第18集劇情介紹

遠大前程第18集劇情介紹

  兄弟二人重新拜投兩位大老闆門下 煙土停運洪三受命牛頭山暗查漕幫

  洪三元和齊林重新投了門生帖,分別拜入了陸昱晟和張萬霖門下,兩人在心中各自發誓,要努力拚搏一個遠大前程。

  之後,陸昱晟將洪三元帶到了自己尚在水果鋪做學徒時便常常去的一個可以俯瞰整個大上海的高樓上。他讓洪三元用自己的眼睛掃視這個繁華的都市,讓他明白,整個上海都在他眼中,所以他比上海還要大;之後又讓他用手遮起自己的眼睛,這樣他的眼睛什麼都看不到,也就是說大過整個上海的他還不如一雙手。洪三元不明白這其中的道理,陸昱晟耐心地教導他,作為一個人,大,可大過天,小,可小過塵埃,這世間好多人因為一葉障目而不知所以,結果落得渾噩一生,一無所有,他希望洪三元立世能夠心懷天下。

  陸昱晟又對洪三元說,永鑫公司底子不太乾淨,自己正在努力改變它,他的智慧和膽識自己都很欣賞,希望他能幫到自己。要是放在以前,聽到了上海三大亨之一的陸昱晟跟自己說這番話,洪三元一定會興奮地跳起來,可是如今,他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陸昱晟知道他是為了露伶春的事心中自責,便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這件事他做得對,但事已至此無法改變,不如選個好的墓地,將兩人好生安葬,這筆錢由自己來出,洪三元聞言連忙道謝。陸昱晟一臉輕鬆地感慨,人就是要的太多,想得太複雜,可是最需要的只是一點點。洪三元以為他要說的是成功,陸昱晟卻笑著說是吃飯。聽了陸昱晟今日這一番話,洪三元如醍醐灌頂,胸中豁然開朗。

  當晚,張萬霖也帶著自己新收的弟子出去開眼界,不過他可沒有陸昱晟的格局,他帶齊林去的是英租界沈青山的新世界夜總會。張萬霖指著霓虹閃爍的舞廳,悄聲對齊林說,總有一日,整個新世界還有遠大賭場,都要成為自己的,沈青山也要死無葬身之地,齊林隨聲附和。

  沈青山發動了手下的所有巡捕出去地毯式巡查,可是一連多天,還是絲毫沒有失蹤的神父修女的蹤影,霍頓為此又將他大罵了一通,向他下了最後通牒,限他三天時間將人找到,否則就從英租界總探長的位子上滾下去。沈青山無奈,只得回去後照樣催迫手下的巡捕,讓他們重新仔細搜查。

  這件事讓沈青山煩惱不已,但是另外的一件事卻讓他暗自得意——原來,前陣子雙春會後,沈青山被迫推出了夢樓春頂罪,但他不甘心咽下這口窩囊氣,就暗中派人去了牛頭山漕幫幫主胡坤那裡,以重金收買了他,讓他停止了替霍天洪運送煙土,改而為自己效力。霍天洪之前接到了漕運那邊貨物被扣的訊息,張萬霖還曾提出走陸路,但霍天洪卻堅持自己曾和胡坤有過約定,煙土只能交給他們運送,不能再走其他的線路,否決了張萬霖的提議。如今,永鑫公司的煙土存貨已經告罄,整個法租界的大煙館全都關了門,那些老主顧都跑到了沈青山這裡,整個上海灘的煙土價格是沈青山一人說了算,這怎能不讓他得意萬分?

  而此時,三大亨則一籌莫展,漕幫幫主胡坤捎信稱現在上面查得緊,自己從此不再接手煙土生意,張萬霖束手無策,霍天洪追問陸昱晟,讓他出個主意。陸昱晟本來就想要洗白永鑫公司,不贊成做煙土生意,因此提出不如趁機關了所有的大煙館,就此走入正途。但霍天洪咽不下這口氣,覺得這樣太丟面子,陸昱晟覺得這話也有道理,便提出要標本兼治,一是想辦法搞些貨,讓煙館重新開張,二是到漕幫打探一下,搞清楚他們到底為什麼不給永鑫運送貨物,沈青山的貨物又是從哪裡來的。霍天洪接受了陸昱晟的意見,讓他和張萬霖一個治標一個治本,分頭行動。

