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見第19集劇情介紹

好久不見第19集劇情介紹

  白雪示弱又撤訴 朵朵採訪葉琳娜

  法庭里葛天的代理律師在法庭上將所有責任推到花朵朵身上,葛天突然打斷代理律師的話,他說自己有話要說。葛天說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和白氏集團私下的交易,花朵朵根本不知情。他說自己原本想報復花朵朵,可現在自己後悔了。葛天的代理律師氣急敗壞,他說葛天思維混亂請求延期審理。從法庭出來,花朵朵覺得葛天完全是為了救自己才說出那些話,她覺得是白雪和正哥私下做了什麼交易瞞著葛天了。丹姐建議替葛天換個代理律師,因為這個律師不會再幫葛天。

  賀言帶花朵朵和丹姐去參加賀言的家庭聚會,葉琳娜和葉大哥正等在餐廳里。花朵朵正和葉琳娜寒暄時,白雪在白宇陪同下滿面笑容地走進餐廳。白雪輕描淡寫地說自己已經查清了,這次確實誤會了花朵朵和葛天,這件事是一個保潔阿姨無意中犯下的錯泄的密。白雪風輕雲淡的樣子激怒了花朵朵,花朵朵厲聲質問白雪,她既然知道是冤枉了人為什麼不及時到法庭說明情況,如果不是葛天救自己,現在自己可能還在監獄裡。白雪卻裝出委屈和可憐的樣子連連認錯道歉,花朵朵憤然離席,丹姐急忙追出去。賀言剛想追過去,葉琳娜突然發病,賀言只得留下來安撫母親。

  丹姐追上花朵朵,她擔心地說,以前白雪飛揚跋扈倒是讓人放心,現在她卻似乎受人點化懂得示弱,這樣反而讓賀言為難不知該怎么處理了。花朵朵生氣地說,如果賀言因為白雪示弱而對白雪另眼相看的話,自己也不會接受賀言這種男人。

  賀言家裡,白雪裝出委屈歉意地對賀言說,自己會到檢察員撤訴,而且自己還會補償花朵朵和葛天十萬塊錢。另外,她說自己還推薦花朵朵參加新聞徵文比賽,評審自己可以幫忙打點。賀言對白雪說的這些條件甚是不屑,葉琳娜急忙在一旁幫白雪說情。次日白雪撤訴葛天被無罪釋放,接著花朵朵接到賀言電話稱白雪願對她進行補償。花朵朵簡直猜不透白雪到底想乾什麼。

  花朵朵與丹姐一起喝茶,花朵朵向丹姐提出自己想採訪葉琳娜的打算。花朵朵稱葉琳娜也算是商界女強人,而且再聽丹姐說華鑰分成了賀言和葉琳娜兩派,花朵朵越發好奇,她越發想好好採訪葉琳娜了解她。巧合的是就在這時葉琳娜主動打電話約花朵朵喝茶。

  下午茶餐廳里,花朵朵見到葉琳娜。葉琳娜感慨花朵朵這么久以來變化很大,花朵朵確實沒有以前那么鋒芒畢露,她更懂得迂迴柔和。花朵朵在正常採訪提問後,葉琳娜單刀直入地讓花朵朵不要打官腔,她說花朵朵一定最想問婚變對她的影響。花朵朵有些愕然葉琳娜的直接,她尷尬地不知如何回答。葉琳娜平心靜氣地對花朵朵談起自己跟賀文華初戀時的美好過往,她感慨戀愛和婚姻生活根本不一樣。她說自己說的這些花朵朵現在可能不能理解,可等她能理解時可能就晚了。葉琳娜的話似乎暗示花朵朵什麼,花朵朵勇敢地表達了不同的觀念,她並不認同葉琳娜的說法。

  葉琳娜被花朵朵不卑不亢的表現反擊地無言以對。就在這時白雪突然進了茶餐廳,她親昵地坐到葉琳娜身邊並親熱地挽住葉琳娜的胳膊,她還說自己為葉琳娜買了一款包。葉琳娜笑容滿面慈愛地回答白雪。花朵朵匆匆告辭離開,白雪笑著告訴葉琳娜,白父答應給華鑰再投資,這筆投資完全可以再創辦一個華鑰公司。白雪說父親對自己非常好,葉琳娜似乎聽出白雪暗示自己什麼。

  賀言和花朵朵約好一起參加頒獎典禮。花朵朵問賀言穿什麼合適,賀言看自己穿的白色便建議花朵朵穿白色連衣裙,跟自己正好穿情侶裝。就在這時葉琳娜催促賀言不要穿白色,她要求賀言換上黑色禮服。

喜歡看 "好久不見"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