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孤天下第7集劇情介紹

獨孤天下第7集劇情介紹

  獨孤兩女雙雙定親 曼陀欲勾引宇文邕

  宇文邕告訴伽羅自己之所以能夠避免被聖上責罰,是因為自己故意表現出了對她的一片深情,宇文護看到後礙於般若的情分才會救下自己,為了讓自己可以一直留在京城,他希望伽羅可以在離開太師府後裝作趾高氣昂的模樣不再搭理自己,而自己會裝作傷心欲絕的模樣,讓太師對這齣苦情戲更加信服,天真的伽羅相信並照做了。事實上宇文邕是故意這樣說的,他不想讓伽羅難受,想讓她無憂無慮的嫁人。而宇文護則是好好觀看了這一出苦情戲,他明白宇文邕為深情而做出的表演,因此決定不遺餘力的留宇文邕留在京城。

  這邊,被拒絕的伽羅很是難受,在楊堅面前哭起來,她雖然不明白自己對宇文邕是怎樣的感情,可是她的心裡還是很難過,楊堅見狀只能好好安慰伽羅,並承諾自己今後在她出嫁後會和曼陀常去看她。

  不久後就是曼陀和伽羅定親的日子,這樣的盛世引來京中不少官員前來參觀。可令曼陀不高興的是李府彩禮的價值遠高過楊家的彩禮,再加上奶娘在一旁攛掇,曼陀的怒意更甚。事實上,楊家的彩禮已經堪比皇家在京城中數一數二。

  獨孤信只能前來安慰傷心的曼陀,在曼陀看來這都是因為自己是庶女才會有這樣不公平的待遇,於是她希望獨孤信在聘禮上可以偏心自己,多過伽羅,般若見狀決定將自己的嫁妝分一半給曼陀,曼陀大喜,可般若接著提醒曼陀,女方家的聘禮還包括母親當年的陪嫁,庶出的曼陀自是比不過嫡出的伽羅,所以無論如何嫁妝還是伽羅多些,聽到這話,曼陀的心裡越發不平衡。

  這邊,同樣心思單純的李澄告訴伽羅自己聽到了那天她和自己爹的談話,但自己一定讓她愛上自己。另一邊,楊堅前來安慰傷心的曼陀,雖然心有不滿,可是在楊堅面前曼陀還是偽裝成一副大度的模樣。接著,曼陀希望楊堅可以在出嫁那天替自己填充嫁妝,可是楊堅很為難,因為這次進京父親只給了自己這些彩禮而已,所以並沒有多餘之財,聽即此曼陀只能妥協,可是她的心裡卻依舊很不是滋味。太師府內,宇文護和宇文邕都在為情感傷,他們都只能看著心愛的女人嫁給別人。

  這天,曼陀來參加花會,卻不料被一眾女客嘲笑彩禮之事,她心中頓時煩悶起來。接著她碰到了失魂落魄的宇文邕,並誤以為伽羅與宇文邕真的鬧掰了,寒暄一會後,兩人就分別了。接著,曼陀打聽到這幾日宇文邕都在太師府內居住,除從外太師還將他留在京城封了一個官職,這讓曼陀心中不禁猜測起太師想要扶植宇文邕的念頭。回到家後,奶娘告訴曼陀,她從春詩那裡得知這楊堅本要定親的對象是伽羅,是伽羅不要才輪到曼陀的。這話讓曼陀怒火中燒,她不明白自己為何要事事落於人後。秋詞聽聞有些惱怒,趕緊將奶娘趕了出去,並勸說曼陀不要與其他兩位小姐生出嫌隙。可是曼陀卻不聽勸,她將目光轉向宇文邕,並決定要成為輔成王妃,與般若平起平坐。正因如此,她便將本要交給楊堅的荷包扔走了,並對楊堅冷顏相待。

  接下來的幾天,曼陀故意在清風觀偶遇宇文邕,並故意告訴宇文邕,伽羅與李澄的相處甚歡。除此外還製造機會與宇文邕獨處,想藉機上位,可是她並不知道宇文邕的心裡只有伽羅一人而已。幾天后,曼陀找人勸說宇文邕去獵場打獵,宇文邕果然中計,並故意製造和宇文邕射下同一隻鳥的巧合。接著,兩人喝茶聊了起來,期間曼陀一直表現的優雅得體,希望宇文邕對自己刮目相看,並從中挑撥伽羅與宇文邕的關係,污衊伽羅和李澄早有私情,並且傾訴了自己對他的情意。(劇情介紹網原創劇情,轉載請註明出處!)

熱門資訊

喜歡看 "獨孤天下"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