  剛剛安葬了露伶春和薛二,正在墓地祭奠他們的洪三元被陸昱晟的心腹叫了回去,陸昱晟詢問他對此事的看法,洪三元分析的與陸昱晟如出一轍,陸昱晟不禁暗暗點頭,慶幸自己沒有看錯人。他打了個電話,查出沈青山的貨竟然也是走的漕運這條線,不禁十分意外。洪三元分析道,很有可能是沈青山用重金收買了胡坤,使得漕幫轉而投向了他。陸昱晟很贊成洪三元的分析,他不太看好師爺手下那兩個弟子,覺得兩人不夠機靈,便吩咐洪三元到漕幫總舵走一趟,以攜禮物探病為由,打探一下箇中緣由,洪三元只得領命。

  與此同時,張萬霖也將齊林教到面前,詢問他有什麼主意,齊林提出到英租界沈青山的大煙館弄些貨回來暫頂一時,張萬霖卻說,如今整個上海都在等著看這件事的發展,不能用偷貨搶貨這些下三濫的手段。齊林察言觀色地提出,不如將這件事交給自己負責,張萬霖一口答應,表示自己會在背後全力支持他,除了人,他要什麼給什麼。齊林聞言便明白了,張萬霖的意思是,只要不露出永鑫公司的馬腳,隨他去折騰。

  回到大雜院後,齊林將自己的鋪蓋從洪三元房裡搬去了樓上皮六和鐵鼓的房間,兩人聽說齊林如今入了張萬霖的門下,便纏著他讓他替自己引薦,讓自己也能見張萬霖一面,並能在上海最大的飯館請他吃一頓飯。齊林為了擺脫兩人的糾纏,便含含糊糊地答應了下來。

  第二天,齊林想好了行動方案,便向張萬霖要了一些錢,和一把好槍,隻身去見萬字口的萬友山,聲稱有一筆發財的買賣要和他一起做。萬友山是個認錢不認人的主,一聽說有錢賺,再見到錢袋子裡面鼓鼓囊囊的定金,頓時臉上樂開了花,一口答應了齊林。

  洪三元也來向陸昱晟請求調派人手隨自己前往牛頭山,陸昱晟聽他竟然一張口就要三五百人還外加幾十條槍,當時險些一口茶噴了出來。他告訴洪三元,他最多只能帶三五個人同去,人手可以由他挑,但是永鑫一向與漕幫關係不錯,切忌打破這種平衡,到時相機行事,如果有大動作,一定要回來先和自己商量,之後,他將自己的德國造毛瑟槍給了洪三元防身。

  洪三元知道此行危險重重,所以自己帶的人一定都得是以一當百的好漢,思量一番後,他先找到了車夫於立奎,請他跟自己走一趟牛頭山,於立奎想讓他給自己點甜頭,便謊稱自己暈船去不了,洪三元拿出汪雨樵所贈的令牌,於立奎立刻就蔫了,只得乖乖聽命於他。之後,洪三元又去找了沈達,沈達一見面就詢問洪三元可知露伶春之死的真相,洪三元搖頭假作不知。他請求沈達陪自己前往牛頭山,沈達聽說於立奎也去,便問他是不是為了革命的事,洪三元知道若說是為了永鑫公司查煙土,沈達一定不會去,便謊稱確實是有關革命的事,沈達聞言一口答應,還讓他以後再有這樣的事儘管叫上自己。洪三元騙了沈達,也不禁有些心虛。

  離開了巡捕房,洪三元又去竹林中的小酒館找到了秦虎,一番言語相激,讓他也答應了隨自己前往漕幫總舵,並承諾若是此行順利,就算他還了自己一條命。

  齊林晚上回到大雜院後,買了燒雞和美酒和鐵鼓和皮六一起享用,並說自己已經幫他們想好了一個可以拜見張萬霖的方法,兩人聞言頓時大喜。他們想要藉機刺殺張萬霖報仇,卻不知往日憨厚的齊林竟然也是在利用他們。

  與此同時,洪三元也被嚴華請去喝酒。嚴華問他有沒有恨自己,洪三元是何等人物,他早就看出嚴華是為了保護自己,才故意當著三大亨的面故意說出那番恩斷義絕的話,當然不會往心裡去。

熱門資訊

喜歡看 "遠大前程"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