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如歌第3集劇情介紹

烈火如歌第3集劇情介紹

  銀雪隨如歌到烈火山莊 戰楓提出退婚如歌傷心

  如歌回到房間看到玉自寒坐在輪椅上背對門口,清俊的身影在斜照進來的月光里淡淡蘊出玉般的光華,如歌驚問玉自寒是在等自己嗎?玉自寒對著如歌點點頭,烈如歌雖然知道玉自寒是關心自己,可是還是忍不住責怪玉自寒不該仗著武功高強就背對著門口坐,因玉自寒耳朵失聰,若有人從背後襲擊他勢必不查而遭遇危險。之後,如歌告訴玉自寒自己決定帶著銀雪回烈火山莊,原因是銀雪得知了戰楓和她之間所有的事情,如果是個敵人的話她寧願將敵人養在身邊,烈如歌講完自己的決定靜靜地望著玉自寒,他好怕玉自寒會拒絕自己,豈料,玉自寒微笑點頭同意,他從小就沒有辦法拒絕這個小師妹的任何要求。玉自寒對這個身份不明的銀雪始終心懷疑慮,於是來到品花樓後花園見銀雪詢問他去烈火山莊的真實意圖,銀雪卻告訴玉自寒自己和烈火山莊的莊主烈明鏡是舊相識。

  玉自寒告訴烈如歌需要儘快趕回烈火山莊,可烈如歌心內卻很緊張想拖延一日是一日,玉自寒不得不告訴如歌如果再不回去就來不及了,因為戰楓已經提出退婚了,烈如歌面露痛苦之色,她認為戰楓可以不要自己,但是必須親自告訴自己。

  烈如歌臨行前想跟有琴泓道別,豈料,有琴泓張口就叫大小姐,很顯然早已知道她的身份,而花大娘對她也是面露微笑,此時烈如歌才發現原來他們早已知道自己的身份,難怪自己能那么輕易進到品花樓,她一時居然迷茫了,不知道品花樓多少是真又多少是假。

  烈如歌一行啟程返回烈火山莊,臨行前,黃綜將靜淵王府的令牌給了風細細,並傳達玉自寒的話一定幫她查明冤情,有事可持令牌去靜淵王府找黃綜,風細細自是感激不盡。烈如歌向花大娘辭行,花大娘坦言她來的時候就知道待不長的,微笑送她離開烈如歌欲上車與玉自寒同乘一輛馬車,卻聽到銀雪呼喚歌兒,他希望歌兒能跟自己同坐一輛馬車,烈如歌卻直接上了玉自寒的車,銀雪也捨棄自己的馬車來到玉自寒馬車前,下人呵斥銀雪不許上車,烈如歌卻微笑讓銀雪上車,銀雪心滿意足跳上馬車。

  雷驚鴻找到刀咧香告訴她霹靂門的二夫人要殺銀雪,看得出刀咧香鍾情與銀雪,於是和刀咧香結盟查出那些人為什麼要殺銀雪,只有這樣才能保護銀雪,兩人一拍即合追上玉自寒的車馬,聲稱要親自護送他們回烈火山莊,順便拜會烈火山莊的莊主,玉自寒點頭同意。

  沿途眾人休息,如歌體貼地照顧玉自寒,並不忘分玄簧一些吃的,銀雪雖然讓有琴泓安排了好吃的,可是沒有如歌的美食也變的索然無味,銀雪將美食分給了刀咧香和雷驚鴻一眾人等。

  次日清晨,烈如歌一行來到烈火山莊外,自烈火山莊內走出一隊人,依次站好,神情恭敬,望著烈如歌和玉自寒眉宇間自有說不出的喜悅,眾人齊喊恭迎小姐、玉少爺回莊,眾人的聲音亮如洪鐘,都穿著紅色的衣服,似朝霞一般,使整個烈火山莊霎時沐浴在歡快的氣氛之中。正此時,烈明鏡走出來寵愛地看著多日未歸的女兒,烈如歌撲向父親懷中撒嬌,烈如歌問戰楓為什麼沒來接自己,烈明鏡解釋戰楓此時正在練功,可能不知道她回來。當烈明鏡看到銀雪面露驚訝之色,感嘆公子容顏不變。來到大廳,烈明鏡告訴如歌自己和銀雪是舊相識,烈如歌按照輩分應該叫一聲叔父,銀雪慌忙阻止如此稱呼,認為自己沒那么老。銀雪告訴烈明鏡自己此番來是為了履行和烈明鏡多年的約定,烈明鏡讓姬驚雷安排銀雪入住梨院,約定的事情私下再談。烈明鏡讓裔浪安排刀咧香和雷驚鴻入住廂房。這個烈火山莊以前和暗河宮可以說是平分秋色,多年前,烈火山莊大敗暗河宮,從此世上再無暗河宮,烈火山莊也就此成為天下第一莊。

