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如初相見第26集劇情介紹

人生若如初相見第26集劇情介紹

  易家兄弟舉槍相向 陰謀重現連怡暈厥

  易連慎明確告訴舅舅,自己不會殺害弟弟。易連愷的猜忌對易連慎的打擊很大,在回符遠的車上,他告訴同車的閔紅玉,易家父子說話像猜謎,兄弟滿是猜忌,即使自己掏出心,也得不到信任。而在另一輛車上的易連愷也是心事重重。

  回到易家,易連愷急切地去看重病的秦桑,潘箭遲雖然擔心秦桑,卻只能眼睜睜地看到易連愷回屋找秦桑。正當易連愷與秦桑相擁痛哭時,易連慎卻出現要與易連慎單獨談話。

  易連慎要易連愷當著父親和大哥的面,解釋槍殺宋副官的事情。易連愷三緘其口,只說宋副官該死。這時,秦桑闖入,大喊宋副官是受易連慎派來殺易連愷的。易連慎以為易連慎是因為聽信了秦桑的話,才懷疑自己害他,他怒氣沖沖地拔槍指著秦桑。易連愷擋在槍前護住秦桑。易繼培氣得命令手下將兩個兒子全部押入大牢。

  在牢中,易連愷告訴哥哥,自己逼死宋副官就是為了避免有人利用此事興風作浪。易連慎指責易連愷為了秦桑不相信屢次冒險去救他的親兄弟。在暗處聽他們說話的易繼培心中黯然,他不得不相信,兄弟相爭是易家避不開的命數。

  秦桑進大牢看易連愷,兩人深情相擁,秦桑說為了易連愷跟不怕和任何人翻臉。而燕雲見到易連慎,話里話外都一直問易連愷的情況。易連慎心裡一涼,鬆開拉著燕雲的手,讓她回去。燕雲自知失言,到了父親的遺像前,告訴父親,易家兄弟已經開始相爭,父親之前告訴過自己,她可以避免兄弟之爭,然而自己根本不知道怎么去面對對峙的兩兄弟。

  這時,秦桑出現在燕雲面前,問她范知衡為什麼當初要燕雲嫁給她並不喜歡的易連慎,而不是他更看中的易連愷。秦桑求燕雲幫助易連愷,但燕雲卻說自己不會幫易連愷,因為她是易連慎的妻子。

  潘箭遲被易繼培叫去問話,他說出了宋副官自殺的經過。之後,易繼培告訴易連怡,自己擔心的是兄弟相殘的心從何而來。易繼培上山去找為易家守墓的二弟,當年二弟因為看不得易繼培和六弟之間爭權而主動上山守祖墳。易繼培要二弟幫自己想辦法解決兩個兒子之間的爭鬥。二弟要易繼培把易連慎兄弟倆放在天平上再做決定。

  回到家裡,受到啟發的易繼培招回高佩德、張熙坤和江近義私審易連慎、易連愷一案。其實,他的用意不在於審案,而是看審案的人站在哪邊。高佩德意識到,這樁案子不好審,可能會搭上自己的身家性命,於是他向易繼培提出,審案的結果出來後,易家兄弟中輸者必殺。

  隨著高佩德一起來符遠的高紹軒見到秦桑告訴她,這場案件中的輸者必死。這是秦桑沒有想到的結果。

  審訊之時,易連慎質疑潘箭遲一人無法制住自己的手下頭號名將宋副官,潘箭遲應他的要求與他比試,重現了當時制服宋副官的情景,讓易連慎相信潘箭遲的身手可以制服宋副官。繼續審訊時,潘箭遲說出了易連愷馬的耳朵中被塞入斑蝥導致馬驚厥的事實。不料,一邊的易連怡聽到這話,突然暈了過去。

  易連怡醒來後,要求單獨與父親談話。原來,十年前,易連怡在戰場廝殺,他騎的馬突然驚厥發狂,將易連怡摔下來,自那之後,易連怡便再也站不起來了。易連怡認為,芝山一案,可能是易連慎用同樣的手法害易連愷,也可能是易連愷用這樣的方法陷害易連慎。一向溫厚的他現在也同意高佩德提出的殺輸家的辦法。

  無論審訊的結果如何,自己都將失去一個兒子。痛苦的易繼培深夜到了老宅,向閔紅玉借地方,對著易連愷母親繡像的織綿訴說著心裡的孤單。

喜歡看 "人生若如初相見"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