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大前程第2集劇情介紹

遠大前程第2集劇情介紹

  洪三元接手賭坊遭遇砸場子 “黑無常”現身發誓替弟報血仇

  為防霍天洪報復自己,沈青山帶著一件自己好不容易蒐集來的北宋鈞窯瓷器來賄賂英租界的總領事霍頓,請求他為自己做主,霍頓雖然愛財,卻也知道沈青山和霍天洪為了搶奪上海地區的煙土控制權,正爭得不亦樂乎,這件事往大了說,可能會影響到英法兩國的邦交,他自然不會為了區區小事就令英法兩國難做,因此只是笑裡藏刀地告訴沈青山,要是霍天洪做得過了頭,自己會狠狠打回去,但要是他做得過了頭,自己也保不了他,沈青山聞言明白了他話里的意思,不禁心中暗罵霍頓是只老狐狸。

  霍天洪給了沈達三天時間,讓他去調查小樹林遇襲之事,另外為了獎勵洪三元,問他有何要求,洪三元拿捏了一番之後,提出想要一間賭場,霍天洪笑著答應了。之後,師爺便將敦信路上的一家四海賭坊賞給了他,並讓他稍後去領齊林回去,洪三元大喜過望。

  洪三元出了潮州會館,正在興沖沖地拿著四海賭坊的鑰匙往回走,卻被沈達暗中出手控制住了。從洪三元三腳貓的身手上,沈達判斷出,絕不可能像洪三元所說的那樣,他毫不費力就輕飄飄解決了黑白兩條鬼影,他逼問洪三元當晚的真實情形,洪三元見瞞不過,只得說了實話,稱主要是自家獨門暗器的功勞,沈達聞言不禁暗笑,他在勘察現場時已經在棺蓋上發現了一些可疑粉末,稍微品嘗了一下便知道,那不過是些摻了硫磺的辣椒麵。洪三元被他說穿了秘密,不禁有些訕訕,沈達也不為意,問明了殺手確實是一黑一白兩人,覺得此事不簡單,便讓洪三元自己小心,有事可以到巡捕房來找自己。

  為了查清事實真相,沈達獨自一人再次趕到了小樹林,他用一根麻繩綁在腰間,從有落崖痕跡的地方縱身躍了下去,結果真的在下面找到了吳山和白衣鬼影的屍體。但是奇怪的是,揭開那個白衣人臉上的面具後,沈達發現那根本就不是被稱作黑白無常的常氏兄弟,而是同樣名列上海灘鼎鼎大名的十三太保之中的龍虎豹秦氏兄弟的老三——秦豹!自從秦氏兄弟的老大秦龍犯下了興義行十七口滅門案後,便下落不明了,從那時起,秦虎和秦豹兄弟倆便秤不離砣,因此沈達推斷,那個逃走的黑衣人,一定是秦氏兄弟的老二秦虎無疑。

  之後,洪三元接了齊林回到自己容身的旅店。紅葵花得知他真的加入了永鑫,不禁有些擔心,洪三元得意地告訴老娘,自己在開香堂的時候用的是洪三的名字,而不是本名洪三元,因此那些賭咒惡誓不會落在自己身上,紅葵花聞言這才放了心。

  洪三元將四海賭坊的黃金鑰匙拿給老娘和齊林看,二人喜不自勝,第二天一大早,三人便精心收拾了一番,滿懷希望地向著敦信路出發了。經過一番打聽,洪三元好不容易才在一條曲折的小巷子裡找到了破爛不堪、大門緊閉的四海賭坊,他一看便泄了氣,知道自己被師爺給耍了,便想要轉頭回去,卻被紅葵花給攔住了。她上當先上前叫開了門,開門的是一個自稱“拐爺”的瘸老頭,洪三元看過了賭坊裡面的爛攤子後,雄心大起,當即決定將賭場收拾一番,改名為“英雄賭場”,舉辦上海第一屆賭王大賽,以積攢名氣,廣招財氣,齊林等三人聞言卻不太看好,紛紛搖頭。

  洪三元有的是辦法,他軟磨硬泡,將老娘的貼身玉佩討來當了一筆錢,用這些錢雇了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記者,帶他到了永鑫公司,在大門口恰好見到了霍天洪和張萬霖,便稱自己有要事稟告,跑過去站在了兩人中間,那小記者趁機拍下了一張照片,隨後以“三大亨舉辦上海首屆賭王大賽”為標題,在報紙上發了一篇新聞報導,這個訊息很快就在上海灘掀起了滔天巨浪。張萬霖見自己被這個小癟三擺了一道,不禁大怒,霍天洪則不以為意,他認為若是洪三能將那家破賭場盤活了,也算是奇功一件。

  齊林被師爺剁掉了一根小手指,他為此耿耿於懷,甚至晚上做夢都被當時的驚險一幕驚醒,洪三元安慰齊林,他日自己一定幫他報了這仇,他又向拐爺打聽黑背無常的來路和詳細情況,拐爺所說的也只是大家都知道的一些明面上的事,可是詳細情形卻不肯透露,還讓他不要多打聽。

  洪三元在潮州會館當眾的一番吹噓,被沈青山安插的眼線匯報了回去,沈青山和史雙齡研究過後便明白,這是有人冒充黑白無常,想要挑起英法兩租界的爭端,好坐收魚翁之利。沈青山決定趕緊給自己找一條後路,史雙齡則提議先從那個武功高強橫空出世的“洪三”身上打開突破口。

