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孤天下第13集劇情介紹

獨孤天下第13集劇情介紹

  曼陀回門惹病父親 伽羅阿邕身陷流言

  曼陀的出嫁讓楊堅無力阻止,他如今能做的也只有以兄長之姿送她出嫁,對楊堅心懷愧疚的獨孤信默許。接著,楊堅便送曼陀走出了獨孤府,望著曼陀遠去的背影,楊堅痛徹心扉,他發誓一定會守著那個諾言等曼陀歸來。不久後,曼陀便與李昞入了洞房,一時間儘是濃情蜜意的味道。這邊,還在濟慈院養傷的伽羅得知了自己的傷藥都是宇文邕親自採摘,可見他對自己的情意並非是假,那么他又為何要欺騙自己呢?

  曼陀出嫁後,獨孤信雖然對她心有不滿,可是還是時刻擔心著她在李家的狀況,在得知曼陀被封為郡公夫人後,獨孤信這才終於放下心來。與此同時,京中都在傳言,伽羅悔婚李澄是獨孤信的一手安排,他希望撮合宇文邕與伽羅,因為聖上命中無子,故可以兄及帝位,獨孤信聽聞後大驚,於是趕緊派人徹查流言的來源。

  緊接著,獨孤信進宮向聖上解釋此事,因為要繼續仰仗獨孤信的權利,所以宇文覺表現出了一副大度的模樣,可是他卻希望獨孤信勸說宇文護同意駐國趙貴擔任大宗伯一職,獨孤信明白,聖上的做法是想分權,不僅是宇文護還包括自己,這都說明聖上並非對流言毫不在意反而十分信服,而自己只能應允。

  事實上,獨孤信的猜測都是準確的,在他離去後,宇文覺便在剛剛趕來的皇后面前癲狂起來,他認為獨孤信和宇文護一般,都是兩面三刀的小人。可皇后卻清楚的明白,獨孤家滿門忠烈,絕不會做出背主之事,這一定是有人從中作梗,可宇文覺卻聽不進去隻言片語反倒責怪皇后一直無所出,才會使自己的皇位岌岌可危。為了解決此事,皇后建議過繼皇室宗親,宇文覺大喜,並打算再收入一些后妃,讓那些亂臣賊子徹底斷了念想。接著,為了舒緩心中的氣悶,宇文覺決定加倍折磨宇文邕。

  這邊,回到家的獨孤信還在為剛才的事情煩憂,在他看來,趙貴好大喜功並不適合朝政,皇上這樣的做法無疑會使朝政動亂。此時,下人來報,京中的流言均出自曼陀的丫鬟秋詞的手筆,獨孤信大怒,趕緊將秋詞叫來問話。

  幾天后,曼陀三朝回門,可獨孤信卻沒有如同般若回門那天在門口等著曼陀,這讓她心裡的怨氣更深。不久後,獨孤信姍姍來遲,並讓獨孤順將李昞支走,想獨自與曼陀談話。面對獨孤信的質問,曼陀矢口否認,並將一切的罪責都推到了秋詞的身上,可獨孤信顯然不相信,曼陀見狀知道辯解不得,於是直接撕破臉皮,她告訴獨孤信,自己就是為了報復伽羅與般若才會傳出這流言,獨孤信聽聞心口鬱結竟昏迷了過去。驚慌的曼陀見狀為了推脫責任趕緊將書房的茶杯摔碎,偽造出獨孤信自己昏迷的假象,然後想借著自己因為擔心父親的安危而心悸的理由逃回鴻賓館,雖然李昞對此毫不懷疑,可是回門的日子不允許輕易離開,於是回絕了曼陀的提議。

  與此同時,楊堅一直在酒樓渾噩度日,還被眾人嘲笑丟了媳婦,甚至對他拳打腳踢,而這一幕被剛從濟慈院回來的伽羅看到,於是出手幫楊堅解圍,卻不料楊堅並不領情,反倒認為自己現在的慘狀都是伽羅一手所致,伽羅只能負氣離開。

  不久後,伽羅與得知父親生病的般若都回到獨孤府,不多時獨孤信便清醒過來,可是為了不再讓其他人執著於這件事,獨孤信並未說明自己昏迷的原因,一旁的曼陀這才放下心來,可是般若卻察覺出了其中的不對,直覺告訴她這事與曼陀有關。而心虛的曼陀再次祈求李昞趕緊帶自己回到鴻賓館,可卻被般若以宇文毓還要前來赴宴的理由攔下。

  接著,般若來到曼陀的房間與她單獨談話,一步步拆穿了她所有的謊言,並警告她回到隴西安分度日,否則自己一定會讓她生不如死。曼陀聽聞後更加倉皇起來,她明白般若的話絕不是玩笑,她如今可以依靠的只有李昞一人了。回門宴後,宇文毓與般若送走了隴西公夫婦,可令般若奇怪的是,宇文毓似乎並不想知道自己為何將他匆匆叫來獨孤府,事實上,宇文毓並非好不好奇,可是他信任般若,願意為她做所有的事情,讓她徹底愛上自己。宇文毓的話並非沒有打動般若,可是她的心中卻已經容不下別人了。

  幾天后,曼陀與李昞準備回到隴西,臨行前,只有伽羅趕來送行,並遞給曼陀一盒金銀細軟,除此外還將阿爹的惦念傳遞給她,望她好自珍重。曼陀的心裡有些許的感動,但更多的還是怨恨,她發誓一定要風光的回到這裡,奪回一切。

本文系劇情介紹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熱門資訊

喜歡看 "獨孤天下"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