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大前程第8集劇情介紹

遠大前程第8集劇情介紹

  洪三元舌燦蓮花再逃一劫 女戲子彼此傾軋又起事端

  洪三元胡編亂造的一番話,堵住了沈青山興師問罪的嘴,卻給了陸昱晟趁機翻盤的機會,他藉機將劫土案的黑鍋扣在了史雙齡和八股黨頭上,提出此事到此為止,以史雙齡一命換永鑫公司在劫土案中死去的幾個兄弟之命。

  沈青山一時無可反駁,他旁邊一個戴禮帽的漢子卻悠悠道,洪三元一張嘴就擺平了兩件事,這筆買賣不划算。陸昱晟這才注意到了這個貌不驚人的漢子,便出言詢問他的身份,那人自稱是個酒鬼,不值一提。

  乞丐,教頭,納三少,車夫,師爺,小阿俏,瞎子,酒鬼,黑白無常,龍虎豹,這就是江湖傳言中的十三太保,龍虎豹是秦氏三兄弟,教頭是沈達,師爺自然就是夏俊林,而眼前這個漢子便是酒鬼殷久華。師爺夏俊林微微一笑,一語道破另一個秘密,稱今天這間小小的屋子裡,還有另外兩位十三太保,沈青山聞言,便將藏身在打手中間的黑背無常叫了出來。

  陸昱晟一見,心中有些打鼓了,當即打了個哈哈,揚聲讓人喚鳳鳴樓的老闆娘阿俏出來,這樣,對方有三位十三太保,自己這邊兩位十三太保,也不算太落下風。沈青山聞言連忙婉言制止,他知道今天的事自己是難以在檯面上占上風了,而此時還不是撕破臉的時候,因此不想鬧得這么僵,便提出這件事暫且了結,但是此事皆因齊林而起,自己要帶他走。洪三元聞言連忙求情,陸昱晟也不想洪三元再起波折,便出面說項,半是威脅半是請求地讓沈青山放過齊林。

  沈青山不悅地讓陸昱晟給個說法,好讓自己兄弟們面子上過得去,以了結此事。陸昱晟也明白,雖然洪三元剛才的那番話說得天衣無縫,但若不拿出點實實在在的甜頭,沈青山是不會善罷甘休的,於是便退了一步,提出了一個解決方案,讓洪三元履行與史雙齡那個實際上並沒有什麼實際效力的約定,將英雄賭場奉送給八股黨,而自己則照例找洪三元收紅利,當做是對他的懲處。沈青山見好就收,答應了這個條件。

  沈青山帶人走後,洪三元謝過了陸昱晟,請求他放了自己的老娘,陸昱晟一口答應,並教訓兩人,在哪裡丟掉的東西,從哪裡再拿回來,洪三元與齊林見事情完滿解決,心中暗喜,連忙點頭應下。

  雖然丟了一家賭場,但憑藉此事,解了劫土案的後顧之憂,三大亨還是十分高興,陸昱晟更是對腦袋靈光的洪三元讚譽有加,流露出想要將他帶在身邊,悉心栽培的意思,霍天洪便答應試著跟露伶春說說,看她放不放人。

  正說話間,露伶春從外面回來了,她和三人笑鬧打趣了一番,便問起自己剛剛用順手的洪三元為何兩天不見人影,霍天洪謊稱派他出去辦了點事。張萬霖趁機撩起了話頭,和霍天洪一唱一和地說出陸昱晟想要搶走洪三元,露伶春一聽不依了,抱著霍天洪一個勁撒嬌,陸昱晟趕緊表示沒有的事,霍天洪也不想惹自己這個捧在手心裡的姨太太不高興,便寬慰她說只是開個玩笑,露伶春這才裊裊婷婷地上樓去了。

  洪三元回到賭場後,見老娘紅葵花已經平安歸來,這才放下了心。一直在焦急地等待訊息的沈達得知兩人已經闖過了這關,連忙上前詢問秦虎的下落,洪三元一兩句話也說不清楚,承諾改天找個時間向他詳細道來。沈達聞言也不多問,便將那張從史雙齡身上搜來的契約拿了出來,叮囑齊林日後千萬不可再犯這樣的錯誤,齊林一把搶過來撕碎後吞進了肚裡,鄭重表示,絕不會再有下次,沈達這才放心離去。

  洪三元將沈青山明天一早就要來收賭場的訊息告訴了大家,紅葵花聽說賭場沒了,可還要照例上交紅利,頓時大急。洪三元此時已經明白了陸昱晟最後跟他所說的,在哪裡丟掉在哪裡找回來的意思,當場發下豪言壯語,將來自己還要將賭場搶回來,但不是搶這個小小的英雄賭坊,而是要搶沈青山的遠大賭場,眾人聞言都覺得他是在說笑話,紛紛搖頭。紅葵花也不相信兒子有這本事,她催著洪三元趕緊想想以後去哪裡容身,心思靈活的洪三元自然早就想好了去處,他諂媚地坐到林依依身邊,提出要住到他們之前存身的大雜院裡去,林依依幾次想要張口,都被洪三元嘴快地堵了回去,最後這事在洪三元的自說自話下就這么愉快地決定了。

