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大前程第22集劇情介紹

遠大前程第22集劇情介紹

  陸昱晟多方周鏇力挺徒弟 洪三元心想事成提親獲允

  陸昱晟對洪三元大加讚賞,稱他是一條即將越過龍門的鯉魚,並表示自己一定會不遺餘力地助他登上人生頂峰。陸昱晟是何等樣人?他給予洪三元如此之高的評價,於杭興那還有什麼不放心的,當即也就默許了他的提議。

  皮六昏迷了一天一夜後終於醒了過來,他口齒不清地想要對洪三元說些什麼,卻嗚咽著什麼都說不出來,洪三元心痛地握著他的手,表示一定會為他報仇雪恨。林依依實在看不下去皮六的慘狀,含著眼淚跑了出去,洪三元知道她心中悲痛,稍後也跟出去安慰她。依依此時不停地在心中反問自己,上海是不是來錯了,如今不但報仇無望,好好的一幫兄弟也落得個走的走傷的傷的悽慘下場,她情不自禁地靠在洪三元懷中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場。

  這時,於夢竹興高采烈地跑來找洪三元,見到這一幕不禁心中吃味,林依依則連忙尷尬地起身離開,將時間留給了這對小情侶。洪三元想要解釋又不知道說什麼,只得顧左右而言他,於夢竹只是一瞬間的心酸之後便不再糾結,她悄聲將父親請他到家裡做客的訊息告訴了洪三元。洪三元還沉浸在皮六被傷的情緒中,一時沒有明白這話里的意思,於夢竹嗔怪了他一句,明明白白地告訴他,父親已經同意他們在一起了,洪三元這才恍然大悟。他順口提出和於夢竹把婚也結了,於夢竹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洪三元還以為自己嚇到了她,連忙表示自己只是開個玩笑。於夢竹半晌才反應過來,她催促洪三元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洪三元便鄭重地向她開口求婚,於夢竹欣喜地一把抱住了他,一口答應。

  之後,洪三元陪著於夢竹去看望皮六,見他喝了初予仙開的草藥,又沉沉睡去,也不知道該怎么安慰悲傷的林依依。三人無語對坐,場面不禁有些尷尬,於夢竹便沒話找話地提議林依依恢復女裝,問她有沒有想過交男朋友,依依沉吟了一下,告訴於夢竹說,自己不喜歡男人,這話一出,場面更冷了。

  這時,齊林哭喊著闖了進來,嚷著要給皮六償命,鐵鼓等人好不容易才攔住了他,紅葵花聽到動靜也趕了過來,讓人將齊林拖回了他自己的房間。天色已晚,於夢竹便提出了告辭,洪三元出門送她,夢竹十分同情齊林,得知他已經被逐出永鑫,便主動表示要在父親面前替齊林討個人情,給他安排一份工作,洪三元聞言驚喜萬分,連忙道謝。

  於夢竹乘車離開後,洪三元轉身回院,卻無意中發現了阿星躲避不及的影子,便叫住了他。阿星尷尬地開口詢問皮六的情況,洪三元便將他帶到了皮六的床前。看著渾身是傷的皮六,阿星忍不住淚流不止,初予仙在林依依的注視下,主動說出是自己一直和阿星暗中聯繫,並告訴了他皮六的情況。大家都想讓阿星留下來,催促他給依依道歉,依依卻讓他給洪三元道歉,洪三元自然不會托大,趕緊表示大家都是親兄弟,沒有隔夜的仇,一天的烏雲就此散去,依依也就坡下驢,答應將阿星留了下來,但卻罰他這段時間照顧皮六,阿星流著淚答應了。

  當晚,洪三元做了個噩夢,夢到自己正在和於夢竹纏綿擁吻時,眼前的人忽然變成了長發飄飄的林依依,嚇得他大驚一聲從夢中驚醒。第二天一早,洪三元出門後看到不修邊幅的林依依在院子裡劈木頭,回想起昨晚的夢境,他覺得有些心虛,連話也不敢和林依依說,轉身逃也似的離開了,林依依有些莫名其妙。

  這天,陸昱晟親自動手,從不同的館子買到了霍天洪和張萬霖最喜歡吃的菜,又準備了好酒來宴請兩人。張萬霖知道陸昱晟搞這么大的陣仗,肯定是有什麼滑頭,便直言詢問陸昱晟。陸昱晟便不再兜彎子,當即提出了自己打算獎勵洪三元,提拔他做永鑫的第四大股東,張萬霖聞言差點跳起來,怎么也沒想到陸昱晟竟然給了洪三元這么大的獎勵,霍天洪也十分意外,不太贊成他的提議。陸昱晟不慌不忙地勸說兩人,如今的上海灘,三大亨獨領風騷,胸襟格局都不能少,是時候該提拔一些年輕人,給大家一些鼓勵了。對於張萬霖質疑洪三元配不配得上這個身份的問題,陸昱晟錦又悠然自得地將他即將成為於杭興的乘龍快婿和英租界華總探長的訊息說了一遍,稱此時提拔他做四大亨,對永鑫來說則是如虎添翼,像洪三元這樣一個左手銀錠子,右手槍桿子的特別存在,絕對配得上永鑫四當家的位子,對公司的發展也絕對是助益良多。陸昱晟這一番話終於說動了霍天洪和張萬霖,二人最終默許了他的提議。

