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見第16集劇情介紹

好久不見第16集劇情介紹

  賀言倉猝向朵朵求婚 白雪收購朵朵雜誌社

  葛天在工地上負責,他意外地看到花朵朵在工地採訪。葛天見花朵朵被派到工地做這種苦差事,他自做主張地準備打電話給胡主編讓他調花朵朵去做別的事。花朵朵極力阻止,她不想欠葛天的人情。葛天卻不依不饒地又提出想開車送花朵朵,花朵朵毫不領情地拒絕並疾步離開。葛天不死心地拉扯花朵朵糾纏她求她再給自己一次機會,花朵朵拚命掙扎。就在這時賀言和花風趕到,賀言用拐杖推開葛天。

  原來賀言剛剛站起來能行走後,他就急不可耐地拉著花風來找花朵朵。葛天氣急敗壞大罵賀言,他質問賀言為什麼要背著他的未婚妻來糾纏花朵朵。賀言清楚他說的是白雪,他笑著指著花朵朵說她才是自己未婚妻。花朵朵被這猝不及防的求婚震驚到,葛天卻被這句話徹底激怒,他憤怒地朝葛天踢過去。花朵朵急忙護住賀言,賀言躲過這一腳,花風反應迅速地抱住了葛天阻止他繼續行兇。葛天卻還是掙脫狠狠打了賀言一拳,花朵朵急忙拉葛天離開。

  花朵朵和花風把賀言送回醫院,兩人都很擔心賀言的身體出現意外,花風為此去找詹姆斯。病房裡只剩花朵朵和賀言時,花朵朵溫柔地替賀言按摩腿部,賀言深情地告白花朵朵說,自己在工地求婚太倉猝,以後他一定給她補上一個浪漫的求婚儀式。花朵朵表示不在乎這形式上東西,賀言忍不住湊上前吻住了花朵朵。花朵朵深情回應。

  葉琳娜擔心賀言不能參加董事會影響她的新公司華鑰。誰知就在這時她接到訊息,賀文華主動提出延遲董事會召開。葉琳娜十分意外,葉大哥卻感慨也許賀文華良心未泯。葉琳娜正準備去看賀言,在醫院走廊遇到從賀言病房出來的花朵朵。葉琳娜很不高興地提醒花朵朵注意賀言和白雪的關係,她說花朵朵與賀言根本不配,再說以白雪的為人她根本不會輕易放棄。葉琳娜說完不屑地走開。

  葛天陪著正哥喝酒,正哥告訴他一會兒要見一個重要的合作夥伴。說話間夢蝶從門外走進來。原來之前賀文華勸過她不要過多參與公司的事,他勸夢蝶出去留學,加上她又得知賀文華推遲了董事會,她就知道賀文華還是放不下他的那個家。夢蝶心裡很失落。葛天看到夢蝶非常意外,夢蝶坦然地坐下來和正哥談起盈科正在爭的那塊地,她對這塊地也志在必得。夢蝶離開時特意問葛天和花朵朵的關係,葛天沒有回答反而問夢蝶是不是要背叛賀文華。夢蝶嬌媚地笑著說,自己只是為了利益。

  雜誌社的胡主編一臉憂愁地告訴花朵朵,他們雜誌社被人收購了,現在最大的股東正挨個兒找他們談話,他覺得這是要裁人的節奏。花朵朵倒是一臉坦然和無所謂。很快花朵朵便見到收購雜誌社的最大的股東白雪,白雪一臉的得意和炫耀,花朵朵簡直無語。下班後花朵朵把此事告訴表姐丹姐,丹姐勸她把此事告訴賀言。花朵朵卻倔強地說自己不想依賴賀言,這樣反而也會讓白雪瞧不起自己。正說話時白雪開車催花朵朵上自己的車一起去賀言家,花朵朵見白雪挑釁的樣子賭氣般大步上了白雪的車。

  賀言今天出院回家,白雪和花朵朵正是要去賀言家慶祝的。到了賀言家門口,白雪得意地炫耀自己是花朵朵老闆,她的言語間充滿對花朵朵的鄙視。花朵朵卻不卑不亢地嘲諷白雪,她花的錢都是她父親的,她一直依賴的是她的父親,而自己卻從上大學到現在一直自力更生自食其力,白雪被噎的說不出話。賀言此刻正站在門口聽到白雪和花朵朵鬥嘴,見白雪吃癟賀言不禁暗笑。

  賀家飯桌上白雪得意地宣布自己和花朵朵是老闆和職員的關係了,而且她任職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派花朵朵出差去廣西。賀言對白雪這種假公濟私的做法十分無語,花朵朵卻坦然接受。過後賀言勸花朵朵乾脆離開雜誌社,花朵朵卻倔強地說自己不會離開,不然讓白雪笑話,她說現在僅剩的資本就是自食其力。

  幾天后盈科的董事會舉行,葉琳娜和賀言準備參加。此時在賀文華辦公室里,賀文華有意地支開夢蝶讓她出去交資料,夢蝶卻堅持要參加董事會。她知道賀文華是照顧葉琳娜的情緒,不願葉琳娜在董事擴大會上看到自己。她軟磨硬泡地求賀文華讓自己參會,賀文華架不住夢蝶的請求只好答應了。

熱門資訊

喜歡看 "好久不見"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