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見第25集劇情介紹

好久不見第25集劇情介紹

  賀言調葉長江管人事 賀文華撞見葛天見正哥

  葉琳娜辦公室里,葉長江問她對陸一明寫的報告有什麼看法。葉琳娜對陸一明讚不絕口,葉琳娜不禁八卦地問他為什麼會對陸一明另眼相看,她質疑陸一明是不是葉長江舊相識的兒子。葉長江連忙否認。葉琳娜不禁勸葉長江不要太重男輕女,勸他對葉聰的態度好一點。葉長江不屑地搖頭堅持自己的為人處事。

  賀言在辦公室裡頭痛不已,他一會兒要和葉長江談事,這個分寸的把握讓他十分糾結。花朵朵心疼地想勸他把此事丟給葉琳娜處理,賀言卻堅持由自己來做。不多時葉長江走進辦公室,賀言把材料單據遞給葉長江。葉長江見賀言懷疑自己貪污頓時暴跳如雷,他激動地數落賀言忘恩負義,他說自己來華鑰就是為了幫他們孤兒寡母。賀言見葉長江異常激動的樣子一時插不進話。

  葉琳娜板著臉來賀言辦公室叫走他。賀言剛離開辦公室,葉長江就急忙掏出手機打電話。在葉琳娜辦公室里,她語重心長地告訴賀言,材料的事一定不是葉長江所為,一定是他手下的人做的,他全然不知。賀言勸葉琳娜公私分明,畢竟上千萬的損失性質就是貪污。葉琳娜見賀言堅持便捂著胃部假裝難受要去醫院,她沒有辦法處理葉長江的貪污一事,她把此事推給賀言。葉琳娜臨走時叮囑賀言,葉長江是他的舅舅。

  葉長江打電話給自己負責材料採購的姓尹的手下,叮囑他把所有的過錯攬下。這時賀言回到辦公室,葉長江立馬裝出年老體衰的可憐樣。賀言深深地看了葉長江幾眼後告訴他自己做出的處理決定,葉長江以後負責人事和接待工作。至於這次的貪污事件,賀言向他保證自己不對外說出去。葉長江目的達到,他心滿意足地離開賀言辦公室。

  陸一明來找賀言,他說自己想要和他好好談一談。陸一明欲言又止地問賀言對自己的看法,賀言直白地告訴他,以自己對葉長江的了解他除了姓尹的不會讓第二個人參與他的事,所以他知道葉長江的事和陸一明無關。但陸一明卻說自己原本想把自己學到的知識好好乾一番事業,他一直以為賀言是開明的老闆,可現在他覺得賀言似乎不再信任自己。賀言勸他不要想太多,他說自己一如既往地信任陸一明。

  賀言去醫院看望住院的葉琳娜,他說葉琳娜的病沒有必要住院。葉琳娜卻抱歉自己把處理葉長江的事推給他。賀言把處理葉長江的結果告訴葉琳娜,葉琳娜嘆息著稱如果換自己處理也會這么做。葉琳娜又問賀言對陸一明的看法,賀言非常成熟和理智地說,自己現在理解了葉琳娜過去說過灰色地帶的事,他覺得不能單純地相信和懷疑一些人,而應該建立完善的監管制度制約。葉琳娜聽了賀言的想法倍感欣慰。賀言離開醫院時在門口遇到丁主任,賀言把自己關於用人和疑人的糾結心態詢問丁主任。丁主任說出了因人而異,因事而動。賀言如醍醐灌頂,豁然開朗。

  回到公司,賀言把招標的重要材料和工作交給陸一明,陸一明看出賀言對自己的信任。賀言把自己用人的真實想法告訴陸一明,他還決定請一個會計事務所監督公司的財務狀況。陸一明不禁露出欽佩的微笑。不久葉琳娜收拾了行李躲到山林里靜養,她把華鑰的事全部交給賀言。

  不久招標會召開,葛天陪著賀文華到場。遠遠地葛天看到了正哥,他藉口接電話匆匆躲開。正哥還是發現了葛天。正哥在衛生間裡攔住葛天,葛天很尷尬。正哥質問他為什麼躲自己,他說這次招標最強的對手就是賀文華和自己,自己並沒想要他替自己做些什麼。正在這時賀文華來衛生間,葛天急忙想解釋自己和正哥只是偶遇,但賀文華卻根本沒興趣聽。

  花朵朵和陸一明代表華鑰也來到招標會,花朵朵看到匆匆經過的葛天便叫住她。花朵朵提醒葛天好好想想賀文華為什麼讓他做助理將他帶在身邊,葛天卻陰陽怪氣地嘲諷花朵朵現在說話語氣和夢蝶一樣,她們都是心機女。花朵朵見葛天這樣誤會自己甚是憤怒,兩人話不投機不歡而散。不遠處,陸一明聽到兩人的爭吵。

  晚上葛天開車送賀文華回家。賀文華問葛天難道沒什麼話對自己講,葛天不卑不亢地說,如果賀文華懷疑自己和正哥有什麼勾當,他完全可以開除自己。

本文系劇情介紹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熱門資訊

喜歡看 "好久不見" 的人也喜歡: