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孤天下第19集劇情介紹

獨孤天下第19集劇情介紹

  般若欲打胎遭阻止 曼陀回隴西遭算計

  心事重重的般若回到王府,她清楚地明白這孩子是宇文護的,因為這段時日她與宇文毓從未圓房,而這對她而言會是禍端,對宇文毓也是奇恥大辱,所以這孩子不能留。仔細思索下,般若決定以紅花墮胎,而春詩雖然不贊同但也只能遵從。

  這邊,伽羅終於抽空回到濟慈院看望這裡的村民,並從杜校尉處得知,這裡的鄉勇已經成為名正言順的獨孤家部曲了,名號濟慈軍,而貼心的杜校尉還為了伽羅訓練了一批會武功的女侍女,以此保護她,而這讓伽羅心裡很是溫暖。除此之外,心繫阿姐的伽羅還從周嫂處拿了一些安胎藥幫阿姐調理身體。

  不久後,興奮地伽羅來到王府,卻意外發現了般若房間內的紅花,般若知道自己已經無從解釋,只能告訴伽羅自己之前與宇文護髮生的事情。聽即此,伽羅心裡難受,若不是因為自己,阿姐怎么會遭受這樣的苦難。在般若看來,自己已經對不起宇文毓,若再留下這孩子,自己便會釀成大錯,想到這,般若決絕的拿起紅花準備喝下。伽羅與春詩見狀趕緊阻止,接著,春詩告訴般若凡是成大事者都要有犧牲,如今伽羅已經平安,獨孤信也不再如從前一樣忠心於聖上,所以這孩子應該留下,因為他將成為獨孤天下預言的實現者。春詩的一番話讓般若的心動搖了起來,再加上伽羅的從旁勸說,般若最終決定留下這個孩子。如此,伽羅才放下心來,可是她的心情卻依舊苦悶,而得知實情的小冬則告訴伽羅,無論這孩子是誰的,都會是她的外甥,聽到這,伽羅的心情才有所好轉。

  另一邊,曼陀與李昞終於抵達隴西公府,而李昞更是在入府後就將後院的實權由妾室馮氏遞交給了曼陀,而馮氏不同於一般妾室,她曾是先夫人的貼身丫鬟。在李昞離開後,看似單純的馮氏更是對初來乍到的曼陀一頓誇讚,這讓曼陀不勝欣喜,並賞賜了一眾下人不少錢財,這讓曼陀心中隱隱有些心疼,可為了佯裝大度,她還是忍了下來。可接下來的事情卻讓她更為苦惱,這看似心善的馮氏將所有賬本交給了不會看賬的曼陀,無奈之下,曼陀只能將這差事交還給馮氏。接著,馮氏將府內的一眾妻妾叫來大堂,並以先夫人的賢德之名讓曼陀不得不接受這些小妾,而這讓曼陀大驚,她從不知道李昞的府內有這么多的妻妾。事實上,這都是馮氏的故意籌謀,她先騙得了曼陀的大批賞賜,再順理成章的拿回府內財權,還故意以先夫人的名頭迫使她留下這些小妾。而初來乍到的曼陀只能一步步踩進馮氏的陷阱,即使識破也不能有半分怨言。

  接著,心氣不順的曼陀回到房內,卻不小心被小妾錦娘的公子砸到,這時,曼陀才知道李昞府中不僅妻妾成群,還有不少子女,其中馮氏的五姑娘最為得寵。而這讓曼陀更加心氣難平,今早馮氏請安時,對此事隻字未提,這分明就是故意為難自己,可是她決不能因此失德,反而應該沉下心來。

  第二天便是曼陀入宗祠的日子,可她卻姍姍來遲,並藉口府內沒有下人帶路以此責怪馮氏辦事不力,想要扳回一城,可不料向來討厭宅斗的李昞卻有些尷尬。接下來,馮氏讓曼陀跪拜先夫人,這樣的提議無疑是在羞辱曼陀,可是礙於臉面,她只能遵從。看到曼陀的委屈模樣,李昞只能跑來安慰,可不料曼陀會提出將所有小妾趕去別院居住的想法,不僅如此,還不時推搡李昞以此泄憤,而這讓李昞心生惱怒,轉身離去。看到李昞的離去,曼陀委屈的大哭起來,她不明白李昞為何不同楊堅一樣哄著自己,反而會生氣。

  而在蒲阪處,楊堅還在為曼陀而傷心,一旁的楊忠見狀告訴楊堅,他不該只顧及兒女情長,反而應該從中振作,並且不應該因此記恨獨孤家。事實上,蒲阪處於征齊的要衝,楊家這段時間忙的不可開交,為了不同獨孤信一般被趙貴陷害,他們必須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此時楊堅才得知獨孤信被趙貴算計,甚至危及了伽羅,這訊息讓他一時失神。接著,楊忠告訴楊堅,只有緊握手中的兵權且遠離京城才會讓使楊家滿門在這亂世之中站穩腳跟,楊堅聽聞終於將原先的陰霾一掃而空,振作起來。

  這邊,般若將自己懷孕的訊息告訴宇文毓,並故意買通大夫縮短了自己懷孕的日子。宇文毓得知後高興的不知所以,並興高采烈的去通知剛下朝的獨孤信,這時的般若才放下心來,宇文毓對自己還是一如既往的信任。而獨孤信聽聞後自然也喜不自勝,一旁的宇文護聽聞卻心生怨氣。

  不久後,伽羅來看望般若,可此時的般若卻心神不寧,她明白自己懷孕的訊息一旦傳出,必定處於風口浪尖,聖上至今無子,自己一旦生子必定會引得宇文覺的不滿,從而讓趙貴除掉自己。伽羅聽聞主動提出替阿姐解決趙貴,可是般若卻拒絕了,因為她不希望自己的妹妹涉世太深。而此時宮內,宇文覺得知此事後不禁緊張起來,一旁的趙貴則藉機繼續挑撥他與獨孤信的關係,並稱獨孤信有意扶植宇文毓,除此外還將自己這段時日遭到“貪墨”的彈劾歸結於宇文毓和獨孤信的詭計,為的就是讓聖上遠離自己,並建議讓宇文覺趁獨孤信兵力微弱的時機將他一舉拿下。可不料軟弱的宇文覺卻遲遲不敢下決定,反而決定叫來一眾美女試圖誕下子嗣來保帝位。

熱門資訊

喜歡看 "獨孤天下"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