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如初相見第28集劇情介紹

人生若如初相見第28集劇情介紹

  連慎獲悉驚天真相 兄弟相殘戲碼上演

  高佩德終於看透了易繼培的用意,審案的三個人的立場已經被易繼培看得清清楚楚。他們目前要做的就是聽從易連慎做最後的決定。

  高佩德回到家,心煩意亂,高紹軒卻怪他沒有替易連愷說好話。高佩德訓斥兒子不懂規矩,然而,長期在易連愷身邊的高紹軒卻告訴父親,易連愷文韜武略,能力不是易連慎能比得了的。這話讓高佩德十分驚慌,父子倆當場吵翻。

  秦桑本來滿懷希望地想讓易繼培對易連愷網開一面,沒想到易繼培和易連怡都已經離開易家。秦桑以為自己賭輸,易連愷即將沒命。正當她以淚洗面時,高紹軒上門,秦桑委託他去找易連慎,探探他的口風。

  易連愷已經猜到父親會在關鍵的時刻選擇躲避,就像當年母親被冤枉,父親的態度一樣。他一直認為,自從母親跳湖自盡後,父親便欠了自己一條命。父親多年來對自己百般嬌縱,是因為他把自己看成了母親的靈堂。秦桑去見易連愷,告訴他自己賭輸了,易連愷卻並不認為,二哥真想殺自己。

  秦桑向易連愷提出,要找閔紅玉幫他。但易連愷卻始終認為閔紅玉是個謎團,自己並不知道她身後的人是誰。對他來說,閔紅玉提供幫助就等於是在放債,等她收債時,則會讓對方傾家蕩產。

  易連慎聽高紹軒說,易連愷認罪是秦桑提出來的,氣不打一處來。因此,當秦桑找易連慎,要他放過易連愷,易連慎覺得心寒——易家上下都從易連愷口中聽不到一句實話,然而秦桑的一句話,他就主動認罪。秦桑哭著說自己想救易連愷,易連慎卻怒斥秦桑自嫁到易家,一直以來對易連愷不聞不問,如今秦桑不但在兄弟之間挑撥離間,還讓易連愷輕易認罪,易連愷可以為了秦桑放棄易家和江左,而作為妻子的秦桑卻什麼也做不到。說完這些,易連慎拂袖而去,只留下跪在地上的秦桑。

  易連慎回到家,聽到燕雲在她父親的遺像著禱告。他沒想到的是,妻子禱告的竟然是希望父親的在天之靈保佑易連愷能一統江左。易連慎這才知道,范知衡一直以來將統一江左的希望寄托在易連愷的身上,而自己和燕雲只是幫助易連愷上位的兩顆棋子,並且燕雲心中真正愛的是易連愷。易連慎轉身離開,遇到慕容汘急匆匆來找他,告訴他秦桑跪在大雨中暈倒,並求他放了易連愷。

  易連慎突然失控,他甩開慕容汘的手,穿著嶄新的少帥服到了監獄中,擺上了手槍和酒杯與易連愷對飲。他說自己終於明白易連愷先以瞞天過海之計瞞住眾人,隨後又在不為人知的情況下以退為進。易連愷卻說,少帥服並不是自己的夢想,而且自小立下的“兄弟只爭不傷”的誓言一生不變。易連慎提起燕雲,易連愷立刻表示,燕雲對自己來說只是師父的女兒,哥哥的妻子,自己的嫂子。

  易連慎向弟弟提起了一樁往事,當年在易家的小跨院裡,其實關著一個人,那個人就是他們的六叔、江左武膽易綬城。因為易綬城高功蓋主,所以被易繼培軟禁起來,之後又放火燒院,江左再沒有易綬城這個人。易連慎告訴弟弟,易家兄弟都逃脫不了相殘的命運。易連慎對范知衡將希望和重任放在易連愷的身上耿耿於懷,而易連愷卻以為父親將自己當成哥哥的訓練馬。最終,易連慎還是選擇不放過易連愷,他並不看中江山,但他不能容忍易連愷從自己身上奪走父親的愛、大哥的愛和燕雲的愛。

  秦桑找燕雲,讓她求易連慎放了易連愷,自己願意和易連愷放棄江左遠走他鄉。燕雲這才意識到,易連慎剛剛回來過,而自己對父親說的話,他已經聽到了。她們匆匆趕到監獄,看到易連慎拿槍抵著易連愷的頭。燕雲告訴易連慎,自己已經懷孕,易連慎心中一軟。

  在去芝山的火車上,易繼培告訴易連怡,自己此番上芝山是為易家掙家業。易連怡問父親,易連慎有能力稱霸江左,為何范知衡卻一定要易連愷上位,這讓自己想起當年父親與六叔之間的爭鬥。說到易綬城,易連怡突然想起宋副官在跟易連慎之前,一直都是易綬城的通信兵。

喜歡看 "人生若如初相見"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