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孤天下第5集劇情介紹

獨孤天下第5集劇情介紹

  阿護妥協般若婚事 楊堅曼陀重歸於好

  宇文護如約而至和般若在雲錦閣會面,事實上般若此行是為了勸說宇文護不要阻礙自己的婚事,並承諾自己要的只是皇后之位而已,絕不會對宇文毓動心,並且可以勸說阿爹不與他起衝突。可是宇文護卻決絕合作,他不能眼睜睜看著般若嫁給別人。般若見狀冷笑著告訴宇文護,只要他休掉清河郡主,自己現在就可以和他成親。宇文護只是沉默不應,般若的心中充滿苦澀,她明白宇文護不可能拋棄清河郡主,因為她的身後擁有前朝元氏的支持,而宇文護不可能捨棄這些。到頭來他們的最愛都不是對方,而是權力。

  屋內的兩人此刻還不知道清河郡主已經尾隨而來,並且叫來京兆尹杜大人想要借污衊雲錦閣中有偷盜先帝遺物之人進去搜查。而這一幕被跟隨而來的伽羅撞見,她知道清河郡主一定會對阿姐不利,於是趕緊通知宇文護與般若。不一會,杜大人和清河郡主便走了進來,可屋內只有獨自飲酒的伽羅,惱羞成怒的清河郡主一無所獲只能離開。

  為了讓宇文護與般若獨處,伽羅先行離開。對於今天的突發事件,般若認為這是宇文護的故意算計,為的就是讓自己閨譽受損,從而讓自己的父親因為羞憤而辭官。宇文護百口莫辯,他知道自己已經虧欠了般若太多,再加上今天的事情,他承諾不再阻礙般若的婚事,接著兩人皆立下重誓,互相承諾今生今世永不再愛別人。

  般若走後,宇文護派哥舒去敗壞宇文覺的名聲同時扶植宇文毓,在他看來,只要是般若想要的,自己便會成全。只要宇文毓是個短命的皇帝,那么自己依然可以迎娶般若。與此同時宇文護還下令給今日胡鬧的清河郡主下藥,讓她從此一臥不起。而清河郡主並不甘心,她讓僕人小蓮在京城裡散布獨孤般若白天飲酒作樂,放浪形骸的謠言。

  幾天后,伽羅白日飲酒,行為浪蕩的謠言傳到了獨孤信的耳中,可是為了幫般若隱瞞,伽羅一人承擔了所有的罪責,並謊稱自己是因為宇文邕的離開而難過,所以才會飲酒。這邊,曼陀也知道的伽羅飲酒的事情,為此她惱羞成怒,伽羅的行為敗壞了獨孤家的名聲,如此自己如何還能接觸到那些貴人。為了給自己出氣,她裝作姐妹情深的模樣來看望伽羅,並建議讓伽羅罰跪以示警戒。獨孤信應允,伽羅無奈只能接受懲罰,而般若卻是很不忍心,若不是因為自己,伽羅何苦會受這樣的懲罰。此刻正是晌午,為了防止伽羅被曬暈過去,般若一直在旁邊撐傘替她遮蔽。不多時般若為了給伽羅倒水喝離開了一會,卻不料伽羅在這段時間內被曬暈過去,路過的楊堅看到趕緊將伽羅送回房間,請來醫官療傷。看到床上的伽羅,獨孤信的心中百味雜陳,伽羅是他最寵愛的女兒,所以格外縱容些,而如今是時候為她定親了。這邊,曼陀終於說出對楊堅不務正業的不滿,楊堅見狀趕緊解釋,如此曼陀才知道楊堅並非胸無大志之人,因此兩人間的感情突飛猛進。入夜後,奶娘又開始勸說曼陀不要對楊堅如此上心,可是曼陀現在聽不進去奶娘的話,奶娘聽聞只能默默離開。

  幾天后,皇帝賜婚宇文毓與般若,而宇文護得知後派哥舒送來了一支定情簪,希望她不要忘記那天的誓言。接著,宇文毓前來定親,也送來一支定情簪,並準備替般若戴上,可是卻被般若找理由推辭了。這邊,大病初癒的伽羅只能呆在房間內,不能出席賜婚宴,為此她心情煩躁。此時,楊堅卻雪中送炭,給伽羅送來美食,看到伽羅開心的樣子,楊堅卻突然侷促起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對於伽羅他格外上心。

  賜婚宴上,八大柱國之一的隴西郡公也藉機第一次將自己的兒子李澄帶出來見世面。獨孤信見到李澄儀表堂堂,又文武雙全的模樣便將自己的玉佩送給了他,旁邊的官員見狀都起鬨起來,想促成伽羅與李澄的婚事。接著,獨孤信便將讓伽羅收拾整齊出來拜見各位世叔世伯,心思單純的伽羅在見到李澄後便主動拉起他的手去獨孤府參觀。旁邊的眾人見狀更是喜不自勝,在他們看來這兩人可謂是天造地設。

本文系劇情介紹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熱門資訊

喜歡看 "獨孤天下"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