  英雄賭坊正式開業這天,也就是毒王大賽舉辦的日子。一大早,洪三元便和老娘紅葵花、齊林及拐爺一起在門口迎客,門前人頭攢動,場面十分熱鬧。洪三元靠著耍心機使手段,再加上他出老千的本事,最終戰勝了根據規矩晉級到決賽的選手。正當齊林要宣布洪三元就是首屆賭王大賽的賭王時,門外突然走進來一行人,打斷了他的話。

  來的這行人自稱是上海大名鼎鼎的“一股黨”,為首的被稱作林中豹一爺,他手下有探雲手阿星,鐵將軍鐵鼓,玉鸚鵡皮六,妙手回春初予仙幾人。這位“一爺”非要和洪三元再比一局,洪三元本不想和他賭,但迫於現場眾人的壓力,也只得同意了,一爺拿出一袋大洋扔在了桌上,洪三元籌碼不夠,一爺便提出倘若他輸了,便以桌子的四角來賠償,洪三元不知有詐,一口答應。

  雙方約定用玩色子的方式一局定輸贏,結果洪三元輸給了一爺,一爺提出要他用賭坊里僅有的四張桌子的四個方位角來賠償,言下之意就是要他整個的賭坊。洪三元一聽不幹了,他搬出了自己背後的三大亨,想要嚇唬一下一爺,哪知對方根本不放在心上,反而讓手下出手震懾了所有的人。

  就在洪三元被逼著讓出賭坊束手無策之時,裝作賭徒在這裡輸了不少錢的後坐在一邊看熱鬧的史雙齡不慌不忙走過來打起了圓場,他提議就算是要收賭場,也要容人收拾一下,一爺聞言不好再強逼,只好留下次日中午再來的話,大搖大擺地離開了。

  洪三元頭疼不已,他跑到潮州會館,添油加醋地跟師爺匯報了一番,鼓動三寸不爛之舌想要激他出手幫自己撐場子。師爺哪裡會不明白他心裡那點小九九,剛開始還耐心地聽著,順著洪三元的話頭往下說,到了最後見真章的時候,他卻突然翻臉,威脅洪三元說,賭場是交在了他手上,假如出了什麼意外,就要拿他試問,洪三元自討了一番沒趣,只得灰溜溜地回到了英雄賭坊。他向拐爺打探今天這些人的路數,見多識廣的拐爺告訴他:史雙齡是故意輸錢給他想要示好,而這個賭坊本來就處於英法日三租界的交界處,是個三不管的地方,八股黨和永鑫公司還常常在這附近發生毆鬥,因此給了一爺也不失為一個丟掉燙手山芋的好方法,可是師爺的話讓洪三元心有餘悸,他怎么敢讓賭坊出現一點閃失?思索了良久,他突然被缺了一個角的賭桌勾起了靈感,想起了一個絕妙的主意......

  沈達歸來向霍天洪復命,將自己查到的疑點和推測告訴了他,分析此事是有人假借黑白無常之名來故意陷害沈青山,目的就是挑起英法租界的事端,好從中獲利。沈達分析地頭頭是道,奈何霍天洪卻認為沒有證據他只是主觀臆斷,因此非但不採納他的意見,反而將他調去訓練新兵,不許他再查截土案。沈達聞言不死心,卻又無可奈何,只得轉身離去。

  沈達哪裡知道,其實這件事本身就是霍天洪策劃實施的,為的就是藉此打擊沈青山,他見沈達冥頑不靈,非要一查到底,是十分生氣,卻又不能明說,只能將他調離。沈達走後,霍天洪吩咐師爺,要么將重傷的秦虎藏好,要么將他做掉,免得將來露了餡找麻煩。

  第二天中午,當一爺帶著手下一行人來到賭坊後,卻發現賭坊里的四張桌子全都變成了圓桌,這樣一來,他想要以一桌四角的文字遊戲侵奪賭坊的打算成了泡影,不禁大怒,讓手下人下手硬奪。賭坊里的客人見勢不妙,頓作鳥獸散,洪三元和齊林被人從桌子底下揪了出來,一爺正要出手教訓兩人,沈達及時出現,解了兩人的危急。

  鐵將軍鐵鼓沒有將沈達放在眼中,上前掄拳就打,結果卻被沈達三下五除二就給收拾了,初予仙得知面前這位就是十三太保之一的教頭沈達,氣焰頓時便軟了下來,他說服一爺給沈達一個面子,暫時放過洪三元,一爺也知道好漢不吃眼前虧的道理,便就坡下驢,帶人離開了。

  沈達提醒洪三元,讓他小心秦虎來上門復仇,洪三元大驚之下說出人並不是自己所殺,他將事情一五一十告訴了沈達。然而為時已晚,當日洪三元當眾表明是自己殺了那個白衣鬼影,如今躲在永鑫公司的秦虎已經將他當做了殺弟仇人,發誓一定要報此仇。

  當夜,洪三元和齊林正在賭坊里百無聊賴地說著最近發生的倒霉事時,忽然屋中燈火俱滅,房門大開,從外面走進了幾個手持兇器的黑影,兩人嚇得魂不附體。

喜歡看 "遠大前程"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