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如歌第10集劇情介紹

烈火如歌第10集劇情介紹

  為玉自寒如歌銀雪分道揚鑣 銀雪為愛暗中護送烈如歌

  雷驚鴻在蝶衣的手掌心寫下霹靂門的暗符,告訴蝶衣如果遇到危險可以搓熱雙手顯示暗符,這樣霹靂門的人就會救她。蝶衣問雷驚鴻自己是不是有個哥哥,那個胎記是不是雷驚鴻騙人的說法,雷驚鴻告訴蝶衣她的確有個哥哥,也是霹靂門的人,一直沒說是因為看到如歌和蝶衣感情很好,不想打亂她現在的生活,蝶衣告訴雷驚鴻自己以後再也不問哥哥的事情了,因為她曾發誓要和山莊共存亡。

  雷驚鴻將刀咧香的話轉告給烈如歌,烈如歌關心玉自寒安危一定要去看玉自寒,銀雪卻抓住烈如歌的手阻止她去,銀雪告訴烈如歌此去洛陽就會捲入江湖風波,將永無寧日。烈如歌問銀雪是不是知道什麼,銀雪卻隱瞞不說,只是一味地拉著烈如歌的手阻止他去,烈如歌心急惱火,警告銀雪如果再不放手就會對他出手,銀雪傷心不已,質問如歌是不是忘記自己的好了,怎么就為了不讓她去洛陽跟自己動手,烈如歌說自己記得銀雪對自己所有的好,但是任何人都不能阻攔自己去找玉自寒,這事關玉自寒的生死,自己不能不去,銀雪放下了如歌的手,問如歌即使死也要去洛陽嗎?銀雪請求如歌不要去洛陽,他可以將如歌送往縹緲三年,三年之後還她一個太平盛世,到了那時候如歌願意去哪裡就去哪裡。可怎奈如歌心繫玉自寒安危,堅持冒雪趕路。

  眼見雪越下越大,如歌和蝶衣、黃綜不得不在一個山洞中休息。而燒餅鋪內的銀雪心內也是焦急萬分,雷驚鴻還不停地說著雪大路滑,雪崩之類的話,銀雪起身離開不聽雷驚鴻絮叨。

  雷驚鴻帶人來到烈如歌休息的山洞外,但是並不進去,而是命令屬下次日一早務必清出一條下山的路,眾人領命而去,雷驚鴻卻笑笑,認為有個妹妹的感覺還真麻煩。

  銀雪坐在燒餅鋪外,街道上鋪滿了白雪,和他的衣衫形成一色。深夜的街道靜悄悄的,透漏出那么一絲詭異,在白雪茫茫的街面上出現了一個暗紅色的身影,一步步如鬼魅一般來到銀雪對面,看到來人,銀雪說19年的閉關修煉終於還是見面了,只是不知道此番見面誰勝誰敗。來人正是閉關修煉19年的暗夜羅,暗夜羅和銀雪幾乎同時出手攻擊對方,最終暗夜羅不敵銀雪敗下陣來,一路逃向斷雷莊,來到莊外為避免被人看到,將刀無暇的近身侍衛人殺死,刀無暇和刀無痕聞聲而出,看到暗夜羅恭敬地參拜宮主。

  刀咧香發現刀無暇的近身侍衛離奇死亡,不僅擔憂起來,她真的想不明白刀無暇究竟在做什麼,先是斷雷莊,後是玉自寒,現在連自己的近身侍衛都離奇死亡。

  烈如歌三人一覺醒來發現道路已經被雷驚鴻清理乾淨,心內非常感激,紛紛向雷驚鴻道謝,並希望以後能在遇到他,雷驚鴻卻開玩笑地說不願意再碰到烈如歌,每次碰到她都沒好事,眾人一片歡聲笑語,而此時銀雪則一身白色斗篷雪衣默默地看著這一切。

  玉自寒坐在輪椅上和玄簧閒聊,一副病懨懨的樣子,玉自寒告訴玄簧自己這輩子聽到的第一個聲音,就是一個酸字。玉自寒五歲時候就被送去烈火山莊,雖然隱瞞身份,可是那裡的人都很尊敬自己,也沒有什麼朋友,直到八歲那年,戰楓給了烈如歌一袋酸梅,烈如歌拿著酸梅去給玉自寒,並教玉自寒說話,每吃一個酸梅就說一個酸字,一連吃了16個酸梅,玉自寒聽到第一個聲音就是這個酸字,從那以後如歌經常找玉自寒玩,經常念歌詞給玉自寒聽,玉自寒逐漸從看不懂人說什麼到能跟上如歌說話的語速,後來,如歌就想聽玉自寒的聲音,玉自寒無法發音,為此如歌哭了一夜,玉自寒心疼如歌努力練習發聲,開口說的第一句話就是叫了如歌的名字,儘管聲音很難聽可是如歌卻非常開心。想到這些童年往事,玉自寒越發想念如歌,看著風鈴念著如歌的名字,突然又劇烈咳嗽起來,玄簧知道玉自寒心內非常思念如歌,勸玉自寒寫信讓如歌來看他,玉自寒卻擔心如歌的安危堅決不肯讓她來。

  如歌剛到洛陽城就被有琴泓攔住去路,打探銀雪的下落,如歌告訴有琴泓自己已經跟銀雪分道揚鑣了,目前因有急事暫不跟有琴泓細說了,之後,如歌快馬加鞭趕往靜淵王府。

  靜淵王府內,輪椅上的玉自寒有些昏昏欲睡,似乎聽到了烈如歌的聲音,玉自寒以為尚在夢中。當真切的感到烈如歌就在身邊時,玉自寒聽著烈如歌的聲音猶如世界上最美的鏇律,他讓烈如歌轉過去背對自己說話,玉自寒一直都希望自己能用耳朵聽到如歌的聲音,如歌責怪玉自寒答應自己的話不算數,居然把自己弄的那么瘦,聽到這些玉自寒內心溫暖如春。烈如歌想趁機給玉自寒把脈,玉自寒卻不著痕跡地躲開了,玉自寒不想讓烈如歌為自己擔心。

  烈如歌以為玉自寒是舊疾發作,每到冬天就會身體發虛,只要吃得下就沒有問題,於是親自給玉自寒做了燒餅,玉自寒本來吃不下更多燒餅,可聽到烈如歌說自己做的燒餅不好吃,所以師兄才吃的少,為了能讓如歌開心就多吃了幾塊燒餅結果引發吐血。玄簧忍不住責怪如歌,平日裡玉自寒連半塊糕點都吃不下,可是如歌卻讓玉自寒吃下那么多,如歌也自責不已,本以為讓玉自寒多吃點是為他好,沒想到會讓他吐血。烈如歌讓玄簧懲罰自己,玄簧嘴上說不敢,可是面上仍有責怪之意,烈如歌心內也深深地自責,拿起桌子上的刀劃傷自己的手,告訴玄簧她用自己的血彌補玉自寒的血,玄簧無語。玉自寒心疼如歌的手,將玄簧和黃綜趕出房門,獨獨留下如歌查看傷口。如歌希望玉自寒能跟自己說實話,玉自寒卻左右而言他,不肯吐露半字,他不想自己摯愛的女孩捲入宮廷鬥爭之中,說話間,玉自寒又吐出一口鮮血。烈如歌心痛地望向玉自寒,質問玉自寒此時還不打算告訴自己實話嗎?難道真的舊疾發作嗎?難道就絲毫不懷疑是中毒嗎?

本文系劇情介紹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熱門資訊

喜歡看 "烈火如歌"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