  待眾人去休息,獨自留下烈如歌和烈明鏡,烈明鏡關心地問烈如歌在品花樓的收穫,烈如歌驚訝與父親怎么知道自己去了品花樓的事情,烈明鏡問烈如歌為什麼不懷疑是玉自寒告訴自己的,烈如歌自信地說玉自寒絕對不會出賣自己的,烈明鏡稱讚烈如歌信人不疑人才能成大事。之後,烈明鏡叫出了一個女孩子,烈如歌認出這個女孩正是碧兒,烈明鏡告訴烈如歌這個碧兒是青龍堂的三堂主,身份特殊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姬驚雷告訴銀雪這個梨院以前住的是一位仙人,因此那裡的梨花常年不敗,自那位仙人離去之後銀雪是第二位入住的客人,姬驚雷吩咐下人好好伺候銀雪,態度恭敬誠懇,因為他知道能入住這裡的人,一定是莊主非常在意的尊貴客人。而雷驚鴻和刀咧香的情況就不盡如人意了,被帶到了一個簡單的院落,只有一間房,兩人合住在一起,這讓刀咧香非常不滿,可是為了銀雪只得忍了,雷驚鴻倒是無所謂的樣子。

  烈明鏡得知烈如歌內心深處依然深愛戰楓,他想去找戰楓逼迫戰楓這個月就娶如歌,如歌卻勸烈明鏡她希望戰楓無論如何都親口告訴自己,即使退婚也親口告訴自己,不希望有絲毫為難之意,烈明鏡心疼地將烈如歌攬在懷裡。

  烈如歌來後山找正在練劍的戰楓,她欣喜若狂地叫著戰楓的名字,告訴戰楓自己回來了,戰楓停下練劍回頭看向如歌,如歌跑向戰楓,低聲地問戰楓是否想自己,她告訴戰楓自己一直在想戰楓,想戰楓是否吃的好,睡的好。戰楓一把摟過如歌,深深地吻住了她的唇,如歌也回應著戰楓。正當烈如歌以為戰楓還是深愛自己的時候,戰楓卻突然推開了如歌,並嘲諷如歌在品花樓也沒學到什麼本事,依然如淡而無味。烈如歌氣的打了戰楓一記耳光,質問戰楓為什麼一定要如此對待自己,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絕對不是瑩衣讓他變成這樣的,她相信戰楓是喜歡自己的。如歌抓住戰楓的手告訴戰楓烈明鏡已經同意他們的婚事了,戰楓卻甩開了烈如歌的手,明確地告訴如歌自己會退婚,之後,轉身離開,任憑烈如歌如何呼喊,戰楓也沒有回頭。

  姬驚雷來找戰楓告訴戰楓烈如歌帶回的花魁,深受莊主的尊重並住進了梨院,戰楓讓姬驚雷放出話去查一下這個銀雪的來歷。姬驚雷向戰楓道喜,他告訴戰楓師傅讓戰楓這個月跟烈如歌成婚,戰楓非但不歡喜反而說自己現在喜歡的是瑩衣,對如歌再無任何情誼,不會同意娶如歌的,這讓姬驚雷非常生氣,他清楚地記得三年前兩人訂婚時候大家多么高興,戰楓興奮地和姬驚雷喝酒到天亮,他絕對不相信戰楓就此變心了,那個瑩衣也和如歌沒有可比性,娶了如歌等於擁有了天下第一莊。此時,瑩衣正巧路過聽到了這一切,為了表示自己對如歌已經死心,戰楓抱起了瑩衣走向房間。

  蝶衣在烈如歌房間喋喋不休的埋怨她,不該一回來就去找那個狼心狗肺的戰楓,當初走的時候也一聲不吭,害的大家擔心。烈如歌被埋怨的無話可說,只得求薰衣幫自己說情,薰衣卻告訴烈如歌自己沒辦法說情,當初烈如歌離家出走蝶衣擔心她出事,漫山遍野地去尋找,淚不知道流了多少,聽及此烈如歌安慰二人自己絕對不會那樣了。

  薰衣是丫鬟的總管,她故意抽走了戰楓那裡不少丫鬟,還說擔心怠慢了戰楓所以安排蝶衣伺候,戰楓對於薰衣的安排表示同意。蝶衣來到戰楓的別院故意讓瑩衣多幹活,為了幫自己的大小姐出氣,瑩衣則認為自己是戰楓的丫鬟洗衣做飯都是分內之事。

  烈如歌來找銀雪問他怎么得到戰楓的心,銀雪卻說自己當初說能幫她是騙她的,目的就是為了混進山莊躲避仇家追殺,烈如歌生氣銀雪騙了自己要趕走他,銀雪卻並不擔心,他覺得烈明鏡是自己的故交,此時自己是走是留由不得烈如歌說了算,烈如歌情緒低落的說既然銀雪不願意說實話,自己也不強求,正要轉身離開,卻被銀雪叫住,銀雪告訴烈如歌像戰楓這樣的男人,一旦認定了的事情,任誰也無法改變。

熱門資訊

喜歡看 "烈火如歌"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