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孤天下第18集劇情介紹

獨孤天下第18集劇情介紹

  宇文邕削髮為僧 般若懷孕心憂愁

  宇文護召集所有兵馬準備出兵勤王,哥舒聽聞則更對般若心生怨恨,因為這無疑會讓宇文護身陷絕境,可是身為宇文護的親衛,哥舒只能服從。此時僕人傳來訊息,宇文邕帶已經連夜進京,準備替伽羅頂罪。般若聽聞大驚,因為她明白以宇文覺殘暴的性格,一定會直接處決宇文邕,如此一來,他與伽羅均難逃一死。於是她懇請宇文護將其攔在宮外,直至明日百官公審,宇文護允諾。

  第二天,宇文邕在朝堂上負荊請罪,並告訴聖上,濟慈院的兵馬是自己為防山賊而召集起來的,而這些人多為老弱之人,兵器陳舊無法謀逆。聽到這一番話後,宇文毓與宇文護都出言相幫,而百官見狀也迅速的出言相襯,而這樣的壓迫卻讓宇文覺更加癲狂起來,並準備以謀反的罪名處死宇文邕。聽即此百官大驚,均跪下求情,卻不料宇文覺不知悔改,反而責怪百官。獨孤信聽聞心如死灰,當眾脫下官帽以辭官相逼宇文覺收回成命,而一眾官員也效而仿之。

  在這樣巨大的壓力下,宇文覺只能下令赦免伽羅,但與此同時罰宇文邕革去爵位,發配至興龍寺出家為僧,獨孤信罰俸三月,閉門思過。不久後,重傷昏迷的伽羅就被獨孤信帶出天牢,而宇文邕也出家為僧,而向來不合的宇文護與宇文毓均前來看望,臨走前宇文護告訴宇文邕不要就此消沉,反而應該養精蓄銳,絕地反擊,報今日之仇。一連幾天,重傷的伽羅也沒能醒來,而般若一直在旁邊守候,宇文毓見狀心疼不已,可是如今的般若卻無法再坦然的接受宇文毓的愛意,因為她已然背叛了他。

  幾天后,伽羅終於醒來,可是獨孤信卻有意隱瞞了宇文邕的事情,可聰慧的伽羅還是從中察覺出不對,並從小冬處得知阿爹,阿姐和宇文邕為自己所做的一切。而這讓伽羅的內心十分難受,於是便在小冬的幫忙下偷偷來到了興龍寺看望宇文邕。在看到一身素衣已經剃度的宇文邕後,伽羅的心中備受煎熬,並想要帶宇文邕離開這裡。卻不料被主持阻攔,並被告誡今後不準再相見,因為聖上曾下旨,宇文邕若見外人一次便一日不可進食,說完便將宇文邕拉走。望著宇文邕離去的背影,伽羅發誓一定要讓宇文覺付出代價。不久後,伽羅便回到了獨孤府,並向阿姐承諾自己今後一定會成熟和堅定起來,讓那些傷害自己的人付出代價,般若聽聞很是欣慰,卻不料突然昏迷了過去。

  這邊,曼陀與李昞還在前往隴西的路上,一路上兩人濃情蜜意。而此時,李昞也收到了獨孤家在京城的近況,並了解到獨孤信與太師站在統一戰線,而這讓李昞越發的高興,可是他卻對曼陀有意隱瞞。另一邊,伽羅身體恢復如初,並與小冬決定前去洛南開採金礦做生意,可是礙於她大病初癒,小冬便自告奮勇,提議讓自己原先開採過金礦的的鄰居鄧三叔先去查探行情。

  而這段時間般若一直往返於獨孤府與王府間,與此同時宇文護一直提出想與她想見,可是都被般若斷然拒絕。而般若的決絕在宇文護的預料間,可是那日般若我見猶憐的模樣卻讓宇文護難以忘懷,他多么希望有朝一日般若也能這般對自己。與此同時北周與北齊的戰事僵持不下,即將停戰。

  事實上,般若這些時日的避而不見都是因為對宇文毓的內疚感和對宇文護的放不下,正因如此,向來殺伐決斷的她也變得猶猶豫豫了起來,可是在春詩的安慰下,般若很快恢復了理智,她明白自己不該為這些瑣事而煩憂,她要的是獨孤天下。與此同時,見般若不得的宇文護叫來伽羅,並拿出那日般若遺留下的衣帶,以此讓伽羅代為傳話。無奈的伽羅只能將此事告訴般若,不料般若聽聞卻氣血攻心,昏迷了過去,經診斷後,般若得知自己已經懷孕兩個月,仔細思索後,般若察覺這孩子很可能是宇文護的。而毫不知情的伽羅在春詩的哄騙下決定暫時替阿姐隱瞞這件事。

熱門資訊

喜歡看 "獨孤天下"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