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孤天下第8集劇情介紹

獨孤天下第8集劇情介紹

  曼陀上演苦肉計 伽羅蒙冤跪祠堂

  對於曼陀的意圖,宇文邕一清二楚,她故意製造這些偶遇,還藉機挑撥自己與伽羅的感情就是為了搭上自己,可是他並不明白曼陀此舉的意圖。

  這邊,李澄正在和伽羅探討以後婚房的裝潢,可伽羅卻漫不經心,並不小心脫口而出了宇文邕的名字,這讓李澄的心中泛起了疑問。接著,宇文邕派人來邀約伽羅,於是伽羅便頭也不回的拋下李澄離開了。事實上,宇文邕的邀約是為了提醒伽羅小心曼陀,可是伽羅卻不願意相信曼陀是這樣心機深沉的女人。接著,宇文邕將秋詞買通自己車夫的證據交給伽羅,可是伽羅還是不願意相信,因為曼陀已經訂婚,不可能會勾搭宇文邕,為了弄清緣由,宇文邕心生一計。

  另一邊,滿心歡喜以為勾搭上了宇文邕的曼陀對楊堅是越發冷淡。而不久後,宇文邕派人來邀約曼陀在天香樓想見,欣喜若狂的曼陀趕緊出府一聚。席間宇文邕問起曼陀為何會對自己心儀,被喜悅沖昏頭腦的曼陀告訴他這還是因為自己想成為皇后,並藉機慫恿宇文邕殺兄奪位,如此而獨孤天下的預言一定會應驗在自己的身上,除此之外她還告訴宇文邕,還自己會找個法子陷害楊堅,讓他主動退婚。聽到這些,躲在屏風后面的伽羅終於抑制不住內心的憤怒,她趕緊跑了出去想要在父親面前揭發這一切,於是曼陀趕緊追了出去,可是伽羅卻執意要告發她,於是曼陀便假意被伽羅推下水以此冤枉伽羅。

  一旁趕來的的楊堅見狀趕緊將曼陀救了起來,並誤以為是伽羅將她推下水,還想拿竹竿打曼陀,伽羅百口莫辯。可冷靜下來後,楊堅察覺到伽羅拿竹竿是為了救落水的曼陀而並非是打她。接著,趕來的獨孤信問起整件事的緣由,卻沒料伽羅到被曼陀倒打一耙,並被污衊為和宇文邕私會,心急的伽羅想要說出了整件事情的起因,可是卻被獨孤信不由分說的打斷,並罰她去祠堂罰跪。

  入夜後,獨孤信來到祠堂看望伽羅,事實上獨孤信是相信伽羅的,伽羅自小心思單純是絕對不會做出傷人的事情,而他之所以會不由分說的將她趕緊祠堂是為了不讓曼陀在楊堅面前出醜,因為這件事有損閨譽,也會連累獨孤家的名聲,甚至妨礙到般若的婚事。接著,伽羅將今早的事情全數告訴獨孤信,獨孤信聽聞只覺心寒,他年事已高,如今只想讓自己的女兒安心出嫁,至於曼陀他一定會懲罰的。

  這邊,曼陀對今日被宇文邕與伽羅陷害的事情心懷怨恨,並準備派秋詞出去散播他們的謠言。不料這話被般若聽到,再加上她進府後聽到的謠言,於是便洞悉了所有的事情。接著,她將曼陀拉出府帶到懸崖邊,並作勢要將曼陀推下去,曼陀大驚坐在地上大哭起來。般若警告曼陀不要再生是非,安靜的嫁入楊家,而大周的皇后只能是自己。曼陀的心裡怨恨更重,她勢必要讓般若和伽羅萬劫不復。

  第二天,楊堅來看望曼陀,而曼陀卻依然心懷不軌,她攛掇楊堅去污衊宇文邕意圖謀反,除此外她還希望楊堅把事情鬧大,最好讓般若無法出嫁。看到如此癲狂的曼陀,楊堅的心裡有些不是滋味,而鄭榮則更是對曼陀心有不滿,在他看來,曼陀並非溫良賢德反而心如蛇蠍。可是楊堅卻指責了鄭榮,對於曼陀他還是存有情意。

  曼陀房內,奶娘還在不遺餘力的挑撥她與楊堅的關係,秋詞見狀趕緊將奶娘趕出房門,在秋詞看來,曼陀之所以會變的如此心狠多半都是奶娘的攛掇。接著,秋詞告訴曼陀,她已經不得獨孤信的歡心,所以只能指望楊堅了。秋詞的話讓曼陀茅塞頓開,於是她剪下一撮頭髮放在香囊內交給楊堅以表情意。

  這邊,心存疑慮的楊堅將宇文邕約出來詢問早上的情況,宇文邕告訴楊堅,整件事情是聖上故意設下的陷阱,因為自己最近與太師交好,所以聖上便心懷不滿,於是讓人以自己和他的名義約來伽羅與曼陀,並故意製造事端讓她們彼此誤會。事實上這都是獨孤信的囑咐,因為他不希望曼陀被楊家退婚。可是楊堅卻並不相信這樣的說辭,宇文邕見狀以自己的性命發下毒誓,這讓楊堅終於放下懷疑。再加上曼陀送給自己的香囊,他的心中終於釋然。與此同時,清河郡主病逝。

  明日就是般若出嫁的日子,這晚伽羅一直在幫著般若收拾行李,而般若的心裡卻說不出的難受,明日她就會戴著宇文毓送給自己的簪子出嫁,可是在她心裡宇文護的定情簪才是她真正想要的。(劇情介紹網原創劇情,轉載請註明出處!)

熱門資訊

喜歡看 "獨孤天下"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