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往事第8集劇情介紹

台灣往事第8集劇情介紹

  小混混再次欺壓三兄弟 謝振銘準備鴻門宴

  因為周紹禎和林清文的不合作,小混混把保護費翻了一倍,車夫們為此十分怨恨兩人。一天下班後,周紹禎遭到了車夫們的集體控訴,要求周紹禎和林清文不要再連累大家。

  林清文思來想去還是決定回台北去賺錢養活一大家子,阿敏縱然不捨得林清文離開,還是含淚為林清文準備了很多乾糧和親手製作的黃豆醬還有小菜。林漢仁雖然變得精神恍惚但依舊十分疼愛林清文,知道林清文要回台北去,冒著危險去河裡抓了兩條魚,小心翼翼地抱在懷裡。

  林清文看見渾身濕漉漉的林漢仁,禁不住上前數落。阿敏揭開林漢仁懷中濕漉漉的外套,裡面躺著兩條鮮活的魚。林漢仁囁嚅著告訴林清文,打算用魚做新鮮的魚圓給林清文吃,寓意下次團團圓圓。看著林漢仁在廚房內為了殺魚而手忙腳亂的樣子,林清文再也不忍責備。

  臨走前,一家人都在門口為林清文送別,唯獨林漢仁突然跑進了房間。為了趕時間,林清文背著寄託了全家人愛意的包袱,給家人鞠躬後轉身離開了家。林漢仁從房間內跌跌撞撞地走了出來,手中拿著一串手鍊,想要送給林清文,然而林清文已經走了。林漢仁跌在地上,手裡緊緊地捏著手鍊,眼神中流露著無盡的遺憾和不捨。

  林清文回到台北後,受到了謝振銘的邀請一起和謝雙美吃飯。謝振銘故意選擇了西餐廳,當侍從送上選單時,林清文面對看不懂的外文選單十分尷尬。謝雙美看出了林清文的尷尬,主動先點了菜品;林清文因為看不懂選單只能選擇和謝雙美一樣的菜品。

  菜品呈上前,謝振銘一直抓著林清文詢問職業,林清文感到十分尷尬,只好端起面前的一碗水喝了一口。謝振銘看見林清文的舉動覺得很是可笑,出言提醒林清文那碗水是用來淨手的,謝雙美主動給林清文做了示範,林清文尷尬得不行,連忙跟著淨手。

  淨手後,菜品一一被端了上來,謝雙美悄悄地給林清文一一做了示範,然而初次品嘗西餐的林清文還是出了不小的糗。謝振銘一面品嘗西餐一面不著痕跡地奚落和貶低林清文,令林清文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尷尬和難受。

  晚餐結束後,林清文回到了公寓休息,而庒是耕則背著鞋箱去了夜校上課。在夜校教室門口,庒是耕遇見了一個穿著土布衣服的男子,舉止十分侷促,庒是耕禮貌地點頭問了好。把鞋箱放在了地上後,庒是耕才拿起書本走進教室去上課。土布衣服的男子不敢進教室,偷偷摸摸地在教室外向里張望著。

  第二天一早,周紹禎把小混混漲價保護費的事告訴了庒是耕和林清文,三人商量後決定去找小混混,看看能不能減免保護費,畢竟其他車夫是無辜的。三兄弟穿過一條小巷找到了住在廢棄工廠的小混混們,小混混要求三兄弟用喝酒·的方式來減免保護費,喝多少減多少。

  為了不連累其它車夫,三兄弟拼了命地喝酒,到了晚上紛紛喝得醉醺醺地才回公寓。周紹堂看見三個爛醉如泥的人,氣得直罵“哀其不幸,怒其不爭”;庒是耕歪歪扭扭地背著鞋箱和書本出門上夜校,周紹堂攔都攔不住。

  莊心怡端著水給周紹禎和林清文擦臉,周紹禎醉得迷迷糊糊,抓著莊心怡要表白,莊心怡好不容易掙脫開,滿臉惱羞地指責兩人“哀其不幸,怒其不爭”。

  謝公館內,謝振銘正在和利吉商量黃金水稻的銷售問題,利吉通過謝振銘創辦的株式會社售賣黃金水稻,從中賺到了很大的利潤。但是謝振銘分到的利潤十分少,為此謝振銘感到不公平,要求利吉給自己六成利潤。利吉本不想同意,但當看見謝振銘擺放在書桌上那張和山田議員的合影時,在極度震驚之餘同意了。謝振銘很是滿意,決定舉行一場宴會來拉攏重要的議員和生意線。

  翌日,利吉來到大學找武夫,武夫已經順利考上了台北帝國大學,和更多的日本同學一起學習。武夫向利吉吐槽學校內幾名日本學生不關心國事,利吉見兒子如此有出息很是欣慰,囑咐兒子努力學習為帝國做貢獻,武夫很認真地答應了。

  宴會在晚上舉行,謝雙美疲於應付,向嬸嬸提出要去外面透透風。謝公館外,謝雙美看見了正準備拉車離開的林清文,謝雙美叫住了林清文,拿出一枚戒指要求包下林清文今天的車,讓林清文拉著自己去街上跑幾圈。

  林清文開心地拉著謝雙美上街溜達,累得氣喘吁吁在不得不停下來休息;這時空中響起了防空警報,原本還算熱鬧的大街,突然間變得人煙全無。

本文系劇情介紹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熱門資訊

喜歡看 "台灣往事"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