  幾天后,洪三元風風光光地上任了,穿上威風凜凜的制服,成為了英租界上百華人巡捕的總探長,眾位華人巡捕都知道自己能夠留任,皆是洪三元的功勞,紛紛對他表示了感謝。

  沈青山的新世界也在三大亨的主持下重新開張了,上海所有的記者都蜂擁而至,爭相報導這一盛事,當著眾人的面,霍天洪勉勵了洪三元幾句,有記者便趁機提出,讓四位老闆一起拍個照,洪三元見陸昱晟對自己示意,便笑著站到了他身邊。陸昱晟毫不避諱地鼓勵了洪三元一番,稱今後他與三大亨並肩而立了,就要反過來英雄造時勢,洪三元點頭應下,張萬霖在旁邊聽了暗暗翻了個白眼,時至今日,他還是看不上洪三元這個小混混出身的窮小子。

  陸昱晟說到做到,他答應了洪三元,將遠大賭場送給他,果然沒有食言,硬是從張萬霖嘴裡搶下了這塊肥肉。洪三元帶著大雜院的眾人到遠大參觀,將其交給了一股黨的兄弟們打理,大家高興萬分,只有齊林黯然神傷。看著洪三元如今財色皆有名利雙收,遠大前程就在眼前,他心中更加自慚形穢。

  洪三元看出齊林有些訕訕的,便當著大家的面解開了他和皮六之間的疙瘩,勸說眾人都不要再責怪齊林,眾人紛紛與他相擁,表示諒解。洪三元又鄭重向皮六表示,自己一定會幫他找到沈青山,報了這個大仇,齊林也同樣表示記下了這筆賬,皮六感動地不住點頭。

  洪三元一夜之間飛黃騰達,自然要好好慶祝一番,當晚,他請了一眾人到鳳鳴樓吃飯,席間,嚴華稱讚了他牛頭山這件事辦得漂亮,並勸勉他今後再接再厲,洪三元一口應下。沈達和於立奎也紛紛祝賀洪三元,對他讚賞有加,齊林也站起身向洪三元敬酒,並請求他再跟霍天洪和陸昱晟求情,讓自己回到永鑫公司去。洪三元聞言沉吟了一下,最終還是實話實說,稱他不適合留在永鑫,自己已經幫他安排了一個更好的去處。齊林卻堅決地表示,除了永鑫,自己哪兒都不去,洪三元告訴他要去的是於杭興的府上,齊林猶豫了。

  這時,小二進來傳話,稱外面有貴客到了,洪三元覺得奇怪,自己的貴客都已經在座了,哪裡還來得什麼貴客呢?他自言自語的話音還未落,陸昱晟便走了進來,洪三元一見,連忙請他上座。

  陸昱晟向在座的沈達和嚴華、於立奎都打過了招呼,開門見山地提醒洪三元,永鑫四當家和英租界華總探長的身份已經落實了,另外一重身份也該早點定下來了。洪三元聞言有些摸不著頭腦,陸昱晟微微一笑,直言表示,改天要帶著他到於府登門提親,眾人聞言頓時興奮不已,唯有林依依和齊林心中酸澀難忍,卻還要強顏歡笑,好不難過。

  齊林最終還是答應到於府去做司機,於夢竹將他帶到了家裡,向他介紹了家裡的環境,並帶他看了為他準備的房間,告訴他以後要搬離大雜院,不能再和大家熱熱鬧鬧住在一起了,齊林點頭應下。回到家後,齊林將自己的東西收拾進了皮箱,在大雜院各處流連許久,心中萬分不捨。

  於杭興接到了陸昱晟的電話,得知他第二天要帶著洪三元上門提親,覺得還是有一絲不太放心,便最後詢問於夢竹,讓她好好想清楚,是否要和洪三元共度一生。於夢竹鄭重地點了點頭,於杭興確定了女兒的心意,再無顧慮,也便高高興興接受了這個現實。他明白,無論自己再怎么嬌養夢竹,再怎么捨不得,她的路說到底還要她自己去走,自己不可能陪她一輩子。但是有一件事於杭興還是不放心,那就是永鑫公司畢竟是靠黑道發家,無論陸昱晟再怎么其中洪三元,那畢竟不是正路,他囑咐夢竹提醒洪三元,讓他早日抽身,自己隨時歡迎他到自己的公司來。於夢竹聞言欣喜萬分,這代表著父親真正接受了洪三元這個女婿,還有什麼比這個訊息更讓她高興的呢,她激動地俯在父親的膝上連聲道謝。

  就在於夢竹滿心歡喜的時候,林依依卻滿懷愁緒地獨自在房頂吹風,在院子裡流連的齊林看到了她孤獨的背影,便坐在她身邊,和她聊了起來。兩個同病相憐的人感慨著彼此相同的遭遇,有些無奈地為洪三元和於夢竹送上了祝福,齊林婉言勸說依依,作為女孩子,她還是要以女兒之態示人比較好,或許那樣的話,和洪三元攜手一生的人就是她了,林依依聞言苦笑著給了齊林一拳,卻將這話暗暗記在了心中。

  第二天, 陸昱晟以師父的身份帶著洪三元到於府登門提親,於杭興痛痛快快地答應了這門親事,喝過了洪三元奉的茶,笑著對他說,給他一周的時間準備,一周后,自己要搞一個盛大的定親儀式,向全上海人宣布,自己要嫁女兒了。在門外侍立的齊林聞言百感交集,拉著杜美慧在花廳後面偷偷窺視的於夢竹則興奮不已,杜美慧私下提醒於夢竹,齊林看他的眼神很不對勁,讓她小心提防,於夢竹卻絲毫沒往心裡擱。

  離開於府後,洪三元勸慰齊林,讓他安心在這裡做事,等自己幫著陸昱晟將永鑫引上正途後,就把他帶回去,如果引導不成,自己就離開永鑫,到於杭興的公司來做事,總之他們兄弟倆不會分開,齊林點頭應下。這時,阿星突然氣喘吁吁地跑來告訴洪三元說,林依依不見了,洪三元聞言大驚。

喜歡看 "遠大前程"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