  第二天,眾人收拾東西搬到了大雜院,拐爺無意間發現了紅葵花視若珍寶的琵琶,就隨口誇了兩句,皮六也起鬨讓紅葵花給唱兩嗓子,紅葵花稱自己是唱雙檔的,只可惜自己的搭檔早沒了。拐爺聞言被勾起了興趣,稱自己也會唱評彈,早年還有個綽號叫吳三弦,可以和她搭檔,紅葵花便坐在院子裡和拐爺一唱一和起來。

  琴聲很快就將眾人都吸引了出來,大家都對這兩人的演唱和互動打動了,紛紛叫好。洪三元提出要到鳳鳴樓請大家吃飯,慶賀喬遷之喜,被紅葵花制止了,她起身要去廚房為大家張羅飯菜,還順道叫走了林依依和拐爺。眾人看著三人的背影,紛紛打趣洪三元,說不定將來要對拐爺改個稱呼了。

  紅葵花很快就做好一桌豐盛的飯菜,眾人坐下來邊吃邊聊,洪三元高興之餘提起了和眾人結拜,大家都十分贊成,阿星卻不太同意,覺得自己已經是一股黨了,沒必要再找麻煩,洪三元和齊林便順口表示要加入一股黨。初予仙和阿星、林依依對視了一眼,當即一拍大腿答應了下來,眾人重新敘了年庚,排了長幼,初予仙為長,鐵鼓次之,洪三元為老三,齊林為老四,阿星為老五,林依依為老六,皮六最小,排在最末,大家皆大歡喜。洪三元見拐爺親親密密地坐在紅葵花身邊,便又和眾人打趣了他們一番,紅葵花臉上有些掛不住,連忙找藉口躲了開去。

  洪三元憑藉一張利嘴化險為夷的事很快就被露伶春知道了,她對自己這個機靈的小跟班更加滿意了。這天,露伶春帶著洪三元出去逛街,路過一家胭脂鋪子的時候,,順道便拐了進去,掌柜的見金主上門,連忙捧出了剛到的新貨給露伶春看,將其吹噓的天上有地上無,露伶春剛要拿起來仔細觀看,卻不防被隨後進來的夢樓春一把搶了過去。

  這夢樓春也是個名伶,繼露伶春之後紅遍了整個上海灘,如今被沈青山納入了房中。露伶春見自己看上的東西被夢樓春搶了去,自然不肯善罷甘休,言語刻薄地和她吵了起來,夢樓春也不是吃素的,當即毫不留情地還嘴,兩人你來我往地爭執了起來,互相貶損各不相讓。洪三元見狀,眼珠一轉有了主意,他自稱自己有辦法為兩人解決這個難題,將胭脂盒子要過來之後,他打開蓋子,裝作無意間打了個大大的噴嚏,吐沫星子將那盒胭脂膏子噴得那叫一個勻實,夢樓春和露伶春一見,紛紛嫌惡地表示要將其讓給對方。結果這兩位金主調頭拂袖而去,急壞了掌柜的,他拉著洪三元不放他走,非要他賠償自己的損失,洪三元便趁機提出以五折的價格買下了那盒胭脂。

  沈青山在史雙齡的事上吃了個啞巴虧,心中十分鬱悶,每日在家裡藉故發泄怒氣,夢樓春逛街回去後,見他又在發脾氣,知道他在為史雙齡的事心煩,便提出找個機會挑撥一下張萬霖和陸昱晟,除去霍天洪的左膀右臂,藉以打擊霍天洪。沈青山覺得這是個好主意,當下心情大好,在露伶春的軟磨硬泡下,答應了她此前再三相求要辦專場演出的事。

  晚上回家後,洪三元見林依依在房上看星星,便也爬上了房頂,將自己買回來的胭脂送給了她。林依依前所未有地低聲向他道謝,洪三元一時竟還有些不適應,藉機打趣了林依依一番,林依依臉上掛不住,將他趕了下去。洪三元回屋後替齊林處理身上的傷口,提議他找個正經的差事做,齊林卻堅持要進永鑫公司,洪三元拗不過他,只得答應。

  第二天一早,上海的各大報紙就同時刊登了夢樓春要在大劇院唱專場的訊息,她在這篇報導里,極盡踩軋露伶春之能事,將之貶得一文不值。露伶春看到報導後,哪裡還能沉得住氣,她抱著霍天洪的胳膊又哭又鬧,非要他替自己做主不可。霍天洪一開始並沒有將這件事放在心上,只認為是女人之間耍些小手腕而已,露伶春見他不重視,便拿旁邊刊登的史雙齡訃告說事,稱這是沈青山藉機在打霍天洪的臉,霍天洪聞言也不禁動了心,就問一旁的洪三元有沒有什麼好辦法。

  洪三元提議露伶春也登報聲明復出,和夢樓春唱對台戲,霍天洪擔心露伶春久不登台,唱不過夢樓春,洪三元卻大包大攬地聲稱自己有辦法,能保露伶春一定能贏,霍天洪便將此事交給他去辦,讓師爺全力協助。

  露伶春復出要和夢樓春唱對台戲的訊息,很快就像風一樣傳遍了整個上海灘。夢樓春覺得露伶春這是自取其辱,沈青山笑著叮囑她,一定要打起精神迎戰,替自己爭回這個面子。

熱門資訊

喜歡看 "遠大前程"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