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如歌第4集劇情介紹

烈火如歌第4集劇情介紹

  瑩衣陰謀害如歌戰楓信以為真 玉自寒當眾宣布向如歌求婚

  如歌站住腳步坐下,她告訴銀雪自己和戰楓也曾快樂過,彼此也曾牽腸掛肚,直到有一天戰楓帶回了一個楚楚可憐的瑩衣,如歌也曾想過放棄戰楓,可是她又擔心戰楓如果有苦衷呢,如果他只是讓人一時迷惑,自己不能就這樣放棄戰楓,這種心碎的感覺是銀雪所不能比的。而銀雪此時的內心何嘗不是一種心碎的感覺,他對如歌一直都是這種牽腸掛肚的感覺,可是又不能說,銀雪開口勸如歌放棄戰楓,找回一段曾經的感情比放棄它要難上百倍。銀雪說出了烈如歌內心的真實想法,事實上烈如歌去品花樓沒有學到任何有用的東西,所以只能用了最笨的辦法,捧出自己的真心,賭戰楓心裡究竟有沒有自己,如果有自己的話必定不會傷害自己,如歌低頭不語。

  雷驚鴻來梨院找銀雪,正好在門口碰到情緒低落的如歌走出來,他以為烈如歌被銀雪欺負了,告訴烈如歌還不如她的婢女蝶衣呢,蝶衣就把瑩衣欺負夠嗆,烈如歌慌忙離去。雷驚鴻跟銀雪談買賣,他希望銀雪幫自己留在烈火山莊,雷驚鴻告訴銀雪他早就知道二夫人派人追殺銀雪的事情,他可以保證烈火山莊的人從此以後不再追殺銀雪。銀雪笑了笑說聽起來不錯的買賣,於是交給雷驚鴻一瓶毒藥,吃下去之後貌似中毒,可是大夫查不出病因的。

  烈如歌來找薰衣和蝶衣,質問她們怎么對待瑩衣的,薰衣告訴如歌因為人手不夠所以才讓瑩衣洗衣服的,烈如歌卻說她們如此做只能讓戰楓更討厭自己,轉身離開了,薰衣和蝶衣隨後追趕烈如歌。

  雷驚鴻擔心藥吃下去起不來,因此誘騙刀咧香吃下去,自己則將藥隨手丟棄,刀咧香知道被雷驚鴻耍了,追著揍雷驚鴻。

  如歌和薰衣蝶衣一起來找瑩衣,瑩衣已經將衣服洗好了,如歌看到柔弱的瑩衣想幫助她拿洗衣盆,瑩衣卻突然跪下求如歌不要搶走自己的衣服,並說天黑之前洗不完這些衣服就會被趕出去。這一席話讓如歌三人都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如歌小心地安慰瑩衣,欲伸手幫瑩衣接過洗衣盆,卻不料瑩衣突然出手點中如歌胳膊上的穴道,而自己趁勢倒在地上假裝昏過去,如歌驚訝於瑩衣居然會武功。此時,戰楓突然出現扶起瑩衣,蝶衣上前告訴戰楓瑩衣是假裝的,卻不料戰楓突然出手打傷蝶衣。如歌質問戰楓為何打傷蝶衣,戰楓卻說如歌打傷自己的人,他就打傷如歌的人,這才叫公平。如歌解釋自己是被瑩衣點了穴道,戰楓認為烈如歌身受父親真傳怎么可能被人點中穴道,根本就不相信她的話,這讓如歌非常傷心,欲上前和戰楓理論,卻聽到玄簧叫自己,抬頭一看玉自寒正和玄簧在橋上,玉自寒向如歌輕輕搖搖頭,如歌不再吱聲,戰楓抱起瑩衣離去。

  如歌和薰衣扶著蝶衣送往玉自寒的竹院,她不希望烈明鏡知道這件事而擔心。戰楓將瑩衣放在床上,安慰瑩衣好好休息,自己卻跌坐在椅子上,看著打傷蝶衣的手,面露痛苦之色。

  姬驚雷聽聞蝶衣和薰衣被送往竹院一路奔跑至此,可是想起師傅教誨,竹院是烈火山莊的禁地,除非玉自寒同意否則任何人不得入內,他只好駐足站在竹院門外。直到親眼看到如歌三人走出來,姬驚雷關心薰衣來竹院,要知道這裡邪性的很,姬驚雷對薰衣的關心可見一般。薰衣責怪姬驚雷的好兄弟戰楓打傷蝶衣,生氣地陪同如歌離去不理會姬驚雷。

