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孤天下第16集劇情介紹

獨孤天下第16集劇情介紹

  宇文護奪丞相兵權 趙貴設宴欲殺太師

  思來想去後,獨孤信進宮勸誡聖上不要倚重空有蠻力的趙貴,與宇文護髮生正面衝突,可聖上只是有所動搖便匆忙將獨孤信趕走。而這番話被一直躲在殿內的趙貴聽到,可好大喜功的趙貴不但沒有認識到自己的愚蠢,反而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而繼續勸說宇文覺刺殺太師。可此時的宇文覺卻因為剛才獨孤信的一番話而猶豫起來,並準備和皇后商議後再做決定。看到這樣怯懦的君主,趙貴氣不打一處來,只能再從長計議。

  獨孤府內,伽羅察覺了阿爹這幾日的心不在焉,而不知情的小冬也通過邸報一眼看破這是因為趙貴與般若的合謀而致,伽羅對此很是驚訝,也更加倚重聰明伶俐的小冬。為了讓阿姐與阿爹不因為兵變而兩敗俱傷,伽羅和小冬決定派獨孤信的舊部杜校尉來到濟慈院訓練鄉勇,以此保護寧都王府與獨孤府的家眷。而為了不讓獨孤信再為家中的事情煩憂,伽羅隱瞞了此事。

  然而這亂世還在繼續,齊國君主高湛病逝,幼太子繼位,由陸貞監國。朝堂之上,宇文護建議趁北齊動亂出征收服,但獨孤信卻認為齊周世代交好,不應背信棄義挑起戰火,可在擴充疆土的巨大誘惑下,宇文覺欣然應允了宇文護的建議。卻不料宇文護藉機以自己的府兵不足對抗北齊大將沈嘉彥為由,搶奪了獨孤信手中的兵權,一時間朝堂風起雲湧。在趙貴看來,宇文覺的欲望讓宇文護的羽翼更加龐大,所以為了保住皇位,他建議宇文覺在宇文護起兵出征前將其剷除,永絕後患,毫無主見的宇文覺應允,並為宇文護設下鴻門宴。

  這天,宇文護準備下朝,卻遇見行色匆匆地般若,可般若卻似乎毫不在意今晚將赴宴的宇文護的安危,反而冷漠的離開。可這一幕被宇文毓撞見,雖然般若禮讓有加,可是宇文護的糾纏卻依然讓他心生妒忌,在他看來,宇文護一日不死,般若便一日不可能愛上自己,為了確保今晚行刺的萬無一失,宇文毓將苗疆毒液交給趙貴,命他塗在箭頭上,讓宇文護插翅難逃。不久後,宇文護回到府邸,卻發現春詩在此等候,事實上,般若的心裡還是很擔心宇文護的安危,所以才派春詩送來先帝賜給獨孤信的軟蝟甲,宇文護慢慢摩挲眼前的衣袍,眼中滿是溫情。

  與此同時,獨孤信也得知了今晚趙貴將要行刺宇文護的訊息,這讓他愁眉深鎖,在他看來今晚危險的不是宇文護反而是宇文覺。為了阻止這一切,他準備帶兵進宮保護聖上,為了防止生變,在離開前,獨孤信囑咐伽羅照顧好自己,並讓她前往細柳營投奔獨孤順。可伽羅並沒有離去,反而是和小冬一同將早先安排好的鄉勇召集了起來想要保護兩府家眷。

  不多時,宴會如約開始,就當趙貴準備的舞女準備行刺宇文護時,獨孤信卻闖了進來。接著,獨孤信提議舞劍以此屏退了一眾舞女,除此外,他讓宇文護替自己擊鼓配樂想要暫時安撫他的殺心。舞劍之時,獨孤信一直念著曹操的“短歌行”,想以史為鑑讓兩人化干戈為玉帛,而宇文護怎么可能輕易妥協,此時哥舒來報,太師府已經被獨孤信的府兵包圍,而這只能讓宇文護拂袖而去。

  對於獨孤信的打斷,宇文覺深感不解,在他看來今晚就是刺殺宇文護的良機,此時下人來報,宇文覺才得知,今晚宇文護的周圍有幾百暗衛,若不是獨孤信相助,自己差點就落入萬劫不復的境地。與此同時,般若也得知了皇宮內發生的一切,這讓她有些失落,她怎么也沒想到自己的父親竟然愚忠到這地步。

  而不久後,刺殺行動被打斷的趙貴打聽到般若在出嫁前與宇文護私交甚密的訊息,這讓他不禁憤恨起來,在他看來自己今晚的窘境都是獨孤信與宇文護一同密謀而至,而他絕不可能忍氣吞聲,再查到伽羅在濟慈院有幾百鄉勇後,趙貴心生一計。

  這日,伽羅收到獨孤順被綁架的密信,心急的她來不及仔細思索便讓杜校尉召集濟慈院一眾人馬,趕往東山文殊廟營救,卻不料在途中慘遭包圍,於是她趕緊帶領餘下鄉勇一起逃離,卻不料闖進哥舒帶領的軍營並打鬥起來。而此時,趙貴帶領軍官前來,以伽羅召集私兵,圍攻朝廷將士的罪名將其帶走。一旁的哥舒見狀,趕緊派人通知了遠在前線打仗的宇文護。

熱門資訊

喜歡看 "獨孤天下"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