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孤天下第15集劇情介紹

獨孤天下第15集劇情介紹

  伽羅收穫新丫鬟 般若頂撞獨孤信

  般若將伽羅的病情告訴了獨孤信,獨孤信聽聞很是自責,伽羅天天與自己守在一起,可是自己卻沒察覺到伽羅的不對勁。接著,不能久留的般若啟程回府,卻不料半路被哥舒攔下。與宇文護見面後,般若便向他表示了那日對伽羅出手相助的謝意。接著,兩人談論起朝堂上的事情,事實上宇文護已經查到般若最近與趙貴交往甚密,並猜測出般若表面上利用趙貴對付自己,實則是想要借刀殺人的用意。對此,般若並不否認,而宇文護也不會阻攔,因為他願意助般若成為皇后,而在那之後自己便會取代宇文毓和般若共享天下。不久後,般若回到王府,卻發覺宇文毓一直在不顧形象的尋找自己,這讓般若的心中很是感動,她承認宇文毓是個好丈夫,可是自己注定只能負他。

  這邊,如玉軒的前任主人,北齊的貴人陸貞前來拜訪獨孤信,事實上她與伽羅和獨孤信在洛州時曾有過數面之緣。此次前來,是因為聽聞了伽羅最近病痛纏身,是故才想來看望伽羅。看到陸貞的到來,伽羅心中很是歡喜。為了徹底治好伽羅的抑鬱之症,陸貞將伽羅帶來了瓷窯,讓她親在參觀瓷器的製作過程,並讓她實踐其中,卻不料伽羅在拉胚的過程中將泥土漸到了一個女子的衣服上,伽羅連聲道歉。

  接著,陸貞以自己原先的經歷勸說伽羅,並告訴她人生有如制瓷,千萬磨難後才會擁有華彩的瓶身,而在這期間最重要的是不失去自己的獨特,這番話讓伽羅頓時通透起來,於是向陸貞道別準備離開。卻不料被一個姑娘攔住索要錢財,而這姑娘就是剛才伽羅不小心將泥土濺到衣服上的女子,為了息事寧人,伽羅將身上價值不菲的香囊遞給了這位姑娘以做賠罪。事實上這名姑娘名叫曲冬,曾在源州是大戶人家,家中還有一名幼妹,只是後來敗落了,才會淪落至此,可是她並不怨天尤人,反而相信自己一定會重振門風。

  回到府邸後,伽羅歡喜的向父親說起今早的經歷,而此時,小冬上門拜訪,事實上她此次前來是為了還那香囊里多餘的錢財,而這樣的行為讓伽羅心生敬佩,於是提議讓她做自己的貼身丫鬟。小冬聽聞很是高興,可是她卻言明自己只是做工絕不為奴,伽羅聽聞欣然應允,並讓春葉來教導小冬一段時日。看到自家女兒欣喜的模樣,獨孤信也趕到很高興,況且小冬從進門便目不斜視,說話又條理分明,還顧及自家幼妹,這一切都讓獨孤信很是滿意。因為小冬的緣故,伽羅的心情和身體都逐漸好了起來,於是春葉準備回到王府。

  不多時日後,獨孤信終於上朝。而這邊,伽羅則帶著小冬來到濟慈院參觀,可不料小冬卻對這裡不太滿意,事實上在小冬看來,今年曾經大旱,現下入冬,物價飛漲,說不定會有流民前來搶奪濟慈院孤兒老小的糧食。為了解決這事,伽羅將附近的山民都帶到濟慈院後面砍竹編筐,讓他們自力更生,與此同時希望他們可以輪流巡守濟慈院,如此來保障濟慈院的安全。獨孤信聽聞很是支持,可是朝堂上的事情卻讓他心中煩悶。

  在他未上朝的這幾日,聖上將他的權柄全部交給趙貴,而好大喜功的趙貴因此洋洋得意與宇文護開始作對,而這無疑會讓朝堂上的平衡局面被打破,讓大周不得安生。令獨孤信不解的是,趙貴從前並不媚上,所以這從中一定有人挑撥,為了弄清事情的原委,獨孤信決定派暗衛調查此事。

  與此同時,般若再次前來拜訪趙貴希望他出兵勤王,可此次趙貴卻猶疑起來,事實上,他一直不明白般若究竟是代表獨孤府還是王府,而他又究竟是在幫誰。此時,宇文毓出面解圍,並表示整個王府都會支持趙貴起兵勤王,有了宇文毓的承諾,趙貴的心終於堅定起來。而不久後,查清事情原委的獨孤信前來質問般若,希望她停止現在要做的事情,不要讓大周陷入戰爭,可不料般若卻無比堅決,誓要獨孤天下,讓宇文毓稱帝,獨孤信怒火中燒,於是決定與般若斷絕關係。

  不久後,獨孤信回到府邸,並詢問伽羅若自己告發般若意圖謀反的事情,她是否會支持自己,不料伽羅脫口而出要保護阿姐。這樣的反應讓獨孤信明白,伽羅對此早就知情,而這也令他更加惱怒。於是伽羅趕緊解釋,在她看來阿姐的做法雖然大逆不道,可是相較宇文覺的暴政,宇文毓一定會更加善待百姓。獨孤信又何嘗不知道這些,可是他獨孤家的百年忠義又該如何自處。

熱門資訊

喜歡看 "獨孤天下"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