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如初相見第27集劇情介紹

人生若如初相見第27集劇情介紹

  案件審理終出結果 易父攜長子上芝山

  易繼培從前與六弟爭權,現在卻面臨著三個兒子相爭的難題,他把這個看成是對自己的報應。

  秦桑很清楚,雖然從前易連愷總能逢凶化吉,但因為有高佩德、張熙坤和江近義的參與,易連愷並沒有多少勝算。高紹軒告訴秦桑審案的過程,秦桑不敢相信易連慎竟然通過比試而相信潘箭遲的話,更對易連怡當場暈倒而百思不得其解。

  秦桑找燕雲,告訴她這場官司無論誰輸誰都能只是死路一條。看到燕雲的猶豫,她請求燕雲讓律師出身的毓琳參與到審案中, 然而燕雲卻告誡秦桑,審案的結果並不在於真相如何。

  秦桑見燕雲這條路被封死,只能去找易連怡,但易連怡出乎意料地拒絕了她,他表示自己很想看看兩個弟弟相爭的最終結果。無論是誰做的壞事,自己都不會放過那個人。

  一向溫和的易連怡突然變得冷酷起來,他告訴妻子,自己今後除了父親,誰也不見。慕容汘恐懼卻不敢問原因。

  高紹軒夜晚拜訪,告訴秦桑自己有一個辦法可以讓毓琳參與案件審理。當秦桑聽他說要讓高佩德推薦幾個人一起審理案件時,便二話不說地拒絕了。秦桑突然明白,毓琳若參與其中,必然有失公平,自己也會為此而得罪易連慎夫婦和易連怡,因此,如果想讓高佩德幫自己,就需要先保住他的職位。

  秦桑的態度讓高紹軒很難過,他覺得自己好心卻沒被接受,然而當他把此事告訴父親時,父親大罵他沒腦子:自己奉易繼培之命審案,若再私自找人參與其中,易繼培肯定會心生不滿。秦桑拒絕高紹軒,其實是幫了高家父子。

  次日,再審案件時,易連愷被問為什麼任由宋副官自殺,他說出當時還有另一名刺客想殺自己和宋副官卻未成功的細節,並稱自己讓宋副官自殺是為了不讓別人產生二哥害自己的想法。易連慎說出自己與宋副官是生死之交,但他說自己掌握江左兵權,並不需要通過殺害自己的弟弟來爭權。

  見高佩德很難審出結果,張熙坤提議他把案子撇開,只看一件事——高佩德支持誰。高佩德雖然對易繼培的這個目的心知肚明,但自己身陷其中,還是覺得非常為難。而作為一個旁觀者,毓琳也將此案背後的權位之爭看得一清二楚,經她提醒,還在局中迷糊的秦桑豁然開朗,知道此事的主宰權還是在易繼培的手中。

  秦桑通過高紹軒的引見,找到高佩德,要他在案件審理中判定易連愷輸。她說,與其讓兩兄弟一直被關押,不如早日出結果,因為最後被判定處死的決定權依然還是在易繼培的手上,所以自己不要求易連愷贏官司,只求高佩德在易繼培跟前求情,留易連愷一條命。她發重誓,易連愷如果活下來,絕對不會報復高家父子。高佩德提醒秦桑,易連愷若被判輸,等於葬送了他的前程。而秦桑卻說,自己是易連愷的妻子,易連愷的前程和生死只有自己能決定。

  高佩德深切地感受到秦桑不是平凡的女子。他連夜到監獄找易連慎,告訴他自己已經做好了選擇。

  雖然委託了高佩德,但秦桑還是心裡沒底,她時刻害怕失去易連愷,便又半夜跑去見易連愷,她告訴易連愷,自己要再賭一次。易連愷叮囑她,只要有一線生機,她就離開江左。如果父親要殺自己,秦桑就去閔紅玉那裡取來織綿在易繼培面前燒掉;如果父親要軟禁自己,秦桑就把織綿帶走。他告訴秦桑,她離開後,自己就在江左大幹一場,一來為算清母親生前留下的賬,二來為了了卻師父的心愿。

  高佩德選擇易連慎的訊息很快傳到了易繼培和易連怡的耳中。易繼培帶著易連怡連夜動身去芝山,與李重年和慕容宸約談天下布局。此舉等於是放了易連愷一條生路,同時也不直接參與到易連愷和易連慎兄弟的爭鬥中去。

  案件審理一案最終結果是易連愷殺人罪名成立,易連慎無罪。可是,易連慎知道認罪的結果,因此他不依不饒地質問易連愷殺宋副官的原因,並阻撓弟弟認罪。然而,易連愷卻堅定地表示要認罪,易連慎氣得當場走掉。

  雖然案件有了最終結果,但高佩德在準備向易繼培和易連怡匯報並申請定罪時,卻發現易繼培父子已經去了芝山。

  閔紅玉得知易連愷被判有罪後,立刻找到潘箭遲,要他轉投陣營。

本文系劇情介紹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熱門資訊

喜歡看 "人生若如初相見"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