  薰衣和蝶衣都勸如歌放棄戰楓,這樣的男人不值得,更何況他也不在意如歌。薰衣告訴如歌堂主和香主們馬上就回來了,必須打氣精神來,不要因為一個小陰謀影響了心情。如歌表示自己不會在叔叔伯伯面前丟臉的。

  烈明鏡找戰楓談話,問及他和如歌之間的小矛盾,戰楓卻說都是因為如歌傷了自己的女人引起的。烈明鏡問戰楓從小到大都和如歌感情很好,為什麼會發展成這樣,戰楓卻說直到遇到了瑩衣他才知道如歌只是小師妹而已,烈明鏡勸戰楓離開瑩衣,並承諾將烈火山莊交給他,不想卻遭到戰楓拒絕,戰楓讓烈明鏡以後不要再提此事,否則他會帶著瑩衣離開烈火山莊,至於烈如歌他相信以後她一定能找到愛她的男人,一席話讓烈明鏡氣憤不已,而烈如歌躲在外面聽了個清楚明白,烈明鏡欲安慰烈如歌,烈如歌讓父親什麼都不必說,傷心落寞的離開。

  裔浪帶人給刀咧香看病,刀咧香嘔吐不止,裔浪調了兩名婢女來伺候,並安排人在門口盯緊了這裡的情況。薰衣突然出現攔住裔浪的去路,問及宮女的事情,裔浪告訴薰衣因刀咧香突然生病,所以調人來照顧,忘記知會薰衣了,薰衣認為自己是職責所在,婢女調動她必須問一下,希望裔總管不要介意,雖然裔浪表面客氣,可是看著薰衣離去的背影,裔浪露出了一絲怪異的表情。

  各路香主堂主前後來到烈火山莊,戰楓告訴眾人烈明鏡此時在閉關修煉,還是跟往常一樣由自己主持會議,五日后庄主設宴款待大家。其中有人問及戰楓和烈如歌的婚事是否將近,戰楓卻說只談公事。此時,玉自寒突然來到,眾人皆驚,要知道玉自寒從來都是不問世事的。烈如歌聽說玉自寒也參與了會議,意識到有可能是烈明鏡的安排,慌忙帶著茶點來到會客大廳。慕容堂主送給烈如歌一個禮物,告訴烈如歌自己可能趕不回來參加倆人的婚禮了,因此提前送上禮物。戰楓正欲說明自己跟烈如歌已經解除婚約了,玉自寒卻突然開口說話,告訴眾人自己已經跟莊主提親了,看到玉自寒居然會說話現場眾人驚訝不已。烈如歌緊張地來到玉自寒跟前,玉自寒接著說自己提出求婚可是遭到了師傅的反對,戰楓和如歌有婚約在,而他們倆的婚約才是師傅最大的心愿,因為玉自寒突然說出此番話,戰楓未能說出解除婚約的話。

  晨會散去,烈如歌叫住玉自寒,緊張地問玉自寒剛才的話不會是真的吧,玉自寒不願看到烈如歌心裡難過,告訴烈如歌一切都是假的,稍後他自會向師傅解釋剛才的事情,烈如歌猜想玉自寒之所以那樣說是為了讓自己不當著那么多人的面難堪,她想送送玉自寒,玉自寒卻告訴如歌接下來他要談的事情她不會感興趣的,因此決定自己前往。

  玉自寒和戰楓來到議事間等候烈明鏡,戰楓告訴玉自寒如果真想和如歌提親就必須等自己解除婚約之後,玉自寒警告戰楓善待烈如歌,如歌輕易解除婚約就會被江湖人恥笑,笑他始亂終棄,不念師恩,不顧大局,否則也不配將來執掌烈火山莊,戰楓怒懟玉自寒配不配執掌烈火山莊不是他說的算。

  姬驚雷為了兩位師兄的事情而煩心,沒有留意到薰衣進來不慎打翻了薰衣端的東西,趕緊道歉。薰衣問姬驚雷是不是因為晨會時候玉自寒讓戰楓難堪而煩憂,姬驚雷表示戰楓從小就對自己非常照顧,而兩位師兄之間以前從不爭執,可是最近卻鬧到如此程度,擔心戰楓拒絕烈如歌的婚事會影響到他繼任烈火山莊,薰衣則認為姬驚雷太向著戰楓,生氣離去。碧兒卻在此時端著東西進來,她告訴姬驚雷自己是新來的丫鬟專門負責伺候姬驚雷。

  山崖下,戰楓在大雨中練劍,心裡也是痛苦至極。瑩衣打著傘來勸戰楓回去,戰楓察覺到如歌也打著傘來到,於是抱起瑩衣離開,留下如歌獨自雨中落淚。

熱門資訊

喜歡看 "烈火如歌"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